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重伤将死

  刹那间,城上城下弓箭手呈现对射状态,北戎人不愧号称骑射无双,射出的箭又刁又钻,一下子就将云州军压制得抬不起头来,秦武看到部下出现伤亡,心痛得嘴角直颤,立即大声命令:“注意隐蔽!放敌人靠近城墙,再狠狠地攻击!”

训练有素的云州军斥候们立即执行了秦武的命令,在垛墙后隐藏了起来,偶尔探出头去,抽冷子射上一箭,如此一来避免了伤亡,不过也因此让北戎军趁机将城下的障碍清理干净,随着一阵急促的锣鼓声,敌军开始攻城了。

北戎前锋营五百大军并没有携带什么攻城利器,不过振武堡并不是什么墙高池深的大城,一些简单的攻城器械就能登上城墙。

在敌军千夫长的一声令下,至少三百北戎军翻身下马,抬着简易的云梯等攻城器械,手持兵器开始强行登城。

秦武见状,大声喝道:“不要慌!等敌人爬上来再集中攻击!”

如同野兽一般的北戎士兵一手持盾牌,一手持兵器,飞速爬上云梯,城墙上的云州军斥候们都能看清敌人脸上的汗珠了,斥候们十分紧张,手心里都冒汗了。

这时,只听到秦武一声大喝:“推檑木!”斥候们立即将一根根原木推下城墙,啊!无数惨叫声响起,重达数百斤的檑木居高临下的滚落下去,可谓碰着即死,擦着即伤,北戎军第一轮的攻击势头立即被压制了。

“可恶!这小小的军堡竟然拥有这么多守城器械!弓箭手,给老子压制住城墙上敌人!”敌军千夫长恶狠狠地大叫道。

北戎军两轮齐射之后,秦武等人再次被压制得无法抬头,战到此刻,云州军还能战斗的斥候不足四十人,虽然振武堡防御面比较窄小,但是秦武等人依旧陷入了人手不足的困境,何况敌人真正的高手还没有发动攻击,可以说局势岌岌可危。

敌军再次登城,由于云州军人少,不足以推开搭在墙头的云梯,秦武没有办法,只得下令:等敌人聚集,便用符箓配合弓箭杀敌。

不过几个呼吸之间,十多架云梯上已经满满都是敌军,在秦武的指挥下,云州军斥候们先是推下了一大批檑木,造成敌军大量伤亡,在敌军弓箭手压制之前,斥候们飞快的隐藏起来,待敌军不再射箭,随着身边火长、队正的命令,他们齐齐掏出一张符箓,用真气激发,动作一致的向城下扔去。

霎时,无数冰箭、火球在密密麻麻的敌军头上迸发,在敌军惊慌失措地瞬间,数十张符箓如同死神镰刀一般带走了一百多敌军的性命。还有很多北戎人被冰箭射中,被火球附身焚烧,正躺在地上翻滚哀嚎。一时间,到处散发着肉被燃烧的臭味,城下仿佛人间地狱。

“混蛋!”敌军千夫长一鞭子狠狠地抽了旁边一名士兵,他怒气冲冲地咆哮道:“谁能告诉我,为什么敌人会有这么多该死的符箓?”

之前那名獐头鼠目的士兵小心翼翼地回答:“千夫长,小的之前告诉您了,敌军旅帅秦武是一名符师。”

千夫长熊旷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大声呼喝道:“城下所有北戎勇士立即撤退,伍长以上的军官跟随老子上,老子就不信,老子会无法拿下眼前这个小小的军堡!”

说着,熊旷挥舞着手中的巨型狼牙棒,从马背上腾空而起,飞速朝城墙射去,北戎军中十多名矫健的人影也跟随而上。

“糟了!头儿,敌军高手出动了,至少十五人,都是聚元境以上的高手,其中一人似乎是敌军的千夫长,可能是凝魂强者,我们该怎么办?”密切观察敌军动向的李振北颤声向秦武汇报。

秦武瞳孔一缩,冷静地道:“莫急!我们用符箓对付他们,剩下的一百多张符箓够他们喝一壶的,至于那个千夫长,交给小爷便是!”

得到传令之后,云州军斥候们并没有被敌军高手散发出强大气势吓倒,他们面露视死如归的悲壮神情,十分冷静的掏出秦武赐予的符箓,暗自调动体内真气,准备随时激发符箓,与敌人拼死一战。

所有云州军斥候都知道,自己只有一击的机会,一旦符箓没有击杀汹涌而来的敌军高手,那么面对自己的很可能就是死亡,不过,他们不打算后退,哪怕是咬,也要咬下敌人的一块肉下来。

十多名北戎高手气势汹汹地登上了云梯,他们怒火攻心,就在前几轮的攻城之中,北戎军损失惨重,付出了近三百人伤亡的代价,这让他们这些军官十分心痛和恼怒,他们准备杀上城墙,将敌人一个个都虐杀致死。

空气仿佛凝主了,老天爷此刻也来凑趣,天空开始飘起鹅毛大雪。

当敌军千夫长率先登上城墙,秦武怒喝一声:“放!”他率先朝熊旷扔出一张二星符箓爆炎符。

爆炎符是一星符箓火球符的升级版,威力更加暴烈,聚元境武者碰上也绝无幸理,可惜的是,熊旷是一名恐怖的凝魂境强者,虽然他只是出于凝魂境初阶,但是也不是一张爆炎符能奈何的。

只见熊旷一动不动,一座雄奇的雪山虚影出现在他身后,爆炎符所爆射出的火焰如同遇到了一堵无形的墙壁,纷纷消散不见。

秦武吃惊地目睹了这一切,他来不及激发第二张符箓——三星符箓万刃符,这是他师父给他的保命符,他只看到熊旷随意挥了挥手中的巨型狼牙棒,便应声而飞,轰地一声,秦武七窍流血,筋骨碎裂,重重地砸进身后的瓮城墙体里,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他干脆利落的痛晕了过去。

故事听到这里,陈佩茹三母女齐声惊叫一声,都担忧地站了起来,赵嫣儿焦急地询问道:“啊?武哥哥,你当时怎么样了?”

秦武苦笑道:“还能怎么样?重伤将死呗!不过好在我命大,被我方高手及时救了一命!”

赵嫣儿埋怨道:“父亲也是,怎么能将那么危险的任务交个你去办呢?让其他将士去完成不就得了吗?他怎么忍心看到武哥哥受伤呢?”

“不得胡说!”陈佩茹呵斥了一句。

第六章 重伤将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