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节 婚礼

  暗域的婚礼没有上帝的祝福,不需要神父,黑色是这里永恒不变的主题。

高高的祭台上,华霜迎风而立,灯盏从寝宫门口一直延伸到露天的广场,在那里,暗域的子民在等着他们王的降临

漫天的花瓣如同被灼烧的火焰,燃放在广场的上方,男子一袭白衣,在黑色的信众与红色的花海中遗世独立,我看着他一步一步从台阶上走下,指甲嵌进肉里

直至来到我面前,男生单膝着地,牵起我的右手:“王,你该是最美丽的新娘”话音未落,我便知道有些什么不一样的事情发生了,我看到男子严重有惊艳的神情。同样的在他的眼中,我看到那个一袭蓝色丝质长袍加身的女子,褐色的发丝高高竖起,额间悬着的水晶幽幽的泛着紫色的光华

我看了看工藤宇文那边····然后跟随他的脚步,站到了高台之上:“我,加百列,作为第十二代暗域之王,向历代魔王起誓----”

“王”男子制止住我的动作,嘴角微弯“新郎还没有过来,何必那样急躁”

无言的转身,不像是说笑的神色,随着他的视线望过去,一袭红衣的男子出现在台阶的尽头“服部?”

怎么会?

这是所有人完全没有预料过的结局,计划有被打乱的趋势,只是这个时候张开双翼的雷米勒已经从天而降了,“先带他们走,服部的事情我来想办法”乘着华霜把他们束缚咒语解开的时候,必须----这是唯一的机会了

“灰原---”

“小爱---”划过耳膜的音节瞬间消失,闭了闭眼,给自己一个短暂的休息时刻,然后---还有更加艰难的战争需要准备

“放了服部”我看向男子:“一无所知的人类罢了,对你没有什么阻碍,你要做什么,我答应便是”

“与他无关么?”华霜嘴角微扬“你还记得当初为什么堕天而行么?”

对埃及的惩罚是整件事情的导火线,但究其原因,只是不想成为一个没有自由事事掌控他人手中的木偶罢了“现在提起这个做什么?”

“你知道,这个人是谁?”嘴角的笑容扩大,显出有几分邪恶的样子“你说呢,”单膝跪地,右手横在胸前“我的主”而后站起来“可是怎么办呢?这里是暗域,我敬爱的主”

是他?我看着眼前微笑自若的男子,确实不一样了,还是服部的面容,但是真的不一样了,那种淡然的气质,是服部怎么也学不来的,那个家伙,不过是空有热血的笨蛋,虽然是个---可爱的笨蛋“放了他”念及此处,便可以如此自然的开口,所谓暗域,所谓光与夜,总是有互相牵制的作用的,本来人类的身体,能够经受的力量便是有限的,力量被牵制的话---

“放了他?”男子显出不可思议的神色,身侧笼罩的月华似得光芒一点一点被染黑,华霜----被魔物反蚀了么?可是----“不可能”咆哮般的声音震动了整个暗域,背后的翅膀完全展开,却是魔物的双翼

“华霜”上前一步,却被那个人拦住

“这是天意,是逆天自食恶果的代价”语气平淡

但是我却无法这样平淡了,华霜在与我,虽然不知道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但是他对我的好,不是作假,几千年的陪伴,不是作假,失落时的安慰,不是作假,那个时候说他是我的温暖,亦,不是作假

我不能放任他被魔物完全吞噬,挣开束缚,我快步向前。可是眼前忽然一片黑暗,我转过头,顶着服部脸孔的人光华万丈

非人非魔,不是天使,工藤说过,除去所有不可能的猜测,剩下的即使再不能相信,也是真相

没想到是这样的重逢,真是可笑,好久不见,耶和华

第十七节 婚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