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节 出口

  我移开步伐,让男生能够清楚地看到眼前的一切。

石室很大,但是空旷,一眼就可以看得完全。除了墙上得各种刑具,和进门之前的那座石碑,就只有中间的雕像和雕像前面不算大的一个池子。很符合罪殿这个名字。只是面前的雕像······充满自信的眸子被痛苦折磨的失了神采,薄唇抿得紧紧的,脸上有坚定的隐忍。我看了看身后的男生,虽然与一向的张扬相差太远,但是这的确是他的脸,就连脸上的隐忍都是一模一样。所不同的是这个雕像新一身体上布满了荆棘,单膝被迫着地,像是一个被作为反面教材的警告。而面前的男生除了眼神划过的一刹那的奇异的表情,很快恢复自信得神采:“我恐怕知道从哪里出去了。”工藤敛下眸子,面对我们。

这里除了我们进入的一扇门,根本连出气口都没有,空气流通都显得比别的地方缓慢,如果说能在这里发现出口,只能是那个池子。相比较整个地面,水清澈的有些不可思议,的确有通往别处的暗河,只是怎么能确定这条暗河一定就能够通往地面?我看着眼前的大侦探:“你确定?”

“我确定。”男生仍是笑着,脸上又出现那种我不熟悉的表情,似是追忆,可是追忆什么?我不知道,所以我转过头,看向玛丽:“你会水么?”得到肯定的回答之后,我向工藤点头,于是吸气,入水。

水下确实是有通道的,也确实如他所料,出口就设在水下不远的地方。等钻出水面,便看到一片空地,有光从不远的地方斜照过来,久处黑暗的眼睛有些受不了,微微眯了眼,好一会才看清眼前的状况。只是似乎因为之前的震动,原本通往路面的阶梯已经被毁坏,一人高的地方对大侦探不算什么,工藤伸手一跳,抓住地板的边缘,动作敏捷地翻了上去。直到顺利地把小玛丽送了上去,我才有时间好好审视这个地方

出口不是很大,但是就好像一片分割面,把光与影完美的切割开来。我看着斜上方朝我伸出手的大侦探周身布满阳光,带着自信的微笑,美好的恍若天神,忽然感动得想哭

是啊,工藤,就是你,一次又一次地把我带了出来,

后退几步,我隐进黑暗

助跑,酒窖里面,你沉着地告诉我逃离地方法

起跳,公车上,你不顾危险的护我离开

伸手,忘了是在什么地方,你说过“我会保护你”

然后,我握住了阳光,徘徊在光与影的夹缝中,进一步,不得,退一步,不舍

最后,

落地

——放手

不是我的,我学不会强求

闭上眼,再睁开,我知道,我的眸子清冷一片。很轻易辨别出了回去的路,其实离那个薰衣草的温室花房不是很远。只是全身都湿透了,再加上纸币被水泡的时间太长都已经不能用了,工藤用身上所有的硬币给服部打了个电话通知他来接我们,三个人湿淋淋地等在路边,显得很是狼狈。私以为浪费时间是一件很可耻的事情,于是等车期间我把这段时间所经历的事情全部说给了玛丽听,当然也包括大侦探受伤的事情。一开始男生还对我反常开口显得异常感兴趣,直到听到玛丽由于担心非要脱下他的衣服检查,终于开始不安了,有些无奈的叫了声:“灰原” 带着祈求的意味。

我告诉自己我看不见听不见

直到看到玛丽成功地将工藤的衣服拨开,有些惊讶地“啊”了一声,虽然也和她一样奇怪,但是总算是放了心:男生胸前的地方,虽然有血渍,但是皮肤光滑白皙,没有伤口。看来那个人虽然想让他多吃些苦但还是准备放过他了。

抬眼便看到一片带着笑意的眸子,大侦探微微地笑了笑:“如果三年前是一场梦,睁开眼睛还能看见你,真的很好。”语气里面的熟稔好久不见,心下一惊,没想到他还是记起来了,当初实验无数次也失败无数次的APTX4869的解药,我在里面加入了一些特别的成分,可以消去一部分的记忆,让他的生活能够恢复以前的样子,只是没想到他还是记起来了,虽然觉得不应该,但还是不可抑制得勾起嘴角:“阿拉,这么久没见,大侦探学会哄女孩子了。”

似乎很是无奈,男生摇了摇头“你啊,还真是······不可爱”

“不可爱”

异口同声,这是属于我们的默契。我看着阳光下被渡上一层金色光晕的男生微笑,真好,虽然那些石室里的雕像还有莫名其妙出现与莫名其妙消失的男人使这件事情过于诡异,但终归都过去了。

“灰原,欢迎回来。”

第十三节 出口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