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节 新罗百目

  “王上似乎对我的提议有些不满?”想要甩开的那个人此时却紧紧跟了上来,脸上甚至带了些不属于他的斜着嘴角的痞笑。“不知属下可有荣幸知道王上有何不满什么?”

“我没有不满,我只是好奇你为什么没有留下来。”停住脚步,我看向来人的眼睛:“人家一番盛情,你怎么舍得辜负?”

“玉藻这个妖物,我王接触不多,可能不大熟知它的习性。”解说的同时伴着低低的闷笑声,紫色的瞳孔一瞬间光华流转,散发着有人沉沦的光泽:“那些话不过是她常开的玩笑罢了,更类似于一种打招呼的方式。如果是••••••我王以后要是有机会见了就会明白了。”

“如果不是因为••••••独独留她在人间的原因是什么?”

“我王想必也知道,玉藻这个妖物元身是只狐狸,以这只狐狸之狡黠,早就将暗域一干魔物的底细摸得透彻,用它在人间多逍遥一些日子来换那些魔物全然收回暗域,这笔生意我王觉得值不值得做?”似乎是因为心情的确不错,华霜解释的倒是很详细。但是,这样的详细,却更像是一种掩饰。我看着眼前的男子,他在阳光下笑得那么美好,是毫无保留的单纯真心的笑容。

或许是我多疑了。

从村子里面出来一路寻找魔物的时候,虽然看不到她的身形,但玉藻一直跟着,时不时出来调戏华霜一两次。看到他眉头越皱越深的样子,却还是努力保持一贯神情,唔,估计是很辛苦的。我反而越发喜欢这个不同其他的魔物。

一路西去,魔气越来越盛。已经不止一次听说有个吃人首级,挖人眼珠的妖怪在闹事。沿途的村子似乎还有阴盛阳衰的迹象,看样子似乎是那个吃了雪女的新罗妇还有百目鬼。循着魔气过去,看到的却是许久不见的玉藻。女子娇媚的声音在空气中回荡:“我倒要看看,是你的迷魂法比较高还是我的媚术比较厉害。”

这算是什么?忽然感到有些哭笑不得,魔物之间的斗法?真是个孩子气的妖精。可怜那个作为辅助工具的男人被折腾地够呛,虽然是自己好色自作自受,但是••••••

“即使是在人间,新罗妇,这里也不是你们可以自作主张的地方。”闪身站在二者之间,我转头,看向玉藻:“你玩得差不多就先退下吧。”原本没有期待她能够简单的答应,没想到这一次倒是干脆:“遵我王之命。”

“你是自己回暗域还是要让我送你一程。”我看着眼前变身化作好几十倍大小的蜘蛛,也算知道了她的答案。一个不小心却是将自己暴露在攻击之下,回头看去,几十双眼睛里面闪烁着幽蓝的亮光。是百目鬼,是捕获了新罗妇的百目鬼。照这个情况看来,已经害了不少的人类,再迟些时候恐怕就算是我对付起来也很困难。胳膊的地方隐隐作痛,传来阵阵焦糊的味道,可以感觉得到这是术法都无法修复的伤痕,即使是作为暗域之王,恐怕自我修复起来也需要不短的时间。

“华霜,小心了。”我看着赶上来的男子。只来得及说这么一句又得快速躲开,真是有够狼狈。与海澜或者雪童这些单独的魔物不同,他们的身上种了我原本的术法,所以可以轻松控制局面,但是结合出来的新物种已经与原来的不同,那些印枷早就已经不起作用。快速祭出新的印枷想要将这个魔物圈住,只是一瞬间,眼前便不见了她的影子,身后传来呼呼的风声,本能的避开,只听见有些暗哑的嗓音咯咯地笑着:“我王,有些事情可不是想得那么简单。”回过身,入眼的是一个浑身黑色的女子,她身上的纱裙上不知凡几的眼睛不断地眨动:“这最后一双眼睛可着实费了我不少功夫。”单手掩着唇,似乎哪家调皮跑出来恶作剧得逞的小姑娘,只是配上那七旬老妇的嗓音,听起来只是让人毛骨悚然。但是就只是这种情况下都已经感到吃力的自己却是最让人不可原谅的根源。我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华霜,以及他稍显淡漠的声音响在耳旁:“我王应该清楚,现在的自己早已经不是千年前的那个加百列。”幽蓝的光矢漫天袭了过来,银色的光华一瞬间笼罩了整个视野,不知道是不是幻觉,有声音从前方传来:“千年前你身边没有一个华霜,但是现在有。”

光华过去,千年前没有但是现在出现的人已经站在我身后:“我王独尊。”一句话将所有的功劳全部推到我身上,只有王上能够足够强大,暗域才能保持平静,至少是表面上的平静。

看着不远处已经赶到这边的两个人,闭了闭眼,我知道自己不可以否认。向他们点了点头,算是招呼。那边的脚步已经开始向这边移动。

“灰原”

“志保”

第七节 新罗百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