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节 再见

  到达冲绳之后大致了解了一下情况,但是并没有听说什么有关妖魔作孽或者让人感到怪异的人口失踪案。最离奇的一件事情也不过是在天气晴朗的天气某个港口忽然下起了雪,并且连续下了一个多月,只是虽然是天气反常,也没有给渔船带来什么危险,甚至原本容易触礁的海面最近都没有翻船的事件发生。据说是有人用音乐领着他们驶出。这样看来倒不是什么具有危险性质的妖魔。只是,人界总不是适合他们长久居住的地方。他们的到来原本就打破了三界的平衡,就是身为暗域之王的我,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王,是否要去看看?”华霜站在码头的前面,望着远处苍茫的海面,那里有黑色的乌云越聚越多,天空的颜色都显得昏暗,忽然转头问我。

微微点头,华霜便去租了一艘船,毕竟不是在暗域,法术这种东西能够避免还是不要出现最好。及至驶近风雪圈,华霜抬手封了这一片海域,制成了一个密闭空间,闭上眼睛侦测暗域魔物的气息,而后,左手结了个术法,水波中盈盈闪着新月的光华。抬脚踏了上去,微芒闪过,便出现在两方对峙的人马之间,如果不是反应还算迅速,及时结出自己的空间,看着海上众多浮出来的海鱼的泛白肚皮,估计不会是什么好玩的事情。回头看着一脸淡然的男子:“术法很华丽,但是降落地下次可以稍微改进。”

“灰原••••••”六翼伤了一只,在空间似乎有些不能控制平衡,很少看到这样狼狈的米迦勒,我看着一旁守在他身边的女子,她的手中握着一只短刀,像是当我还是炽天使的时候用的光匕。看来他是拿给她防身了,要知道光匕之中最起码有主人三分之一的灵力,我想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男生会搞到这样狼狈的原因了。只是,我看着另外一边背着琵琶的琴师以及紧紧挨着他的小小童子,这个叫做海澜,被民间俗称海座头的男子,我接触过,内里和他的温和的长相一样无害,不知道两帮人怎么会闹得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我看着眼神可以称得上怨毒的雪童,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他们擅自闯进来了我们的家,想要收了我们。”小小的手指指向工藤,又移向毛利:“还害死了妈妈。”

“你说他们杀死了雪女?”虽然相比较而言,雪女引诱男子食其魂魄的行为实在算不上良善,但是如果说是这两个合力杀了雪女,还是有些不能让人不能完全相信。连贝尔摩的都要不顾安危想要去救去保护的女子,不至于因为非人类,便对她这么绝情。

“如果不是他们突然出现,雪女不至于被新罗妇吃掉。”海澜眼神危险地一闪,“我王,这是我们的事情,希望您让我们自己解决。”话音刚落,淡淡地琴声便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摄人魂魄一般席卷而来,是能够控制灵力不让其发挥出来的术法,对灵体都带有一定的伤害。同一时间雪童手掌扬起,五指微曲,大片大片的雪花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像刀片一样削了下来,甚至带了紫色的削弱魂魄力量的魔咒。照理说,这两个不是攻击力性的妖物,不知道是因为太过悲愤还是因为三界的平衡被打破的关系,是现在这般虚弱的二人绝对无法抵抗的力量。右手放在胸口,开始结契,化了漫天的雪刃:“可还记得,当初来我暗域时自己所答应的什么?”迈步走到捂着心脏地方的海澜,他的额上有大滴大滴的汗珠渗出,隐隐感到眼角也是,那是一种无可奈何的悲哀。我俯下身子:“不是说不让你们报仇,只是终究这不是他们的主要责任,新罗妇的事情我自会处理。这二人目前你还动不得,如果还是想要了解这桩恩怨,不妨等到天魔大战的时候。”我看着依旧咬着嘴唇的雪童:“你的术法练得很好,假以时日必然是我暗域一员得力战将,不过你要走的路还很长,要忍人所不能忍。也许有一天,你便是可以接替我的暗域之王,那个时候就算是我在你身上下的契约,要解除也不是什么难事。”回转过身,“你们且先回暗域去吧,我想你们原本就不是有什么野心的种族,来人界就是因为雪女的要求,现在既然她已经不在,还留在这里做什么?”

没有再出声,我看着他们的身形渐隐,幸而,终究不是什么难缠的魔怪。只是最为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就像传说中用来养蛊的方法,很多毒虫放在一个空间里面,互相吞噬,最后剩下来的是蛊王,最厉害,却也最难解决。原本在暗域自有一套牵制让他们勉强和平共处,但是一旦到了人界,恐怕••••••

还是要赶在事情无法收拾之前解决。

第五节 再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