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库恩探险队一行人成功抵达西藏的消息在第一时间传到了柏林,也在第一时间传到了苏联的情报机构的耳朵里,虽然一路伤亡过于惨重,但终究还是到达了目的地。此时此刻,库恩一行人的任务算是成功完成了,他们已经吸引住了苏联情报机构的注意力了,至于盟军,根本就没能发现他们的行动。

当然了,库恩是不知道自己的真实任务的,他一直都以为寻找沙姆巴拉洞穴就是他们真正的任务,岂不知自己只是一个诱饵,为另一支特遣队打掩护罢了。

库恩到达西藏后,每一封传送到柏林的电报都被苏联军方给破获了,结果不言而喻,他们什么都没能找到。

即使希姆莱知道西藏其实什么都没有,但为了掩人耳目,继续吸引苏联军方注意力,他还是反复通过电报向库恩直接下达命令:“继续寻找沙姆巴拉洞穴的具体方位。”

库恩永远都想不到自己其实就是一枚可怜的棋子,一枚可以随意舍弃,作为诱饵牺牲的棋子。在政治家的眼里,他们这些整日将“为国捐躯”挂在嘴边的士兵是多么愚蠢幼稚,蠢到居然会相信政治家嘴里那句“祖国永远不会抛弃你们”的谎言。

库恩依旧履行着他作为一名帝国军人的职责,在这片辽阔无垠的土地上,毫无意义地搜索着那个根本就不存在的洞穴,岂不知此时在柏林的希姆莱正和希特勒一同举杯庆祝着另一支特遣队成功深入了新疆地域。

库恩不仅在西藏一无所获,而且还失去了他的所有兄弟,当初一同从柏林出发的十一个人如今只剩下了一个人,其他人要不是在雪山中冻死了,要不就是在草原上病死了。一年后库恩向德国发送了几封电报,内容是:“沙姆巴拉洞穴位置未能找到,特遣队成员十人牺牲,仅剩一人。我是沃尔里希·库恩少校,我仍旧身处西藏,请求返回德国。”

悲哀的是,德国并没有为他派遣飞机,也没有为他空投物资,甚至根本就没有回复他那几封请求返回德国的电报。库恩这才看清了自己的身份,自己根本他妈的就不是什么党卫军国安部6局的少校,而是一个可以被祖国随地抛弃的棋子罢了。

可喜的是,库恩最终还是回到了自己的祖国,不过那都是在战后的事情了。到达边检站时,由于他不知道战争已经结束,依旧穿着那身纳粹军服,所以被一群粗鲁的苏联士兵包围起来狠狠地乱揍了一顿。再后来,他被送上了军事法庭,被判了十年刑期,释放后便回到家乡做了一个老实的普通人。

至于沙姆巴拉洞穴的具体位置,在1943年底的时候就被德国纳粹找到了,找到它的就是当年在库恩掩护下的另一支秘密特遣队。

之后,德国政府便按计划向罗布泊地带派遣了一定数量的部队,并在那里建造了一个秘密基地,负责研究沙姆巴拉洞**的秘密。这里不得不提的是德国对沙姆巴拉洞穴位置的保密工作,不仅在当时做到了密不透风,就连在几十年后病毒危机爆发后都还有一些国家政府天真的以为沙姆巴拉洞穴就位于西藏,而不是新疆的罗布泊。

据说德国占据了沙姆巴拉洞穴之后,便在那里发现了丧失病毒,也就是后来我们所说的“圣水病毒”。不仅如此,德国还派遣科学家对这种病毒进行深入研究,传言还研究出了“生化战士”,并且在盟军进攻柏林的时候曾一度传出要派遣“生化战士”的消息。

对于这番说法,我是持怀疑态度的。在病毒危机爆发以前,据我个人多年情报工作经验的分析,世界上几乎没有哪个国家可以有相当有分量的科技来驾驭这种病毒,如果真的有,又怎么会有后来的危机爆发呢?

