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节 这样的 爱恋

  第十二节

魍魉的身形化作黑烟向银色的光芒来源飞去,那个地方······

华霜在那里

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快速走向我,他只是立在那里,远远地站着,额发低垂,似乎看到嘴角微动。似乎在唤我。又似乎不是,心里知道他将魍魉解决是为了我好,但是出现的时间却太过巧合,一击毙命也不是他平时处置魔物的风格。我想我应该跟他拿一个解释,这样才能继续毫无隔阂的继续相信下去。抬头望向他的时候却发现······

那个虚弱无力躺在地上,几乎没有生命迹象的女子,是,毛利?

我可以相信魍魉说的话是出自他的真心,但是相信他没有骗我不代表他的话就是完全的正确。因在此同时我更相信华霜,即使存在那么一个人,会将他带到最高的位置,但是华霜最不可能背叛我的人,他如果想要那个位置,会告诉我,这是我一直坚信的。

但是我想他也会明白毛利对我的意义,在这个没有姐姐的世界里面,毛利·····

没有姐姐的世界······“你觉得你所在的世界和你记忆中是一样的吗?”魍魉的话突然响在脑海里面。

是不一样的,即使不可以作为一个人类来存在。在这个存在神魔的世界里面,为什么会连姐姐的气息都没有?包括阿笠博士和少年侦探团的各位,一直以来都去刻意忽略这个问题,但是却没有仔细想过,他们是不存在于我所属的世界里面的。

更何况,如果在华霜身边的毛利,我一直相信她会是安全的,因为华霜了解毛利对我的意义,所以他一定会尽力保护她,但是现在的情景却是与想象完全不一的。

“理由是什么?”我看着眼前的这个男子,不管发生任何事情,我都始终想相信这个人,我知道他的任何一个选择都会有他自己的理由

但是没有回答

闭了闭眼:“我还可以相信你么?”

无言,我看着那个高大的身影缓缓下落,是以往的熟悉的单膝下跪的动作。那是他第一次见到我时选择臣服的姿势

“我相信你。”转身,克制住自己不去再去看他,我知道,现在的他是连站起来的力气都不剩了,山风对他所造成的伤害比我想象的还要严重。只是华霜,我相信你,为什么你却不肯对我多坦白一点?

工藤回来得很晚,伤痕满身的样子有够狼狈,他将密封的瓶子递给我:“终究是你的东西,物归原主。”

微微点头,我知道,能够将猥裸带还给我已经是很不容易了,何况暗域的魔物即使形体消失了,只要精魄还在,带回去仔细养着还是可以重生的虽然要花费不少时间,但是这些魔物,在以后和天界开战的时候会是最主要的战斗力。将瓶子收起来,抬头触目所及的地方,是失去意识的玉藻,被他用衣服包在树枝所搭成的简单小巢中。而双手拖着她的人似乎在考虑什么,良久看向我:“灰原,你还记不记得我们曾经救过一只猫。”

猫?我看着他怀中安眠温顺的玉藻,微微皱了皱眉,与她有关?“不记得了,发生了什么事?“

”没什么,只是忽然想起来。兰伤得很重”工藤将怀里的一团递给我:“我想去看看她。”

微微点头,我看着怀里的玉藻:“既然醒了,有一些事情我想问问你。”

眼前的狐狸动了动,眼帘抬起,确实无神的样子,看来确实虚弱。 “山风的事情确实是我做的,受了伤是因为我没有办法控制术法的范围,将自己也囊括在内了。我不是自私的希望他能够喜欢上我,我只是,希望我爱的人都可以获得幸福。”声音少了几分捉弄人的魅意,一下子显得清脆起来,里面有种让人不得不信服的东西。“当时很危急,所以我去吸引猥裸的注意力,被打伤的时候是米迦勒大人救得我。”

她的眼睛在这一瞬间似乎有了光彩,无论是人,还是魔,一个女孩子喜欢上另一个人,这是独属于她们的色泽。但是代价往往太过巨大。我俯下身子,将她放到地上“你想过这样的结局么?”无论是在分组的时候还是分组之后,她原本都有机会向工藤说明这一切的。

“怎么会没有想过呢?”她闭上眼“我那个时候只想,再靠近一些,玉藻不是贪得无厌的妖物,知道自己的本分。但是我想也许这是此生唯一一次可以与他接近的机会了。”忽然想起在刚刚遇到玉藻的时候,华霜曾经告诉过我的“那些话不过是她常开的玩笑罢了,更类似于一种打招呼的方式。如果是······我王以后要是有机会见了就会明白了。”

我想,这是他原本想告诉我的事,玉藻原本,就是这样的爱着一个人的

“但是,”似乎是因为体力有所不济,她顿了很长时间才开口,像是宣誓似的:“无论是因为什么人,任何事,玉藻永远不会背叛我王。”

第十二节 这样的 爱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