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节 祭坛

  雕梁画柱,描金涂朱,相比较想象的神殿来说,显得太过辉煌,但是厚重而大气的黑色主调并没有让这些夺取光彩,祭祀的大殿仍然是庄严而让人敬畏的。祭殿很大,一共有八个面的出口,但却显得空旷,究其原因,绝大多数空间都被祭坛所占据。祭坛一共分为三层,最外层是水,其次是火道,水与火之间有十三座平台,那十三个不同年龄的女孩子已经被安置在上面,从手腕处留下殷红的血液,分别从暗道通向祭坛内侧,火道遇上鲜血忽然蹿得很高,逼近祭台最中央的部分,而祭坛最中间是三座宏伟的雕像,左侧的男子身姿俊冷,长发似乎被风微微吹起,顶部有微微的月光,正好打在他身上,落满了一身的清华。该是月神了。正中间的女子和壁画上疏无二致,长长的裙摆拖在地上,连一点点小小的褶皱都描绘了出来,令人不得不敬佩那份鬼斧神工的细腻。最右边那个人······短短的头发有些不羁,瞳孔有些圆,但是习惯性的眯起半月眼,笑容很傻气但是充满阳光,即使换了一身装束也换不了那身干爽的气息。

那是工藤······“王,这边请。”艾丽克斯带着我走向前方唯一留下的通道,从我踏上通道开始,被割破的手指便开始隐隐作痛,血液从伤处一滴一滴洒在地面,伊洛花便在瞬间铺满我脚步所至的地方。

我不知道应该怎样解释这个用科学无法诠释的景象,火圈在我前方让开了一条道路,我看见原本暗神的位置雕像已经不见,脚下高台隆起,直到这时,透过火光和水道,我才看到不远处那个熟悉的身影被钉死在十字架上,胸口被木刺刺穿,身上不断涌出的血流向整个祭坛,而身边早已不见了日神的雕像,火焰和着血液攀上我所在的高台,无数个黑影从水火中冲了出来,很快向四面八方飞驰而去。火光冲天,明明也应该是炙得受不了的温度,却并没有带来什么不适合。月亮的光华一瞬间达到鼎盛,淡淡地笼罩了整座大殿,朦胧一片。半空中荡漾出现谁的声音,凉若水:“擅自将暗域魔物放出,真是不知死活。念你们找到我王,放你们一条生路。往我暗域去吧。”而后那声音似乎响在耳旁,不似方才的严厉,隐隐泛着月华的温柔:“我王,华霜来迟。”顿了顿又开口“愚昧的世人将要玷染这片神圣的土地,请允许我将它封闭。”还不及说些什么,大殿出现颤抖,腰上出现一只手似乎想带我离开,却被我本能抗拒。那声音似乎微不可闻叹息了一声,而后没有再勉强,一瞬间整个大厅的朦胧月光散去,火光消散,我站在祭坛的最中央,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全部撤出的忘忧教民和忽然被警察充斥的大厅,以及手腕上连一丝血痕都看不见的安眠正恬的少女们,似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不过是我一个人的梦境。一时间,只觉得茫然。直到青山紧张的声音传来,我才从思绪中醒了过来。工藤身上的伤留得血虽然稍有减少,但是还在,依然流着血,左手伸到眼前,食指是光滑的,为什么只有他的伤······是因为伤势太重,还是这是那个人给予的惩罚,那幅壁画······“灰原,快走。”男生忽然冲了出来,抱起我便滚了出去,回头看了一下,原先站着的地方落下一块不小的石块。手掌触到一片***工藤······“放我下来。”

“没有时间了。”拍了拍我的头,示意让我不要挣扎“我没有关系的,现在必须快点离开”

“玛丽还在里面。”我当然希望快点离开这里,但是如果任由那个女孩子陷入危险,且不说我会良心不安,他也是会自责一辈子的,不能让姐姐的遗憾再次发生。

“那么,小爱,你先离开。”男生终究选择放下我,独自遣回,却被我拉住衣角:“我知道她在哪里,一起。”我看着他:“工藤,我们一起。”

男生蹙了蹙眉头,最终还是牵着我一起,身后巨大的石门挡住了出口,服部青山的声音在门后听得朦胧,这个时候八扇门只剩下了四扇,并且持续不断的减少中。拼着最后一份力气赶在石门降下之前跑进那个地牢的入口,趁着夜明珠盈盈的光华,我们看到彼此脸上劫后余生的如释重负,相视而笑。

未曾防备的是,男生这个时候却忽然转过头来:“灰原,我们以前,是认识的吧?”

第十节 祭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