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七章

  直升机刚刚离开,整个空军基地便又重新陷入了恐怖的寂静之中,就像各类电影中描述的那样,这里给人的感觉似乎就是一座位于荒山野岭的被废弃多年的神秘基地,然而事实上这座基地在半个月前还每天有500架次以上的战斗机起飞,前往东部战区作战,而现在却犹如一座弥漫着死亡气息的无人基地。

我们顺着杂草悄悄地向基地外围的铁丝网靠近,整个基地十分安静,连鸟叫声都没有,就连我们穿越草丛时衣服与杂草的摩擦声都显得十分清晰。

在靠近铁网时,一阵低沉的嘶吼声从附近的草丛中传来,这声音对我们来说再熟悉不过了,我走近一看,是一个龇牙咧嘴的丧尸,身上还穿着一套陆军士兵的衣服,我拔出匕首,对着他的脑门就是一刀。

方腾走过来看了一眼之后,轻声说:“看来这个地方也被感染了,大家一定要小心。”

“希望佐德将军没事。”诺玛尔看了一眼远处的指挥塔说道。

我们剪开铁丝网,朝那排低矮的建筑群跑去,整个基地里只看得见我们四个全副武装的壮汉,除此以外其余的一切活物都看不到。

我们越接近目标地点,空气中的火药味就越浓重,在靠近飞机停机仓库附近时,方腾突然停下了脚步,他慢慢走到一个生锈的汽油桶前,蹲下来仔细地观察着。在这个汽油桶的表面上,散布着几个不深但很明显的坑洼,还有不少条银白色的痕迹,方腾伸手顺着那几条银白色条纹摸了摸,回头对我们说道:“看来这个地方确实爆发过战斗。”

“你们看!”扎克伸手指了指指挥塔楼下的方向,我们顺着他手指方位望去,只见在前方不远的空地上,躺着十几具士兵的尸体,鲜血洒在地上,将他们的躯体包围了起来。在指挥塔大门入口处还停放着几辆报废的悍马车,像是被什么重火力武器密集攻击过一般,而指挥塔入口处还散落着一大片玻璃碎渣。

那就是我们的目标地点,佐德将军的通讯电话就是从这座指挥塔中打出来的。看着指挥塔附近的战斗痕迹,我们不禁开始担心起来,莫非有人先我们一步到达这里?诺玛尔二话不说便向指挥塔奔去,扎克见状也紧随其后。

“你们干什么?!”见两人擅自脱离队伍,方腾怒吼一声,起身追去。

在指挥塔的入口处,方腾追上了诺玛尔和扎克,他飞身一脚将扎克踹翻在地,然后飞速冲向前面的诺玛尔,在诺玛尔即将跨进大门的那一瞬间,方腾一个扫堂腿将诺玛尔掀翻在地,骑在诺玛尔身上就是重重一拳。

“你他妈干什么?”方腾拔出手枪摁在了诺玛尔的头上。

我和扎克心头一惊,生怕方腾干出什么事情来,赶紧上前想要阻拦,方腾看都不看我们一眼,发出一句怒吼来:“别过来!”

诺玛尔还想挣扎,不过却丝毫不起作用,于是最后只好放弃。我当时真的是惊呆了,一个满身肌肉的壮汉居然被一个浑身精肉的人摁倒在地,而且还无法翻身,方腾是我见过的第一个人,也是唯一一个。

“放开我!再耽误一秒钟,佐德将军可能就会面临危险!”诺玛尔吼道。我说了,诺玛尔曾是一名陆军军官,在他当兵的那个年代,赛斯维亚军队对佐德将军的效忠程度丝毫不亚于朝鲜人民对***的效忠度。

方腾额头上青筋暴起,之前那副玩世不恭的样子也消失了,他低声怒斥道:“我他妈才不关心什么佐德将军,你知不知道你擅自行动可能会让所有人陪你丧命?我警告你,我是此次任务的指挥官,既然你们求着来救佐德,那就必须服从我的指挥,这种事情再有下一次,我保证会让你在见到佐德将军之前先死在我的手里!明白吗?”

话音刚落,一只丧尸突然间从漆黑的大门里跳了出来,众人还没来得及反应,那丧尸便一下扑在了方腾的身上,紧紧抓住方腾的身子就要咬下去。

那丧尸张开血盆大口,紧紧地摁着方腾,牙齿几乎已经能触碰到方腾的脖子了。还好方腾反应及时,一个翻身躲过了丧尸的利齿,但却和丧尸滚作一团。我拔出匕首,本想上前帮忙,一刀捅死丧尸的,但却始终无法瞄准丧尸的脑袋。

方腾身手敏捷,掐住丧尸的脖子,一个迅猛的翻身便将那只丧尸摁在了地上,随即拔出匕首,一刀扎在了丧尸头上。

方腾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后,拔出沾满血迹的匕首,在丧尸的衣服上擦拭干净套了起来。

我当时对方腾的身手感到无比惊叹,面对这种怪物,能够应对的如此理智而迅捷的人,方腾是我见过的第一个,不过比起Super A小组其他人,他算不上最好,因为据说有一个Super A成员甚至可以在丧尸接近他之前就可以提前感知到危险,有点扯跑题了,这个日后再说。

入口处再次走出来几只步履蹒跚的丧尸,看到我们后便发出一阵阵低沉的吼声,方腾看了看我们,示意让我们去解决,我们便拔出匕首,将那几只丧尸捅到在地。我站起身,擦了擦刀面,回头想看一眼诺玛尔和扎克的战果,却不料看见扎克蹲在那个已经被他杀死的丧尸身前,不停地用军刀发疯似的捅着那丧尸的脑袋,在扎克一次次重击下,那丧尸的脑袋早已烂的稀碎。

我早就看出来扎克有些不太对劲了,失去母亲对他来说打击太大了,我知道他一时是无法缓过来的。从他上飞机开始,他的眼神里就一直闪烁着某种东西,当时我没能看懂那代表着什么,但是现在我想明白了,他眼睛里那闪烁的光芒原来是一团熊熊燃烧着的复仇之焰。

“扎克!”诺玛尔走过去伸手想拉扎克起身,却不料被扎克一把甩开。

方腾此时的脸色灰青灰青的,一股怒火正在他的身体里压抑着,他愤懑地走过去,一下便将扎克的脖子紧紧箍住,扎克想要扯开方腾的束缚,却感觉怎么也使不上力一样。眼看扎克的脸色已经开始变得惨白起来,诺玛尔便心急如火地想要上去阻止。我伸手拦住诺玛尔,冲他摇摇头示意他不要去惹方腾,然后把另一只手放在了手枪旁,以便待会儿万一真出了什么事,我能够及时的制止这个疯狂的家伙。

就在扎克快被勒得喘不过气的时候,方腾终于松开了手,扎克严重缺氧一下倒在了地上,诺玛尔见状连忙上去扶他,好在扎克问题不大严重,稍微缓了一会儿就好了。

“你们他妈一个个都疯了吗?有没有哪个是正常的?”方腾生气地吼道,说罢看了看我。

众人一脸不爽地沉默着,谁也不说话。

“听着,我不管你们在想什么,不管你们受过什么苦什么难,既然你们来了,就别给我惹事!”方腾站在我们面前吼道,“从现在开始,谁要是不听指挥擅自行动,或者是再发什么神经病的话,下一颗子弹就是为他准备的。”

我们相互扫视了一眼,还是没说话,脸上依旧是一副极其不爽的表情。

方腾看了一眼我们,转身端起枪,打开手电,钻进了门里的黑暗中,“跟上!”

第四十七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