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三章

  “佐德将军,有人想见你。”诺玛尔曾经的战友,现在是佐德将军亲信部队的中校将我们带到了佐德将军的面前,此时佐德将军已经被自己的忠实将士从牢狱之中救出,坐在帕尼西辛山脉堡垒指挥中心的控制室中了,身后站着四个身材魁梧的警卫员。

佐德将军抬起头来,面带倦容地望了望我们,问道:“你们是……”

“将军,您给中国月牙港军事基地打过电话的,不知道您还记得吗?”我提醒道。

佐德将军一拍脑袋:“哦,对,我想起来了,你们是月牙港基地派来的吗?”

“是的,将军。”我点点头。

“真是感谢你们,让你们受苦了,好在我们夺回了堡垒。他们没对你们怎么样吧?”

一想到刚刚被吊在山崖边,脚下是黑压压的一群张牙舞爪的丧尸的场景,心里不免一阵后怕,现在想起来好像自己就是一只活着的乳猪被串在架子上,等待着一群饥饿难耐的丧尸们享用一般。

“没事。”方腾冷冷地回答道,似乎并不把刚刚的经历太放在心里。

“他们刚刚被吊在悬崖上,差点被一群丧尸吃掉。”带我们来见佐德将军的那名中校替我们汇报了我们刚刚遇到的情况。

“真是让你们受委屈了。”佐德将军听完后说道。

“佐德将军,您现在还要跟我们一同回月牙港基地吗?”方腾走上前问道。

佐德将军摇摇头说:“不了,多谢你们前来救援,现在我们已经夺下了堡垒,赛斯维亚很快就能恢复正常的,我会派飞机送你们回月牙港基地的。”

“将军,如果您不打算和我们一起回去的话,我想问您几个问题。”方腾直截了当地说道。

“什么问题。”

“能否让您的人回避一下。”方腾要求道。

中校谨慎地看了看佐德将军,似乎对方腾的要求有些不放心。

佐德将军对中校挥了挥手:“放心吧,他们不会伤害我,你们先出去一下吧。”

中校显然还是不怎么放心,但是军令难违,只得吆喝道:“所有人都出去!”

指挥中心渐渐安静了下来,等整个指挥中心的人都被清空之后,方腾才开口问道:“佐德将军,我知道您亲自带队深入过东部战线,我也知道这次的大规模疫情是从东部战区爆发的,病毒爆发的第一时间您就在战地前线指挥所,所以您肯定对这次的疫情有所了解吧?”

其实方腾问的,也是我想知道的,因为到现在为止,我都还不太了解这东部战区所谓的狂犬病到底是怎么回事,方腾之前说这是“圣水”病毒导致的,而我连“圣水”病毒从何而来都不知道,更不知道这病毒为何会在赛斯维亚爆发。当然我想问的也远不止这些,还有感染者病征、感染范围、应对措施等等。

佐德将军听罢,稍微谨慎了起来,他坐直身子,两手交叉,问道:“什么算有所了解?”

“就是您不像一般人那样对疫情一无所知,您一定比别人知道得多,比如爆发地点,您一定知道这疫情的最初爆发地点吧?”

佐德将军摸了摸下巴,思索了一下回答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只有找到最初的爆发地点,才能分析爆发原因,才能解决疫情危机。”

“这是赛斯维亚的事情,不是你们中国人的事情。”

“这种疫情一旦爆发,就已经不是赛斯维亚一个国家的问题了,而是整个世界的问题!您不知道这种疫情的危害程度有多么惊人,靠常规办法是根本不可能抑制住的,一旦没能及时抑制疫情的扩散,后果将危及整个世界!你们没有处理过这种疫情,中国方面可以为你们提供援助。”方腾激动地说道。

“你的意思是你们处理过这种疫情?难不成你们早就知道该怎么应对这种疫情吗?”佐德将军一下子站了起来,向我们激动地走过来。在他的眼睛里,似乎有一种东西正熊熊燃烧了起来。

“您告诉我您所知道的,我告诉您我们知道的,怎么样?”

“我拿什么相信你们的话?”佐德将军半信半疑地问道。

“听着,将军,我十分有把握地相信您手下暂时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解决掉赛斯维亚的疫情问题,甚至可以说整个世界也没有什么国家能够解决这种疫情,现在时间对于我们来说是战胜病毒的关键,在疫情还没扩散出去之前,我们必须要找到根源!我可以告诉您,这次的疫情绝对不是普通的卫生问题引发的,而是某些人故意散布的病毒,因为这种病毒根本就不是天然生成的病毒,这是一种超级人工病毒,目前的医疗研究技术根本找不到对症这种病毒的办法。我没什么可以拿来说服您的证据,因为这涉及到高度机密,您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选择相信我的话或者不信我的话,但您最好做出一个正确抉择,因为这关系到一个国家甚至整个世界的安全!”

“人工病毒?”我惊讶道。

“对。”方腾点点头。

“什么意思?你是说你们研究过这种病毒?”扎克走上前,既恼怒又惊讶地问道。

“我没有这么说过。”方腾不否认也不承认。

“为什么不早点说出来,这样我妈妈就不会死了!”扎克大吼道。

这些天,这个年轻小伙一直在抑制着自己因丧母而产生的悲痛情绪,其实他早应该好好发泄一下了,然而他没有,他只是把这些情绪都装进心里,就像把一滴滴水装进被子里,可最终的结果是总有一天水会溢出杯子来。这一瞬间,就是扎克心里悲痛的水滴溢出了他那敏感心杯的时刻,他再也不能够压抑自己的情绪了,于是爆发就在这一瞬间,他大哭着冲向方腾,想要一拳挥在方腾那眉目分明的脸上,方腾敏捷地一闪,扎克便扑了个空。

“扎克,冷静点!”诺玛尔连忙上去摁住扎克,我也连忙跑去帮忙,将这个肌肉发达的大块头摁在了地上。

“都住手!”佐德将军一声闷吼,所有人便立刻安静了下来。

佐德将军仔细地考虑了一下,问道:“既然真的像你们说的那样,你们有办法抑制这种病毒的传播,那为什么你们不将办法公布出来?”

“一切都是有原因的,只是有些事情现在还没到可以说出来的时候。”方腾解释道。

佐德将军摸了摸他那白花花的短胡子,沉思了片刻后,终于说出了一个单词来:“Vokenda。”

“Vokenda?”众人疑惑道。

佐德将军叹了口气,说道:“病毒爆发的最初地点,在Vokenda难民营,我亲自去看过,那里大约容纳了两万多名难民,仅仅一天不到就全部变成了感染者。”

佐德将军用“感染者”来称呼丧尸,显然他还是不愿意接受丧尸的说法。

“您还有什么发现吗?”方腾问道。

“艾肯伊昂。”佐德将军说道,“去找艾肯伊昂,他是东部两大反政府武装之一的头目,病毒爆发一周前,他的士兵经常在Vokenda难民营周围考察,如果真像你说的病毒是被人释放的,那一定是他。”

“放心吧,将军,我们一定会查明病毒爆发原因。”方腾说道。

“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出发?艾肯伊昂的营地非常隐蔽,我可以派人送你们去。”

“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出发。”方腾转身对我说道。

第五十三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