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番外 工藤篇

  很少有人明白,为什么那一场圣战之后被升为炽天使的米迦勒会背叛上帝。这种叛逆到极致的行为没有人能理解,包括我自己也不能,可是我确实是做了,而她也确实是信了。明明是那么冷心冷清的一个女子,竟然就那么信了。我看着她脸上认真的神色,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最终也没有开口。所以到最后我也不知道那个时候她是想讲些什么。可是我一直都记得自己对他说过什么,直到现在,我都记得:

——王,我将是您的骑士

那时是那样信誓旦旦,我想起一句话说:我猜中了这开头,却猜不中这结局。可怎么会猜不中这结局呢?明明就是自己一手造成的结局,明明就是受了指令来到的暗域,所以最后当我开始动摇的时候,这个时候,兰出现了。她是那样单纯的女子,这种单纯同样表现在对天界的忠诚上面,很轻易地,便让我心里面所有的责任感全部倾泻出来。我终是,背叛了她,就如同这一生,我看着她近在咫尺,却永远无法靠近。

其实那个时候,前尘湖边,兰的灵魂快要消散。她说就算是我对暗域这么长时间贡献的回报,用自己的精血救了兰。精血这种东西,是仅次于灵魂重要的存在,用一些变少一些,一旦耗尽,等待的结局就是消失于整个天地。偏偏她做这些的时候脸上还是一副冷情摸样。其实那不是她的责任,兰的事情我自己可以解决。所以那个时候我并不是真的想要责备她的,作为我这样一个叛徒,怎么有资格责备她呢?我只是不想再和兰夹在天界和暗域之间,那个时候,情与理之间,我找不到平衡点。最重要的,是不想再辜负她对我的信任。

来到罪殿之后,所有的一切其实都记了起来。无论是失去的那部分记忆,还是很久之前的往事。我甚至知道如何用灵力修复自己的伤口。那个雕像,分明就是暗域之人以我为戒用来警示犯错之人。所以才会想到那个湖底一定有那么一个通道。那个女子,虽然看起来像是无情,但是从来就不是赶尽杀绝之人。

毕竟是几千年的了解,我还是猜对了。我记得走出地道时候灰原的眼神,那样的眼神就和千年前我还是米迦勒那个时候一摸一样,想要询问,却最终选择默言。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其实我也暗暗庆幸着,这么多年来,她的性格一分没变,否则要让我如何让开口,去描述永远都还不清的愧疚?

我想,我应该尽力对她好一些。

可是一直到后来,灰原被带走的时候我都不知道怎么样才是对她最好。千年之前,她是我的王,因为背叛所以心怀愧疚。重生之后,一直以来,她是战友,可是战斗早已结束,又何来战友一说,超越了友谊,不到家人,是的,不是爱人,我的恋人永远只有兰,我们彼此心知肚明。

兰一直很担心她,每天都去教堂祈祷,那一天下着雨,我去教堂接她的时候,闪电打在炽天使米迦勒的石像上,我听见有人对我说,既然已经恢复了神力还在这里徘徊什么?“尽快去吧,给我把她带回来。”声音威严不可侵犯。我觉得一切都已经走向了历史车轮的覆辙。我只听见兰的声音在呼喊:“新一”

醒来的时候是在一片黑暗中,我的身上有莹莹的光华,巨大的白色的羽翼在我身后延展开来。

我知道上帝是什么意思,作为工藤新一,我可以永远维护真理,可是作为米迦勒,我都分不清什么是真理?但是我没有办法反抗天界,因为兰,既然千年前他可以用她来让我背弃加百列,千年之后亦是可以,我觉得我们就像上帝手中的棋子,没有自大的资格,我忽然怀念那个叫做工藤新一的男孩子了,即使几分钟之前,他就是我

“好久不见,加百列”

穿越千年,似乎我总是在对她食言,我说我是她的骑士,最终却选择背弃,我说我会保护你,最终却站在了与她对立的地方,我觉得这是无法解释的,就像当初我毫无缘由的在单膝跪地之后真的为她臣服守在她身边一样,但是,这不能成为借口。我看着眼前的女子一片淡然的神色,看着站在他身后的华霜,或许,我该叫他路西法,他站在她身后,就像几千年前的我做的那样。

我忽然感到害怕。

一直想要阻止他接近她,可是还是迟了么?对于加百列,上次的背叛已经让她受伤不轻,虽然始作俑者没有资格提起这种话,但是我还是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再发生一次。或许,在兰和灰原之间我无法选择,但是自己和她,却是无需选择的。

我会尽力保护她。

番外 工藤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