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章 再遇

  此时云家里…

云人因为从灵魂里到身体心脏,实在是忍受不住楚彩霞的诱惑和大胆的举止,所以在故作进入房间后,从窗户偷偷的溜了出来,独自一人慢步在家族小道上…但云人并没发觉到,在自己刚溜出院门时,一道身穿红色衣服的身影,在其两丈之外悄悄的跟着。

不知走了多久,居然发现自己快要来到了家族大门处了,于是便转身打算去后山修炼武技。当往回走着不到十步,耳朵传来云家大门外刀剑打斗的声音,于是转身飞跳出门外…

当云人赶到门前时,便看见十米处外,三名家族护卫与一名大汉刀剑搏斗着。在距离自己五米不到,半躺着一名少女,此时少女右手握着一把匕首,左手掺在地上,腹部还留有一道索大的脚印,嘴角也流着鲜血。当云人在看到少女眼睛时,便认出此人便是比利娟。同时后者也看到云人,但脸上没有出现欢喜的笑容,反而眼神里带有一种怨恨之色。当下云人并没有理会那么多,立刻大喊一声“停手”后,便快步走到比利娟身前,替其检查伤势。而或刚与云家护卫在喊声落下,也停下了手,同时也快步的往云人位置走来。

当云人蹲下来,毫无防备的用右手抓着比利娟右肩,欲想将其扶起来时,突然看见后者右肩一动,顿时感觉自己腹部传来一阵剧痛。此时,家族护卫和或刚也刚好来到。护卫见状欲想动剑出手,但被云人喝停下来,或刚见此也微微放低手中大刀,用警惕又夹带疑惑的眼神盯着云人。此刻云人静静看着比利娟,强忍着腹部剧痛,慢慢低声开口问道:“为什么?”比利娟被云人这样近距离看着,本来就有点心痛和心慌,当又听见云人的问话后,不禁想起自己母亲的死状,顿时流着眼泪痛哭的说道:“云人…我…我恨你,我恨你云家…呜呜…你们为什么用如此残忍的手法,将我全族之人和我…我母亲…杀害…呜呜…”云人听见死忍着剧痛,再晃了晃脑袋,清醒一下后低声回道:“此事我并不知情,是不是云家所为,给我点时间,我发誓定会给你答复…”当比利娟听见欲想开口时,一股地境圆满的强者威压瞬间笼罩下来,顿时在一旁站在的护卫和或刚也是额头冒汗,自身压力大增。更别说从来没有修炼过的比利娟,此时脸色发白,身体微颤,就连握住匕首的右手也无力松开,慢慢放了下来。同时一道带着怒气的娇喝声响起:“哪里的小妞,竟敢伤我老娘的夫君,看我不把你碎尸万段…”话音一落,一道身穿火红衣裙的妖艳女子安稳的落在云人身侧。同时右手提起利剑,刚欲出手时,云人挥起右手开口说道:“楚彩霞…够了,停手。”说完便慢慢站起身子,偏头看向站在侧身的女子。后者见状,刚想说些什么,看见云人平静的表情时,心有不甘的慢慢放下手中利剑,双眼愤怒的看着比利娟。

此时云人回头低下看了看比利娟,又微微抬头看了看或刚与护卫们,静静的说道:“各自收回自己手中武器,有什么事来我住院坐下商议,或许有些事并不是自己想的那样,如果还相信我的话…”说完没有理会自己腹部还插着的匕首,和众人的答话,便转身慢慢离去。看见云人如此,或刚也眉头微皱沉思一下,便收回大刀双手扶起比利娟,与云家护卫慢步跟在云人背后。当云人刚走进云家大门时,楚彩霞有意无意的在后面又喊了一句“夫君”时,本来就死死忍着腹部剧痛的云人,突然脚偏一下,肺部吸气不上来,胸口一闷,喉咙一甜,一口纯属被楚彩霞喊句“夫君”气出来的鲜血,“噗”一声自云人嘴中喷了出来。楚彩霞见状身形一闪便来到云人身旁,双手扶着云人。刚欲开口说话,却被云人一句:“再说,我就休了你”给打住了。身后被或刚扶着的比利娟,在楚彩霞对云人喊夫君时,身体微颤一下,内心也被狠狠的刺痛,或刚察觉到,心里也暗叹一下。就这样,众人一路无话的来到云人住院里。

