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节 暗域

  服部的声音渐渐被飘散在风中,就像这场烂俗剧情中必不可少的背景音乐,耳边是呼呼的风声,心脏的地方传来一阵阵细小的刺痛,渐渐地,连成细细密密的一张网,而后慢慢地收紧便是窒息般的疼痛了,我知道,离开这里的时候到了

“华霜,我要离开。”这是我意识中自己说的最后一句话

醒来的时候是在一片漆黑之中,身下是极软的羽绒床铺,我支着额,强迫自己不要去想他,他是看着我离开的,华霜身上那种淡淡的光芒一瞬间铺展开来,就像一个密闭的空间,他站在空间之外,眼神焦急,这焦急,最终还是为了我么?因为祭坛的事情,华霜的身份摆在那里,所以会认为对我造成威胁?呵······有些人从来不明白,肉体上的伤其实不算伤,心里面最珍惜的人往往才是痛的根源,一句话,一个眼神,便可以将自己打入无间地狱。如果不是心底最在乎的存在,于我而言,算不得什么受伤。更何况就目前来说,华霜还成为不了哪个所在······现在忽然觉得一切不过是场闹剧,所谓保护,束缚了他,困住了我,是伙伴多了点什么,是亲人,少了点什么,不,不会是爱人,我们心知肚明

抱着丝绸般顺滑的毯子,我下了床,什么都是看不见得,但是却莫名觉得安心,原来,骨子里,我还是一个黑暗的人呢!所谓渴求阳光,不过是为了让自己相信理所应当的留在他身边的借口,这个时候华霜出现了,微微弹了弹手指,便多了暗夜里的一束光,只是不同的是,这束光,和他给人的感觉一样,淡淡地似乎没有温暖,然后他单膝跪下:“欢迎回家,我的王”

王,暗夜之王,终于回来了,我看着眼前的男子,我还是跟他回来了。这样高的位置,势必要担足以与这位置相匹配的责任,不知道未来是什么样子,但是既然选择了成为加百列,我便不会后悔。尽力做好当下我应该做的那些。所以现在我站在这里,就像之前千百年做的那样,对着暗夜之域的所有民众,声音冰寒“起”

而所说的现在,自那时起已经是两天后了

我站在前尘湖前,看着里面穿着华贵,瞳孔冰蓝的女子神色冰凉,额心处有淡淡的紫金色的血线,脑袋里面有谁在一笔一划的勾勒,告诉我这是那个女子的精血,是她的生命之源。她用她精血给那个白色羽翼的天使留下了一线生机。而这样做的原因是为了一旁站着的那个男人。我想如果她没有这样做的话,天使很快就该灰飞烟灭了吧?恶魔呢,恶魔的修为拯救天使,呵,真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副作用。

我看着那个男子看着这一切,眼睛里面有过不忍,却终究只淡淡地丢下一句“这是你欠她的”暖蓝色的眸子里此刻没有一丝温度。呵,欠她的,真好笑的一个词,来我王族,鼓动我的手下叛乱,企图偷我王印被上面封印的法咒所伤“别忘了,你是我的骑士”似乎想用最无力的话语留下他。

虽然是很久之前的自己,我看着这个故事却只感到陌生。湖水中的那个女子那么傻,爱的这样痛苦这样隐忍,不若不爱。就像工藤之于我,虽然重要,但仅止于喜欢二字,或许是一开始便知道自己没有机会,虽然喜欢得卑微,却也不至于弄得自己这般狼狈。

狼狈到她看着他微笑,带着天使从湖里跳下,往生到另一个世界去。

“如果这就是代价,那么从今天起,我便不作这暗夜之人了”临行之前,他对她如是说道

冰蓝色的瞳孔里有哀痛闪过,她在湖边站立很久,随即泯灭,她是王,没有那么多时间的儿女情长。当王的她没有那么多时间儿女情长,所以,一旦当她发现对于暗域治理有方的华霜,便将一切交接,追随他们的步伐去了人间

“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我转身看向身后的男子,前尘湖,前尘往事,既然是往事,又何必翻出来?虽然对于大脑它是陌生的,但是心脏传来的绞痛,那是灵魂的负荷。

华霜的表情依旧淡然,“你确定不看下去了?”

“过去的本该就这样让它消失?”越过华霜,离开

“前尘湖能看的不止前尘”这是我走出很远的时候华霜告诉我的

我知道,不止前尘,还有今生,在看到镜中景象的时候我早已知晓,一切都已经知晓,被遗忘的记忆,被封印的法术。可是华霜,我已经离开了那里,不是灰原哀,不是宫野志保,那里的一切,都已经与我无关

第一节 暗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