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 誓死相护

  大堂的气氛自云人说话站出来以后,变得有点沉重。原本抱着看戏心态的一些族人,无论男女老少在听到云人的一番话后,都各自若有所思的微微低头沉默不语。

当大长老听见云人的话以后,微微阴沉着脸,与云人对视着沉声说道:“云人,这是在你进入云家之前所发生的事,所以你暂时还无权关涉。”云人听见笑了笑,开口回道:“那…云人想问问大长老,不知我云人要怎么样才能有权关涉呢?还请明示…”众人听到云人敢如此的和大长老顶撞,心中都不由得感到惊讶。此时大长老看见云人敢在众人面前,如此无礼的对待自己,立马站起身子,脸色微怒,再次沉声说道:“云人,我看在你一是云阳所收义子,二是在前晚护族有功,所以才和你客气几分。你不要得寸进尺,不然,休怪我不留情面。”当大长老话落后,云人原本还微笑的脸,瞬间阴沉下来,看着大长老慢慢开口回道:“我看在你是云家大长老,即使要加害于我兄弟,我还是叫你一声大长老。如果我不把你当云家大长老的话,那么,我现在问你,云再生,如果我誓要护我兄弟呢?”云人话落后,无论在堂下站在的族人,还是在堂上坐着的众多长老,都忍不住露出吃惊的表情。万万没想到,云人会不顾自身在族中的声誉和前途,为了一对被家族放弃的母子,公然与家族大长老对抗。而在其身前跪着的云浩和其母亲更是泪流满面,心里除了感动还是感动。于是,云浩突然跪步向前,哀求道:“族长,当家和各位长老们,我云浩愿意以死谢罪,请不要为此而为难我母亲与云人。千错万错都是我云胖子的错,所以还请各位,成全我云浩最后的心愿。”

云人在云浩称自己为云胖子时,忍不住双眼一凝,看向云浩的背影感觉就如看到云豪一样。之前云豪那种不顾自身伤势,誓死相互的兄弟之情,再次在云浩身上感觉出来。于是欲想催动元气,为云浩母子誓死相护时,一道充满磁性诱惑的微笑声音在众人耳朵响起,同时也令云人清醒一些。“呵呵,云家大长老,你何必与一位少年如此较真呢?”话落后,一道身材和相貌都十分妖艳的身影慢步自人群中走来。当众长老与云关等人,看到来者是嘉禾学院的楚彩霞楚导师时,都纷纷起身对其还礼相待。特别是一些头脑机智的云家护卫,更是自作主张的双手拿着木椅放在楚彩霞身后,示意给其端坐。云人听到也诧异的回头看了看楚彩霞,心里不明白她为什么会无缘无故参与此事,听其话意,还袒护着自己。但楚彩霞的下一句话彻底的将在场所有人搞蒙了,特别是云人,差点被吓得一头栽在地上。只见此时楚彩霞慢身端坐在木椅之上,微笑着慢慢开口说道:“自云人经过前晚大战后,于昨日醒来,我们两人单独相处之后,彼此心心相悦,所以便结下夫妻之盟。如今我也算半个云家之人,至此如今自己夫君的所以抉择,做娘子的,肯定如夫所愿,支持到底。”当此话一出,在场的所有人睁大着眼睛,张开大嘴,露出一种难以自信的表情。特别是云人,在听到夫君时,更是有种吐血三升的冲动,欲想解释什么,犹如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当在场的某一位定力较差的族人,一时没忍住,搓脚“砰”一声摔在地面时,众人才使劲晃了晃脑袋,清醒过来。

当大家清醒过来后,一时被楚彩霞话语懵倒,不知说什么的时候,身为云家族长的云关强忍着内心的惊颤,慢慢开口说道:“呃…楚…楚导师,你说的话可是属实?这…这可是关乎到你自己一世清誉的事,所以…还请楚导师慎重”楚彩霞听后微微站起身子,走到云人右侧,左手牵着云人右手,再次开口说道:“族长请放心,彩霞并无虚言。”众人在听到楚彩霞喊道云关族长时,故将“云关”二字去掉,也听出此时十有八九都是真的了,包括云关自己也听出其意。所以不顾大长老脸色,开口说道:“云浩之事,以后不得再提,若有谁不服从,不计身份,逐出云家。”说完不待众人还话,便先人一步离开了大堂。大长老此时也是微微摇了摇头,自嘲的一笑,心知:既然云人此时与嘉禾学院导师楚彩霞有了关系,那么自己再也无法替自己儿子出一口气,所以此时只有认命了。更何况,楚彩霞背后的爷爷乃是当今嘉禾学院的院长——楚一飞,别说嘉禾学院整院实力了,就单凭楚一飞一人就能用一根手指将自己捏死好几回了。于是也慢慢转身,往大堂门口走去。其他长老和族人见此也都纷纷各自离去了…