“什么?云人受伤了?”此时云阳微怒的站起身子,对一名禀告的护卫大声说道。云关和众长老听到也疑惑一下。接着云关对护卫问道:“行刺之人是谁,抓到了吗?”护卫听见拱着手回道:“回族长,行刺之人听云人少爷说,是叫比利娟的少女,好像与云人少爷相识,此时正在云人少爷住院里。”云关听后对其挥了挥手,护卫回礼一下转身退下了。云关在护卫退下后,疑惑的问道:“比利娟…比利娟不是比利一刀孙女,比利文凯的女儿吗?怎么…怎么云人会与其相识呢?”云才听后对云阳开口说道:“二哥,我们去看看不就知道了。”说完众人便离开了议事厅,前往云人住院赶去…

云人住院里…

此时云人独自一人在房间里,本来楚彩霞死要替其包扎伤口的,但又被云人拒绝了,只留下一粒红色的丹药交给云人,自己便站在云人房门外等着。当云人忍痛用手拔去插在腹部的匕首,准备用药止血时,却惊讶的发现伤口没有鲜血,连周围的衣布也没沾上一丝血迹,有的只是留下了道衣布划破的口子。接着伤口竟然慢慢融合,当彻底恢复时,伤口处只留下一阵微痒,疼痛也消失不见了。如果此况被外人看见的话,定会当场被吓到。但略有一些明白的云人心情很快就恢复过来,心想着可能自己是僵尸的原因吧。也回想起自己义叔公说过的,当一个人什么时候被僵尸咬了,只要不吸他的血,他就会变成僵尸,永远就是那时候的样子。在自然的生活中,可以不老不死,还能根据僵尸血脉的高低,而带给自身的能力就越强。于是,云人这样想着就有点明白了,接着换了件衣服,假装包扎一下便出了房门。当见到楚彩霞时,欲想对其说些话时,大厅里便响起一阵吵闹声,于是便和楚彩霞快步往大厅走去…

当云人与楚彩霞来到大厅门口,便看见云家众长老准备与或刚动手时,云人开声道:“各位长老,且慢…我想此事存有误会。”当听到云人的话时,众长老对或刚“冷哼”一声,甩了甩袖袍,便各自回到木椅上坐着。而或刚也是右手紧握腰背大刀,站在比利娟身后,警惕的看着。云阳见到云人时,便快步走前,轻声问道:“云人,你的伤没什么大碍吧。”云人见此看着云阳与众人微笑一下回道:“没事,只是一点皮肉之伤,不碍事,让义父和大伯,三叔还有众长老担心了。”众人听见也微微点了下头,云人见此便慢步走到身侧的一张木椅坐了下来,楚彩霞也在其身旁的一张端坐下来。接着云人看向比利娟,当看到后者面无表情,莫不出声时,心疼了一下,还是表面故作平静的说道:“娟姑娘,你还记得你和我在加呗山山洞外发现或刚大叔昏迷了,我将或刚大叔背到山洞里…”当比利娟听到后,微微看向云人点了点头。云人见此便接着说:“然后我就与你先行告辞,去找我朋友他们,之后当我飞跳到河边一颗大树时,便看到…”就这样云人将以后的事细说一遍,当中也将自己破塔而出,与家族众人遇到神秘的左护法,也一一提到…

当云人话落后,除了云关三兄弟沉默着,其余的云家长老每人都,带着怒气看着或刚与比利娟。此时比利娟痛哭着,有点无法接受云人所说的事实。一旁站着的或刚则是微微叹气慢慢说道:“你说的那人,其实在十三年前就住到比利家后山院子里,我记得那时候家主都让我们称其为——先生。不过他也极少出现在族里,怪不得自他来了之后,族里时不时会失踪一些下人丫鬟,原来他是僵尸。”云家其中一位长老突然出声问道:“那你们家族没人试查吗?”此时不待或刚回话,云关静静插话道:“或许那时比利飞以及其他长老,都已经变成僵尸了。”话落,众人眼睛一凝,心里惊颤一下,微微低头沉思着,之后便都全明白开来了。云人见此,看向已经停止哭泣的比利娟,慢慢开口问道:“娟姑娘,你比利家所发生之事,的确不是我云家之人所为,或许你与或刚大叔此时心里也会有所明白,当中的一些事情。事已至此,但我云人保证定会为你寻得凶手,为你母亲报仇。”比利娟听到微微点了点头,没有回话。

此时大厅又陷入无话中…

直到某一刻,云关突然开口对比利娟说道:“娟姑娘,事已至此,多想无用。要不你们就先暂住在云家,这些时日镇内比较乱,住在这里也比较安全。你们放心,我云某别无他意,虽然我族与你族已有百年交恶,但祸不殃及无辜这个道理我云某还是明白的。”比利娟听后本想拒绝,但却被或刚先口替其答应了。

第三十章 再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