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慧情

  一路上,素素开始找话题和明镜说话:“镜姐姐,你真漂亮,还有,你身上用的是什么香啊,好好闻啊。”

明镜回头看了她一眼,戏谑的笑了笑:“嘴这么甜,是不是有什么企图啊?”

素素一个娇羞:“才没有,镜姐姐身上的味道真的很香呢。”

明镜没有回头,但是依然和素素说着话:“我这香啊,是与生俱来的菩提清香,不需要配置,也没有材料哦,而且一辈子都不会消失呢。”

素素听着听着就长大了嘴巴,一脸向往的表情,痴痴的道:“哇!好棒啊,姐蛆难道是神仙下凡叫?”

张雨在后面听他们说话,一脸黑线,眉头皱的跟麻花儿似的。而明镜被哄得好像也很开心。可是,走着走着,她忽然停了下来,转过身,很认真很认真的看了看素素,眼神中似平有一种犹豫,又带着一些挣扎,搞的素素和张雨不知所以。忽然她又开怀一笑,顿时如盛开的梨花。这时候张雨又多嘴了:“你神神忽忽的有病吗 ?”

明镜本来还笑着的脸顿时阴云密布,看了看张雨:“臭小子,你想死是不是? ”明镜怒斥,但似乎又不想搭理他:“待会儿有你好受的,现在算你幸运,我还不想动手。”

素素脸也苦了:“你个大笨蛋,雷怎么没有劈死你呢‘?”

张雨看了看她,一扭脖子:“俘虏。然后自顾自走了。

素素瞪了瞪他,也没理他,自个儿找明镜搭话去了。大约一刻钟的时间,他们穿过一片密林,来到了一座青色的宝塔面前,宝塔九层高,直插青天,塔门前一片巨大的绿草地,一个湖泊,还有一颗巨大无比的菩提树,数不清的叶子随风飘动。

张雨愣在了原地,打量着这棵菩提,素素则张大了嘴巴,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切,这里,太美了,太像是仙境了。正在他们震惊之余,塔门打开了,然而他们并没有看到门口有人,于是他们看向明镜,只见明镜对他们笑了笑,身体化为团绿光,飞向了棵菩提树,最后与它融在了一起,顿时整棵菩提树大放光华,枝叶全部舞动了起来。随后他们惊讶的大叫了起来,因为他们的身体在不由自主的往塔门口移动。对于他们来说,所有的挣扎都是徒劳的。他们听到了从那株菩提树传来了一个空灵的声音;“你们,进去吧。”不一会儿,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仿佛,从没有人来过这里。。。。。。

“大师,三十年前怎么了?”洛洛睁着大眼晴问着慧情。其他人也如此,等着大师给他们讲关于妖精的事情,以更好的找到失踪的五妹妹一一素素。

“我爹是扬州有名的商人,虽不是官场上人,但在当地还是有一定的名声的。因为我们何家,是扬州一带最富有的人。所以,我从小也就尽享烟柳繁华与温柔富贵。我遇见过无数国色天香的美人,并且我也拥有一个温柔体贴的妻子。可是,我从未爱过!”

“从未爱过?”萧剑疑惑,其他人亦如此。

“是的。”慧情大师接着说道:“我,从未爱过,她们所有人之所以和我在起,不过是看重我们家的家产,这其中包括我的妻子,阮玉琪。她们虽然外表看起来衷情善良,但是我总是能看得到她们背后的伪装,我无法装作看不见。我不停地寻找,但是,我遇见的总是贪婪的灵魂。这样的生活,即使我有千万两黄金,我却不能快乐。”大师说这儿一阵思索,似乎在回忆着什么。“直到有一天,我一个人在外面散步时看到了她,何明镜。”

“你喜欢上她了?”微微问慧情,慧情轻轻点了点头。“好老套的剧情。”微微继续道。

“爱,只要有姻缘,总会和命中的人相遇的。”慧情大师再次陷入沉思。不过也没人打扰他。过了一会儿他继续道:“我只看一眼就喜欢上了她。偏偏命运总会给人带来惊喜,竟然是她开始了我们第一次聊天。她是个骄傲爱玩的丫头,但是在扬州没什么朋友,所以,我带着她走遍了扬州的每一个地方,吃遍了所有好吃的东西。在潜移默化中,我们产生了深厚的感情。我感觉我再也离不开她,因为只有当她在我身边时,我才会快乐。

“她就是那个掳走张雨和五组的妖精?”青儿在一边好奇的问了一句。

慧情大师点点头:“但那是我后来才知道的事情。”青儿听后则理解的闭上了嘴。大师继续道:“可是天又不随人愿,因为我经常在外面走动,导致我的妻子阮玉琪,知道了明镜的存在。从传言中玉琪知道我们的关系很亲密。因为他是我何慧情的妻子,她感觉属于她的财产会因为明镜的存在而消失。所以,她将明镜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想法设法遏制我与明镜的感情。但是真正的感情怎么会因为这些事情而终止呢。她这样做只会让我与明镜更加难以分开。事情终于发展的越来越难以挽回。终于一个晚上,事情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我以为所有的都结束了。。。。。”

大师说到了这里低下了头,周围很安静,没有人打扰他。“那一个晚上,我在自己的家中明镜因为太想念我悄悄的跑了过来,因为太晚,我只好匆忙给她准备了间简单的客房,等到天亮,再把她转移出去。这样做并不是因为怕被发现,而是我不想再见到玉琪生气,毕竟,她是我的妻子。我和明镜匆匆说了两句就各自歇息了,我给她安置的客房位置并不显眼,加上夜深了,我以为没有人发现,可是,所有的切,都被玉琪看到了。那一个晚上,她做了一件最傻的事!”

