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节 玩笑非笑

  我看着足球场上挥洒汗水的男子以及场边不断欢呼的人群,抱着工藤的外套和书籍回到树荫底下微微闭了眼,便成就了一种满足。

不多时,毛利从体育场的出口赶来,我把他的东西和事先准备好的饮料交给她,然后转身,离开。这已经是成为法医学教授之后每天上演的情景,似乎在学校里面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比如工藤新一魅力再升级,迷倒神秘女教授之类的标题屡见不鲜,甚至还有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助教问我工藤君是不是和他未婚妻的感情有变,不介意比他大的女士。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不过谣言最终很快消散,因为每个有球赛中午,作为女朋友的她总是会从相隔几条街的医护学校赶来,然后在那些掺杂着那些或羡慕或嫉妒的眼神陪他迎接胜利的欢呼。

身后传来震耳的声音,该是进球了,我甚至可以预见她是多么幸福的飞奔到他身边,然后为躲开众人的拥簇狼狈却快乐的逃离。

“你打算这样一直下去?”一贯清冷的声线,却让人止不住温暖的想哭。

“你有意见?”我反问,眼睛与他对视。

“只是想要提醒你,你的时间并不多。”冷冷的音调,我知道他生气了,然后是一贯潇洒的背影,银发在他走动的时候狠狠地打到我脸上,有一种疼痛的错觉。

我知道这样对一个关心自己的人很过分,可是,不这样,我又能怎样?

可是,这样是最好的不是么?厌恶之后离我远远的,他不需要这样一个软弱的王,暗域也不能容忍儿女情长。毕竟,像这样的没有自尊的,不知廉耻的跟在一个属于别人的男生的身后。

这样的宫野志保,连自己都觉得无法忍受。

可是,如果是自己可以控制的,也就不是用喜欢可以概括的了,喜欢这种东西,本来就是一种毫无道理违背原则的存在吧?可是只是静静的看着,不去影响他的生活,把喜欢变成我一个人的事,这样,服部可以放心,毛利可以快乐,工藤依旧过他的生活,也未尝不可,不是么?

不会有人受伤的,我告诉自己,只是······“保持这个样子没问题吗?”这个声音是······“你不会受伤么?”

“黑羽”我抬头,微微笑“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你这是何苦?”眼里有怜悯的色泽

怜悯么?我低下头,什么时候,我卑微到这种程度了?

“那么,你又是何苦?”何苦以一个局外人的身份出现在别人的故事中,何苦守护一个不属于自己的公主,何苦纠结于一个只是长相相似的女子。

“谁知道呢?”男生自嘲一笑。

“谁知道呢?”我学着他的口气,望着他笑,回答他的问题。

彼此无言,于是席地而坐,各自望着不知名的远方,思绪飘得更远。

于是想起,不知道是谁说过,KID的眼神里面有一种叫做自由的光芒,可是他已经不是KID,他是黑羽,所以就连这种自由,也失去了吗?

画地为牢,说的也不过是这种人了吧?

而我呢?又有什么资格发出“这种人”类似的感慨。

想想真是好笑。

回到家的时候,工藤已经稳稳地坐在饭桌前面等着开饭了,自从上次煮了料理喂饱他之后,每天到饭点必然准时报到,真是······赶都赶不走。

放下手中的书本,到厨房摘洗菜叶,忽然想到不久前的那一天,男生突如其来的一句问话:“灰原你是不是以前念过新娘学校?”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才二十岁,连一个交往的男朋友都没有,之前的十八年是在书本和实验室里度过的。之后便是遇到他,但是却像是冥冥之中自有注定,姐姐还在的时候特别叮嘱我要做好料理因为做给自己喜欢的人吃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以前一直很想让她尝尝我的手艺,可是直到姐姐出了事,都没有实现。原来真的有一天,可以所爱的人洗手作羹汤。从这方面来说,上天对我还算是不薄的。

可是这些,我都没有机会能让他知道了。摇了摇头,打断自己不该有的思绪,忽然想起一件事:“工藤,有你的文件,在我包里,是你们导师助理给我的,也许是什么重要的东西。”

“知道了。”男生应了,接下来是一阵沉默的寂静。半晌之后黑着脸出现在厨房门口:“你说的是这个?”

“啊拉,大侦探的魅力不小啊”我看着文件袋里面别有乾坤的粉色信札,毫不客气的笑“我真担心有一天你会在这样的文件里面发现一封来自宫野志保的情书。”

男生愣了片刻后皱了皱鼻子“不要开这种玩笑”

呵呵,玩笑,是不是开玩笑,我和他都各自清楚,但是既然这么认为我是在开玩笑,便顺着他的意思微微笑了笑把盘子放下,走到他身边开始用餐,看来这种玩笑真的不能再开了,否则,我真的只能离开了吧?我看向窗外的月光,想起那个如月华一般的妖精男子,到那个时候,你会带我离开么?

第十七节 玩笑非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