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节 欢迎回来(重修)

  再回到东京,已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了。有人说旅行可以遗忘,只是我用了三年多的时间,依旧学不会让自己不再介怀。我想是时候了,逃避,到此为止。

到达东京的那一天下着很大的雪,车站有些冷清。所以长身而立的那人便显得格外突兀。海蓝色的大衣,似乎比印象中长高了一些,一副自信简直到自大的模样却没有一点变化,似乎满车站的灯光都聚焦在他身上。雪花落在睫毛上,有些糊了眼。我压低了帽檐,加快脚步,反向离开。

我没想到,回归的第一天,就会见到他。

电话的铃声响起,在静谧的夜里显得格外刺耳。我关了手机,躲入附近的公共电话亭里,通过透明的玻璃看着他手举着电话无奈地放手,垂下眼帘。

拨通了亭里的电话,听筒的那头传来一个好不欠扁的声音。“小爱,工藤接到你了没有?”堵在胸口的气一瞬间卸掉,却忽然觉得心累得无可附加。

“我没看到人。”冷冰冰的一句话堵回去,心里却很烦躁:“过来接我。”

玻璃门上传来叩击的声音,我抬起头,一脸得意的罪魁祸首正在冲着我龇牙咧嘴地笑。“你就是这么欢迎我的吗?”我看着眼前的男生,微微笑了笑,同他招了招手示意其弯腰。拍了拍他手上的积雪,“好久不见。”而后,手指下滑,狠狠地拧了他的耳朵。

杀猪似的惨叫响彻天地。

将行李箱丢给他,我径直向前。听着男生一边揉着耳朵,一边讲着电话:“恩,我知道,已经接到了,麻烦你了。恩,会议临时取消就过来了。我先带她去吃点东西,你要不要一起。好,那再见。”挂了电话,他看向我:“已经三年了。”

“恩,三年了。”我看向眼前的男孩子“青山,好久不见。”

真的好久。从漫天的火光逃出来的时候我受了伤,没有地方可去,是他收留了我。一住,便是两年。两年之后我离开了,没有任何交代,偶尔联系,却不再出现。三年后的今天,我回来了,他在这里等我。这种感觉,很好。

手中捂着温热的咖啡,我小口抿着。抬头看着身旁的男生:“青山,你很好奇我和他之间的关系?”

“多少有一些吧”男生喝完饮料,扬手一投,易拉罐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准确地落入垃圾箱内。“你昏迷的那几天梦呓的时候喊得多是他的名字,”顿了顿“我并不是要干涉你什么,只是觉得,你需要一个跟他单独交流的机会。”

我垂下头,青山说的昏迷的场景我并没有多少记忆,只是反反复复的梦到那人冲进火场的样子,梦里的我拼命阻止却最终什么也抓不住。而现实中,我只是一个看客,躲在不远处的灌木丛中,看着毛利将他一个手刀制服,而后灌下我离开之前事先留给她的药。

“若是到时候他太过激动的话,让他喝下这瓶药。”将工藤新一长时间的失踪原因解释为因为害怕大家担心而隐瞒下来装作去外地查案其实是生病似乎一点违和感都没有,我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从某个角度来说,这些话大部分都是事实,只不过添加了一些额外的成分而已。“可能有些副作用,导致短期内的记忆有些缺失,不过对身体无害。”女生轻易接受了我身为她主治医生的设定,并且在关键的时候将惨杂着具有刺激颞叶的长期解药喂给了他。

解药不同于毒药,我加了些安眠的成分,不会有痛苦,所以一觉醒来他便又是那个自信满满天地不怕的工藤新一,江户川柯南这个人物将会彻底的消失,不留一丝痕迹。而关于他的一切,他将会什么都不记得。

“如果我说他并不知道我的存在呢?”我抬头看向青山,微微地笑。本来就是一个冗长的故事,我无意隐瞒青山,只是,我确实不是一个会讲故事的人。“也许很久,也许明天,我终究会坦然地站在他面前,但是至少不是现在。”

“我明白了。”再也没有多问男生站了起来,影子落在我身上。他的侧脸在餐厅灯光的映照下显得柔和而好看,他伸过来的手很温暖。

他说:“志保,我们回家。”

第一节 欢迎回来(重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