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番外 华霜篇

  月下光华,空里流霜

第二次见到那个清冷的女子时她这样念道,于是我知道,这是她对我的评价“你叫什么名字?”淡然开口,声音微凉,月下光华,空里流霜,忽然觉得这八个字才是对她的最佳评价

“华霜”从前的都不重要,今天起,这便是我的名字,这是我给她的暗示,于是她相信了,我成了暗域的华使

我知道,在我之前,还有一个所谓光使,米迦勒,

我见过他,即使平时各司其职,几万年都不曾见面,在那次天界动乱中我们也曾今一起并肩作战,只是他掌明,我在暗,所以加百列并不知道我的存在,这也是我来到暗域的原因,足够的能力和匹配的身份却不被所知,只是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更为重要的原因让这个任务只有我而不是其他人可以完成

天界圣经中记载的一段:圣年某日路西法率天使三分之一对抗上帝,于三日后被擒

就是这样,永远没有回到天堂的资格,只为我选择了这条路,无悔,于是所有圣经一夜间全部篡改,而我的任务是带加百列回天界,然后----没有然后

可是,即使连然后都没有,我还是选择了这条路,义无反顾。知道内情的人都说我是为了天界安危,只是他们不知道内情之内还有情

本来应该立刻去她的身边的,只是那个时候她的身旁已经没有位置了。我始终记得,那一天,他单膝着地:“王,我将是你的骑士”,再然后,他成了她的光使,光使这个身份被看做她的曾今,天使之长,是所谓的与上帝彻底对立的象征,我听着身旁随侍的天使带着几分担忧的话,心里有几分刺痛,光使么?带来黎明的光之使者,你的阳光-------我转头看着身边唠叨的家伙,微微一笑,满意的看到对面神思游弋的目光,招了招手便吻了下去,于是对方彻底迷失

忽然觉得自己还是很有做撒旦的天赋。然后这样想着,便有了机会,虽然这机会是我一手创造的

于是敛起所有的狂傲不羁,学着那个女子的样子,风华绝代,或许就是因着这样相同气场,很容易接近她的身边,只是,也只有身边而已

等了几千年的时间,在她身边守候的不到百年,扔下暗域的所有,我看着她一步一步走向前尘湖底,转身往世,辗转几生,还是到了米迦勒的身边

彼时,他是缩小版的日本救世主,关东名侦探,一身正义

彼时,她是缩小版的毒药制作者,被他怨怼,背负罪恶,

那时候我以为,也不过如此了

可是,以为毕竟只是我的以为,一次次的危机,一点点的靠近,我看着他一点一点再次变成她的阳光,指甲嵌入肉里,鲜红的血液溢出不多时却又光华如夕

我做了一个决定

就那样出现,做她最坚实的依靠,可以哭泣的肩膀,于是那一天我听到她说:他是我唯一的温暖,心里不是没有激动的,她说,华霜,带我走

转生以来,第一次唤我的名字,即使是知道为了躲避另一个人,我还是那样欣慰,她终于是要回来的,我带她回来了,加百列回来了,暗域之王回来了,那个伏在我肩头哭泣的女孩子不见了,我看着她整天寂冷的面容,忽然感觉微微的心疼

可是短暂的温暖毕竟不是光,我不是她的光,我知道,而,在这个时候,那个万物之主的命令来了,不是本人的,影像而以,但是可以看出很多东西

我听了他的命令,然后我亦用这双听了他的命令的耳朵听到她喊我:路西法

原来她始终都是知道的,原来始终我都是不被相信的,我微微扯了扯嘴角,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裂开,就像她执意喊他米迦勒时候一样,路西法这个名字已经代表了太多,我知道我们已经回不去了

很晚了,男生应该是倦了,他的身影从房间离开的时候我进了去-----看着女子熟睡的容颜,嘴角边微微的赤金色,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既然已经防备我至此,指尖微微伸出,轻触娇颜,微凉的触感在手边蔓延,忽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只是事到如今,已经没有回转的余地了-----从我出现的时候便注定的命运,而现在我甘之如饴

番外 华霜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