云阳院子里,此时,几道身影分别坐在石凳之上…

“云人,导师,你们…你们真的…?”云彩儿满脸惊讶的问道。因为今天早上,云彩儿被云可可一大早就叫去家族访市逛热闹去了,所以今早在家族大堂所发生之事浑然不知,在回来以后听族人说起才明白缘由。此刻云人听到欲想开口说些什么,心里又不知该怎么说起,于是摇头叹了叹气,便独自离开回到房间里。楚彩霞看着云人离去的背影,微微翘起嘴角,慢慢的开口说道:“此事我一下子也难于说清,你们以后慢慢问我夫君吧。”说完不待云彩霞几人回应,便起身走向自己房间里了。剩下的只有云彩儿和云可可与云浩,云单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满脸的疑惑。

青州镇上一家豪华的客栈里,云阳与云关和云才此时大口喝着上好美酒,开心大声畅聊着。“想不到啊,想不到,云人竟有如此本事,这…这就与楚导师…呃…哈哈不,应该叫彩霞了。哈哈…结夫妻之盟…”云关此时因内心兴奋,酒过三巡,略带几分醉意大声的说道。一边滴酒不沾的云才听到,疑惑的说道:“我怎么感觉这…这里头有点怪怪的呢?”云关听后也是微微点头一下。一边还在高兴着的云阳则又开声说道:“我说大哥三弟,你们就别猜疑这么多了,就算是假的也对我们云家无碍。如果是真的就…”话没说完,一道大喊声打断了云阳的话。“出大事了,比利家全族人都被灭了…”云关三人听到,顿时眼睛一凝,于是三人放下了几枚银币在桌上,便大步走出了客栈…

云家议事厅里…。

云关三兄弟与众多长老们都静坐在木椅之上,沉默不语,气氛十分沉重。“各位长老,此事你们怎么看?”云关沉声的问道。大长老云再生轻摸着胡须皱着眉头回声道:“经家族护卫查探,比利家之人是两天之前死的,而且手段极其残忍,时间正好又与前晚大战相同。我怀疑是那晚最后出现的那位左护法所为。”众人听见也微微点头,以示赞同。而云才听后有点担忧说道:“就算凶手是那位神秘之人,但当时只有我们云家人在场看到,其他的人根本不知。我怕镇中势力第一个会怀疑到我们云家,这可有点…难于洗脱啊”当众人为此感到担忧时,云阳慢慢开口说道:“我怕不是那位左护法所为,凶手另有其人。”众人听见,有点惊讶的看向云阳。云阳见此回忆道:“那晚我感觉到那左护法身上有种异样的气息,我怀疑他是僵尸。”众人在听到僵尸时,内心忍不住惊颤一下,因为那晚被云人青龙所灭的僵尸,那状态是何其恐怖。看了看众人云阳接着说道:“但如果是僵尸的话,等级不会比利飞等人高多少。如果他要斩杀比利飞等人或许不难,但若要屠其全族而又不惊动到外人的话,我想几乎不可能。再说,那晚人儿境界突然提升到天境时,那左护法不仅没有出手,反而被人儿一句话给喝退了,所以说…凶手我怕也是僵尸,而且等级很高。”此时大厅气氛被云阳的话,变得更加沉重了,于是,众人再次陷入沉思中…

云家大门外…

此时站在一道身形有些阔大的大汉,右手紧握着腰间的大刀,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慢步向云家大门走去。当距离大门不到十米处时,在其左侧不知何时出现一道少女身影。于是大汉偏头一看,略带紧张和无奈的细声说道:“小姐,你这是…”少女右手握着把小型不匕首,手背在腰后,头向着大门,静静说道:“或刚叔,我身为比利家一份子,虽说没有身死,但我也不会苟且偷生的活着,家族的仇我一定要报。”大汉听见叹息一声,没有回话。于是两人便慢步走向云家大门…

第二十九章 誓死相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