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节 百鬼灯里的异度空间

  “灰原”

“志保”两道黑影快速的闪到我身前,确是分开一定时间的毛利和工藤。步履匆匆,看来也是感应到这边的魔物的气息才赶了过来,说到魔气······即使新罗百目已经被华霜送回暗域的最底层,这边我对魔物的感应依旧很强烈。奇怪的是没有办法得知具体的方位,根据那边两个人从被收服的魔物那里得到的信息,这个地方应该还有更恐怖的所在。收复新罗百目就已经有些超出能力范围了,接下来,甚至可以将自己的行踪隐藏不被我发现的这个,要将它制住,恐怕不是容易的事情。只是现在,却不是考虑这么多的时候,我看向华霜身上趴着的颜色怪异的黄色小狐狸:“玉藻,你知道怎么找到那个地方么?”

“王,要去那里?”狐狸舔了舔自己的前爪,有些懒洋洋的:“王的要求,玉藻本来没有不答应的道理,但是玉藻生来就是个懒散的性子,这会儿不想走路了。”说到这边,却突然化了人形倚在毛利身上,更离谱的是这个人形还是幻化成男子的样子。我看向华霜,看来有人的魅力不够了。不过原本是觉得她会对工藤比较感兴趣,只是不知道她对毛利做了什么,女生的脸竟渐渐的红了,一把将她推开,这个样子······算是男女通吃么?

只是被推开的玉藻显然是没想过放弃,正要再接再厉的时候被工藤挡住了步伐“阁下显然没有打算隐瞒这个消息,不仅是对我们,即使对灰原也是事关重大,为什么不早一点说出来节约时间?”后一句话是面对我说的,显然他是觉得作为暗域之王,我有足够的权利命令玉藻讲出一切。但是事实并不如他想得那么简单,其实很早就已经发现了,玉藻其实和新罗百目一样,都是已经融合了其他魔物的形成的新的躯体,我早就没有能控制她的权利,所幸她虽然散漫惯了,但是看得出来她没有什么二心,这就已经够了。只是出乎我意料的,一向有些放荡不羁的狐狸眼睛看了看工藤,又转回我,少了一分桀骜,多了分郑重。没有任何多话,却是径自领路去了。觉得应该是有什么地方不对,但是一时间却想不出来,况且现在,并不是抽空思考这些事情的时候。

最后一根蜡烛已经熄灭了。

在暗域的传说里面,百鬼灯这件物什占据了相当重要的一笔。传说百鬼灯的开启需要点一百支蜡烛,由手拿这一百支蜡烛的人依次讲故事,每讲一个吹灭一支蜡烛,第一百个故事是由百鬼灯的奴隶所述,讲完的时候会将所有人拖进一个据说是地狱一般的存在的异度空间的存在。如果无法走出那个空间,不仅仅是失去生命那么简单,是连轮回都没有办法的,整个灵魂都会被束缚。

“APTX···解药···”无意识的呓语让我从许久不见的恶梦中睁开眼,恢复意识的时候是黎明,一座小岛的山峰上,感觉不到魔物的气息,身边除了工藤之外别无他人,但是从手中的星子判断应该没有什么大碍,隐隐还可以感觉到他们的存在。只是放眼望去,却是无边无际的一片海域。金色的阳光打在男子侧脸上,似乎从地平线的那头跨越整个海域赶来只是为了与他更亲近一些。很久以前我就知道,对于太阳的形容,没有人比他更适合。

“对不起。”伴随男生开口的第一句话,太阳从海面一跃而出。我没有资格责备他的抱歉来得太迟,毕竟所有的一切都是因我而起,因APTX4869而起。但是在那些时刻活在组织的阴影下的日子,在失去姐姐午夜梦回无法入眠的日子,黑暗的研究室,不断闪动的蓝色电脑屏幕,数字和化学公式组成的解药成了那时候最大的噩梦。和他一起的回忆就像那个时候永远也喝不完的黑咖啡一样,香浓醇厚,不乏让人上瘾的特质,却也有着怎么抹也抹不去的无尽的苦楚。

只是现在····“都过去了。”从前的一切都远离了,我不再是灰原哀,不是那个把他当做全世界唯一的依靠的小女孩了。暗域之王就应该有着暗域之王的样子。站起身子“现在不是聊天的时候。”必须先把其他人找出来才可以。

“不要逃。”手腕的地方被男生握紧:“虽然不知道原因,不要在过去的问题上再逃避了。”下巴点了点海岸,岩石嶙峋的地方上刻有苦海的石碑伫立在那个地方:“何况这个空间,不坦率一点面对自己的话,是不可能走的出去的吧。”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么?

这样说来这个空间并不是什么地狱,而是佛教的试炼么?只是当逃避已经成了习惯,变成一种无意识的行为,要怎么样才能让自己鼓起勇气去面对,这里的回头,要怎么理解呢?

“灰原,我想我们应该聊聊。”

第八节 百鬼灯里的异度空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