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节 魍魉

  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还没来得及思考,突然而来的一声枪响打断了我的继续,隐隐约约传来人声:“怪物,今天一定不会再让你逃走了出去害人了。”

义正言辞得像是动漫里面热血人士,让人禁不住发笑。但是同时又是运气,没想到会让我先找到•••

“你确定你的目的只是让我不再出来伤人而不是自己扬名立万,多一分下次市长选举的把握?”回答带着微微的嘲弄,音色清亮,就像是还没到变声期的少年

穿过一片迷雾一般的屏障,能感觉到自己身体里的魔力逐渐恢复,眼前横七竖八躺下了不少人,都是灵魂被吸干净的可怜虫。仅剩的两个少年一个穿着警察的制服,手上端着枪控制不住的颤抖,另外一个双手环胸,懒洋洋地靠在树上,银发紫眸,除却脸上多余的凶狠与玩世不恭的稚嫩,简直是华霜的翻版:“你的灵魂跟他们不一样倒是干净,增加不了我的魔力。我不杀你,你凭着这把枪也不会是我的对手,不如留着这条命等你有能力杀你我时再过来。”

口才很好,倒是和那个男生完全不同的个性

“对比完了么,我王?”眼前突然出现放大的俊颜,在我出神的什么时候那个人类的男孩子已经离开了,后退一步我看着眼前这个看起来就不好对付的男孩子:“如果我说没有呢?

类似华霜的面容说出来的话做出来的表情却和他的截然相反“那就没有吧。”微微眯了眯眼睛,一副慵懒至极的样子,“不过,我不大喜欢做那个家伙的影子,或许你可以叫我魍魉。”话音未落,身子似乎便不受控制得动弹不了。

魑魅魍魉,是暗域最厉害的两大魔物,果然厉害。只是,用这种口吻说起华霜•••••

“你和华霜之间有过什么?”

“我和华霜呐”魍魉微微侧了侧身子,额发遮住了他的眼睛:“谁知道呢?”

“不过另外一件你想知道的事情我倒是可以告诉你,”带着明显一副看好戏的表情“你们所中的山风的术法却不是猥裸所为。”

“难道你要告诉我罪魁祸首是华霜?”弯了弯嘴角“这个玩笑可不好笑。”

“这可是你说的。”魍魉甩出一副事不关己的口吻亦笑“猥裸根本没有办法在你们踏入这个空间之前瞒过所有人施展这个术法,而你们之间有谁是中途加入的可疑者,你自然比我清。“

“你说的是玉藻?“我看着他“虽然我并不相信她,但是我对你的信任却不见得比她要高,最起码可以确定的是你并没有对我们抱有的善意到告诉我这些情况的时候。“

“这些原本就是你自己的思维,我不过是负责将它们从你的大脑思维中读出来罢了。只是,这件事情究竟是那只狐狸做的,还是不是它的本意所做的,小心一些为好。“

有点无力的感觉,说来说去,还是没有放弃挑拨离间的想法么?“相比较这样的话题,我更关心的是你能够读取我大脑思维的原因。”

“你知道的不是么?”魍魉纵身跃上一直依靠的松树“因为这个空间是我创造出来的,我就是这个空间的神。”颇有一种睥睨天下的年少轻狂,是这个年纪独有的特色。只是这种特色并没持续很长时间,又恢复先前那种慵懒的伪装的成熟:“只不过无论是这个空间还是我,都不过是不完美的残次品。”眼神里恍如有落寞一闪而逝。

“如果不是因为它的不完整,就不会有人闯进来供你提高魔力了。”

“我王,你应该不常安慰人?”带着调笑的音调响在耳旁,却以一种从未有过的认真姿态:“也许我说的话,你不会相信,但是还是听一下比较好。”

“这种情况下,我还可以选择不听么。”我看向眼前的这个人,虽然他说的那些我很可能是不赞成的,但是这个家伙本质却不坏。

“那可不行。”魍魉笑了笑,却没有开始叙说,而是提出来了一个问题:“你觉得你所处的世界和你记忆中的是一样的吗?”

只是这个问题他似乎并不需要我的回答:“并不一样的是么?因为那个世界并不是工藤新一和灰原哀存在的世界。原本就是那个人擅自创造出来的空间,“顿了顿他勾起嘴角,不知道是在嘲笑自己还是他口中的那个人:“也许,不仅仅是我,也包括你,我们都不过是那个人将华霜推向世界最高层的垫脚石而已。”

“所以,相比较任何人,你最应该防范的都是他。”

最后的总结完毕,我看着眼前的魍魉,“即使你说的那个人想要将他推到最高的位置,但是华霜却并不一定愿意,何况,如果那个位置是他想要的,我自然会帮他,他更不会瞒我,不要说背叛,对我有意义的无论是人还是任何的物品,他都会用尽全力去守护。所以上天入地,我最不需要防范的,就是他。”

“那是因为你不明白那个人,并不了解你所在的世界,那个世界••••••”印珈的光芒透过魍魉的身体,没有说出的话成为永远的谜题。身上的束缚忽然不见,魍魉的身形化作黑烟向银色光芒的来源飞去,那个地方••••••

华霜在那里

第十一节 魍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