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节 罪殿

  并不是像刚才走过的地方有盈盈发光的夜明珠和燃烧的火把,这条路是真正的黑暗

就像是身上划过那些滑腻腻的软体动物一样

我其实,是害怕这样的黑暗的,或许很可笑,生于黑暗中却惧怕黑夜,可是,你知道,当一个人在黑暗中待久了,也许他突然遇上阳光时会害怕,但习惯了的话,是比任何人都放不下的,所以说,习惯,是一种可怕的存在,就像现在,工藤怕我跌倒想要牵着我走的时候,我躲开了,我怕我习惯了他掌心的温度就再也放不下了,我不能再伤害angel

“就像你刚刚说的,还真是,不可爱,不愿意的话,喏”衣料似得物质触到我的脸颊“牵着我的袖子”

命令的口气,这次连拒绝的空间都没有留给我

于是黑暗中,我们就这样怪异地单手扶着墙壁前行,直到前面的墙上出现一支火把,照着前面遮住去路的巨大石门,我上前比了比,发现并没有能够插上钥匙的锁孔。挑衅地看着男生“看来这把钥匙不是打开这扇门的关键。”男生凑过来,拿开玛丽•;柯塔兹揪着他袖子的手,接过我手中的钥匙端详了一会,对比门上面的,而后笑:“绝对没有错。”

我当然知道没有错,任凭他一个人在那边敲敲摸摸,凑近柯塔兹:“这个人,是有女朋友的。”眼前这个十三岁的小姑娘眼睛瞟过来:“我知道,他有什么事情是我不知道的。”让我觉得这孩子真是强悍,我想起来在洗手间里面园子促狭地在毛利耳边说的话:“现在的小鬼可是很早熟的,那个小玛丽房间里面全是新一放大幅的照片,所有关于他的新闻报道比你收集的还齐全,这次绑架该不会是她一手设计接近你男朋友的吧?”这样看起来,没准还真有一部分是事实:“他们之间那么多年,没有第三个人可以插足的空间,你迟了太长时间。”

“你就是这样放弃的吗?”女生看着我:“但是我是不会这样轻言放弃的。”

“我从来就没有期望过,所以不存在放弃。”我微笑,以一种过来人的姿态给这个女孩一个忠告:“你应该看一下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工藤的样子,那样你就会知道我说的是没错的了。”

不再理会那个还处在懵懂状态的小丫头,我上前去看一脸欣喜的工藤找到的机关,确实是合适的钥匙,但是插上去之后石门除了颤动一番并没有打开哪怕一条缝的空隙。小丫头似乎是放弃无谓的思考凑了过来:“会不会是机关年久失修?”

“应该不会,”我看着地上还算新鲜的血迹“不久前才有人来过。”

“是不是还有更复杂的机关?”工藤蹙眉:“但是只有这么大的地方而已”

“既然不是复杂,不如试试最简单的”我上前一步,检查了一下墙壁之间的接口,转头看着工藤。

“简单的?”大侦探笑了笑,伸手开始推动那面石门,果然有些效果,只是效果欠佳

“可恶,如果兰在······”忍不住抱怨的声音,微微带着骄傲的抱怨

“有力气抱怨,不如省点出去,毕竟,这次不是可以靠小聪明解决的”我靠在旁边,看着还在怔愣的玛丽,或许不用见到毛利她就可以会意了  

“知道不容易解决还不来帮把手”咬着牙的样子似乎很痛苦,不过难得看到他纠结的脸呢,我怎么舍得让它这么快就消失?

“啊拉,我们只不过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生,你想让我怎么做呢?大侦探”

“灰原······”好像真的生气了,不过,化悲痛为力量,生气时候人的力气一般比较大,真是一点不错,我拉着小玛丽从移开不小的缝隙中钻进去,至于大侦探,唔,还是继续努力吧,虽然可以笑着祝福他们,但是,可不包括听他炫耀自己的幸福,太过得瑟的人还是要吃点苦头的。

只是,所有调笑的心思在我进入门内全数消失,地面是紫黑色的,整个石室里面泛着一股血腥味,面前墨色的石碑上暗红色的字体尤其狰狞:罪殿。顾名思义,我想这里是忘忧教执行惩罚的场所。只是,这样的地面,究竟是需要多少血才能染得成?抬头看着眼前造型怪异但是脸孔却异常熟悉的雕像,玛丽惊叫了一声,躲到我身后,似乎有些害怕:“这里好恐怖。”而正在这时,身后发出响声,工藤最终推开石门进来了。我移开步伐,让他能够看清楚眼前的一切

第十二节 罪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