“是什么啊。”洛洛问。

慧情大师先是闭上了眼睛,挣扎的说道:“她要活活的烧死明镜。”

萧剑他们震惊,青儿则捂住了嘴巴,一脸的吃惊,就连凌晨听到了这儿都皱了皱眉。

“是的,我的妻子阮玉琪,要烧死我最爱的人,何明镜。”大师此时面无表情,“那一场火烧的撕心裂肺,我亲眼看到,也亲耳听到了她歇斯底里的叫声。我无法想象种痛苦,我要眼睁睁的看着她离去,这,是我做不到的。所以我能做的,只有陪着她,我不知道玉琪这样做能幸福吗,但是,我不恨她。我和明镜二起葬身了火海。可怜玉琪,在放火的同时,更无意中烧掉了整个家业,也烧掉了她自己。于是,扬州最富有的一家,从此化为了一堆灰烬。

“啊?好可怜啊!”青儿看着慧情忍不住自言自语。

“慧情大师,那您现在 · · · · · · 还有何明镜怎么回事啊?”面对大师的回忆,萧剑提出了疑问,其他人也一脸的不解。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只是一缕几乎透明的魂魄而已。”大师沉默,过了一会儿:“我那时候才知道了她的身份,她是菩提妖女,呵呵,这真是一个好听的名字。但是,即使他是妖精,那一场大火也对她造成了严重的伤害,她烧碎了心!从此再无安宁之夜,常常在睡梦中痛醒,冷汗直流,但她在乎的不是这个。”大师看了看远方天际:“我醒来的时候,我亲眼看到她杀死了一位小女孩儿!她将个孩子的的血液放进了一座塔的第九重,那里是一个血池,血池中央是一块青色的石台,当

时,我就睡在个石台上,那个小女孩的血流入我的灵魂中,我发现我的魂魄变了更凝实了,可是,这样获得的生命,我怎么可能去接受呢。”慧情大师此时冷漠至极,突然:“可是我爱她,我看着她在人世间屠杀,我兴奋可以和她一直在一起! 可是,如果要我重生,她就要杀九百九十九个人,那是无辜的生命,我不能那样接受。”大师情绪很激动,甚至狰狞,不过不就他又很快恢复了平静。所以,我走了。我深知罪孽深重,作为孤魂野鬼,四处漂泊,直到来到这一处破庙中,朝暮礼佛,以求佛祖的宽恕,并暂且安身。我以为我走了以后他会停止杀戮,但是我错了

为了我的苟且生存,她一直在残忍的杀人,他要聚齐九百九十九个人的血为我洗礼,我也劝过她,但是,我无法阻止她。”

“这么说,她抓走五师妹,不是?”洛洛这时候脸瞬间就白了。微微一个剑锋直指慧情眉心:“带我去找何明镜,立刻!”凌晨等人也逼视着慧情,因为从慧情大师的话中,他们想到了明镜抓素素的一种原因,那就是血祭。这不得不让他们担心素素的安全。就连最冷静的萧剑也皱紧了眉头。

然而慧情不慌不忙,也不管脖子上的剑;“我自然会告诉你们找你们的同伴的方法,只是,我想请你们帮我一件事,当然,无论你们是否答应我,我都会帮你们找到你们的同伴。今天,是第一天,你们的同伴暂时不会有事的。”

“你能保证五妹妹没事?”洛洛问道。

“是的,因为他们在被血祭之前,会进入一个可以实现她们梦想的地方,无忧境。她们会在血祭之前享受最快乐的时光。。。。。。”

但是一边的凌晨和其他人似乎并不对这个感兴趣,只要素素安全那就好,“你让我们帮你什么‘?”凌晨皱了皱眉。对于众人来说,当下找到素素才是最重要的事。

“很简单,我希望你们杀了明镜,这也是我这段时间考虑再三做出的选择,只是,我还希望你们不要让她魂飞魄散,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慧情大师说到这里闭上了眼晴,“毕竟,他是我这一生中唯一爱过的女人,即使她是个妖女,在我心里,她也是最美丽的一颗菩提树。”

众人皆沉默,凌晨冷冷的看着天边的云彩,青儿等人无言,然后他们齐齐看向了萧剑,萧剑是他们的大师兄。他们把决定权交给了萧剑。萧剑看了看众人,眉头轻轻一皱,不过瞬间又展开了。“没问题,众生皆有改过自新的机会,并且,这个菩提女妖本性并不是很邪恶,今日如此,也是因太过衷情致。”萧剑对慧情大师说道。

“多谢施主。”慧情大师对着萧剑以及众人行了一礼。“你们现在就可以去救他们了,菩提女妖在正南方向三十里左右的一片密林里,最显着的建筑物就是有一座九层高的宝塔,明镜,就在那附近。希望你们成功救出你们的伙伴。”说到这儿他,看了看青儿凌晨等人,“但是,明镜也是一个颇有修为的妖精,你们一定要小心,你们的两位伙伴就是她要杀的第九百九十八和第九百九十九个人,她不会轻易放弃的,所以,请诸位切记小心行事。”

“多谢大师相告。”萧剑冲慧情一个抱拳,然后转身面对众人:“各位,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出发吧,争取早日救出素素,除掉那个杀人的妖精,也好还那些无辜的人一个公道!”

第五章 慧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