至于传言中的“生化战士”,我想不出意外就是一堆被感染了的德国士兵吧,和后来的丧尸没什么太大区别。不过这仅是我的个人推测而已,有关德国在沙姆巴拉的所有实验记录和资料大部分都在1945年盟军攻入柏林前被焚毁了,根本无法具体得知当年德军在罗布泊从事了些什么活动。

不过有一点我们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圣水”病毒是被德国纳粹弄出来的,虽然后来的人们都认为病毒爆发和美国中情局有关,但究其根本还是因为德国纳粹提炼出了这种病毒。

我想我这么说有人就会不同意了,当然对于那些提出异议的人我也表示完全理解,因为历史这个东西本来就不好说清楚,毕竟一件事情的发生一定有着众多因素的影响,而每一个因素都似乎决定着历史的进程。所以你说纳粹该负责任也好,你说美国中情局该负责任也好,那都是一己之见罢了,历史这个东西连历史学家都说不清,你就可以一巴掌拍定了吗?所以我写这部书的时候,也尽量会避免个人主观因素的影响,毕竟我也说不清历史的责任到底应该谁来承担。

话说回来,德国军方研制出了“生化战士”,而我一直好奇的是,如果当年德国人真的弄出了丧尸来,那么他们是怎么做到不被感染的?难道他们那时就已经意识到了该如何应对那些感染者了吗?我不清楚他们是如何做到的,但如果当时我们的政府也能做到这样,也许就能避免这场灾难了。

哦对了,当年库恩最后发的那几封电报德国确实是收到了的,但是打一开始德国政府就已经计划好了让他们这批人全部留在那里,所以没有对库恩的电报做出任何回应,并且还向外界宣布了库恩已经在西藏牺牲的消息,当然这也是一个蒙蔽众人的骗局罢了。不过,德国党卫军也并不是毫无人性的,为了纪念库恩探险队为寻找沙姆巴拉所作出的努力,他们把在沙姆巴拉地区建立的那所基地命名为“库恩基地”。

库恩基地自打建成之后,就一直处于秘密运作中,关于这个基地的所有内容都属于当时德国的最高机密,只有纳粹党的最高阶层人物才有权了解库恩基地的情况。不过这个基地并没有运作太长时间就不得不被弃置,因为不久之后,德国便宣布战败了。

在盟军刚刚攻入柏林境内的时候,希姆莱还曾经多次联络库恩基地,询问是否找到办法可以扭转战局,但是至于库恩基地是如何回复希姆莱的就不得而知了。总之在希姆莱生命的最后一段时间内,他曾给库恩基地下达命令,要求他们立刻销毁库恩基地内的所有设备与次要文件,只携带重要文件和病毒样本离开。

盟军攻入柏林后,希姆莱早已经自杀身亡了,只给盟军留下了一具僵硬的不会说话的尸体。盟军在他的住所和办公室搜索了三天三夜也没能发现这个前党卫军最高统帅的任何手写文本,这个老奸巨猾的战争罪人在临死前还不忘记清洗掉自己所有的犯罪证据和跟德国有关的所有秘密,真不谓是二战第一情报巨头。

当然了,盟军在柏林的收获也并非那么不敬人意,关于沙姆巴拉洞穴的一些相关情报,美军还是在总统的地堡中搜集到了不少。最令人意外的是,那份当年由希姆莱呈交给希特勒的长达2000多页的报告,居然完好无损地洒落在办公室的地板上,后来这份报告一直保留在中情局里,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希姆莱报告421128”

盟军不止发现了“希姆莱报告421128”,还截获一段从希特勒的总统地堡发送给德国U494潜艇的秘密电报,电报内容要求U494潜艇护送库恩基地所有重要科学家及重要物品前往南极基地。截获到情报的盟军指挥官立刻传令围剿U494号潜艇,但不得击沉潜艇。可惜为时已晚,当消息传到一艘英国潜艇上时,这艘英国潜艇汇报说:“U494号潜艇已于昨日早些时候被我潜艇击沉,击沉位置大致位于亚速尔群岛附近海域。”

病毒样本和文件箱随着破损的U494潜艇一起沉入了海底之中,当时除了盟军情报部和盟军政府高层之外,没有人知道那艘潜艇上到底有什么。

现在想想,当时那艘击沉U494潜艇的英国潜艇真的是全人类的英雄,如果不是他们把U494击沉在海底,恐怕病毒样本和文件早已落入中情局的手中了,这样一来,或许在美苏冷战时期危机就早已爆发了。

我谨代表我个人,真诚地感谢那艘英国潜艇,让人类还拥有那五六十年的美好岁月。

第六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