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节 另一个我们的世界

  由于异度空间里面未知的风险,所有人一致决定整体行动。看着眼前具有诱惑力的白色光芒的出口,侧头看向华霜,男子早在见到我的时候一如既往地恢复淡然,微微点了点头,我们一起踏向了那个未知的光晕。

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平静的好像我还没有成为暗域之王的那些日子。普通的城市,普通的街道,普通的建筑物,只是······有些眼熟。

这个地方······“新一,你回来了。”满脸阳光的女孩子笑着跑来,裙角飞扬。只是临近的时候却忽然顿住了脚步。

我看着眼前毫无二致的两张脸,同样黑发飘摇,同样的身高形态,同样的疑惑不解的神情,稍稍明白了一些,退后几步,门牌上果不其然写着的是:工藤

“小兰,看我把谁带来了。”转身,我看着迎面走来的男生和女孩。似乎在看到我的时候怔了怔,但是下一秒,看到相同面容的米迦勒,立刻禁戒起来。我拍了拍他身边女孩子的肩膀:“你是怎么想的。”

“组织的残党”清冷的声音淡淡的答道,扫了扫在她脚底撒娇的变回原身的玉藻一眼,而后看向我:“但是如果是组织的计谋,不会有你。”

直起身子,我看向工藤:“只是恰巧长得相像罢了。”

离开工藤家不久就听到身后的熟悉的稚嫩的孩童的声音响起:“不知道柯南什么时候会回来。”语调里面有淡淡的惆怅。在那个自己的世界里面,苏醒之后我便没有再见到过少年侦探团的孩子,不知道那个世界的他们是用什么样的心情来面对同时消失的我们的生活。倘若,没有华霜,没有天使与魔鬼,恐怕我原本的日子就是这样的。怅然的同时却又带着庆幸,幸好,没有这个倘若。

在异世界最大的不便就在于要遵守不同于自己的世界的规则。而这个世界的创世者似乎是一个无神论者,造出的明显的是一个完完全全的属于人类的世界,没有天使,没有魔鬼,没有灵力,没有术法,这也就意味着我们要以一个平常人的身份将所潜逃的魔物带回来,当然,这只魔物很大可能上是和我们同样的结局,也就是说,现在的它,只是一个长相有些奇怪的人或者动物而已。而我们所需要面对的问题就是,要怎样抓住这个人,或者动物?

好在关于魔力的感应能力并没有削弱的趋势,看来这些对于这个世界里面的人无效的特殊力量还是有所保存的。而感应的最终结果是在秋名山上。还没有抓到的习惯在山上的妖怪·······如果没猜错的的,能说人言,能知来历的大野兽猥裸。在这种情况下,体积庞大的妖物恐怕才是最麻烦的,这种意识在脚步刚踏上山脚就发现有大块的碎石滚下时尤其明显。险些被砸到的时候被华霜拉到一边,背部似乎撞在他的胸口,还没有得到确定的时候,皮肤触到的地方像是火灼一般,撕心裂肺的疼痛。转头看向男生,似乎比我还要严重很多,身体支撑不住地靠在旁边的树上,眼睛紧闭,嘴唇边有鲜血溢了出来,额头上的冷汗顺发落下,银色的发丝似乎只要轻轻一拧就可以将他脚下那一片土地完全染湿。越想互相取暖越靠近,越靠近越是互相伤害,没想到原本被我列入绝对不会造成威胁的山风被其他魔物吞噬之后也会有这样的改变,可见,世上根本就没有绝对的事情。

但是在这个空间里面是不可能运用得了魔力的,如果说,我们会遇到这种情况,只能是进入这个空间之前的事情,除非,猥裸这只妖物一直跟在我们身后,在我们不经意的时候下的手,问题是以他的魔力,这根本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暂且不论其他,如果要是想要伤亡最小来捉住这只妖物只能分开行动一来可以避免方才的情况,再者人物分散,那些山上滚下来的大石也就对我们无从下手。

越是靠近越是伤害,如果不是自己亲近的人痛楚便应该减少很多这样看来,工藤和毛利势必分开,我与华霜不能一对。玉藻的问题只是好美色,让它远离毛利和华霜也就解决了,那么······

我看着眼前自主分成两队的四人,不觉有些好笑:“阿拉,我这算是被抛弃了么?”但是心里却不得不承认,这些人,对我都是极好的。只有玉藻,深深地看了我一眼,似乎想要说些什么,转头看了一眼和他一组的工藤,最终低下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虽然玉藻的举动很值得深思,但是这样子的组队,似乎是最合理不过的了,华霜的伤恐怕没有一阵子难以自行愈合,有毛利在一旁照顾也会让我比较放心。向我身旁依旧伫立没有离开意思的男子微微点头,目送他们离开。

背部的伤口依旧隐隐作痛,即使是作为自我损伤修复能力最强的暗域之王,山风所造成的伤我都没有办法很快愈合,可见伤得着实厉害了些。何况华霜,何况,他伤得应该更严重才是``````

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第十节 另一个我们的世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