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飞舰坊

  望向了不远处的飞舰坊,寒墨现在距离他老家十万八千里里远,要跑回去,估计两条腿都能跑断,所以这是他需要借助交通工具了,飞舰就是不错的选择,按行程预估,大约半月时间便能回到上元帝廷的寒光主城了,“哎哎,前面那家伙让开,没看见我们的马车吗!”寒墨掉头一看原来是一个小丫头坐在马车前,向他呼喊,明显,马车快撞到他了,飘逸的躲避,寒墨摆了个自认为最显大度的样子站在路边,又目送着马车飞驰而去,“真不给面子。”寒墨有些懊恼,原本以为人家还能被他帅气的身姿吸引,“算了,回家要紧,先去登舰,不然迟了就没了。”这飞舰坊的飞舰也是大有来头,每一搜飞舰都由数十位阵法大师刻画了一系列阵法,不然长途飞行,根本无法支撑,所以乘舰也需要一笔不菲的花费,来算作保养费,寒墨不在乎这些,毕竟老头子的家当他最起码拿了一半出来,根本不用担心,“要是老头子回去看见宝贝少了那么多,会不会像灭了那些神一傀儡一样灭了我?”寒墨在心中不由发问,“我是他徒弟,怎么会呢,再说了师傅的就是徒弟的,徒弟的还是徒弟的。”估计听到这番话,天涯道人估计能气死。此刻寒墨已经登上了飞舰,欣赏着远处的湖光山色,嗯,用他的话说就是:陶冶陶冶情操,整天在古贤战场都快淡出鸟了,除了傀儡还是傀儡,尼玛关键还看见你就像疯狗一样咬着你,不彻底抹杀估计不罢休。“不过那可是个奇怪的地方,不得不说,老头子的修为估计比我老爹高不止一点两点啊,古贤战场基本都可以横着走,啧啧啧,真受不了。”此时若老道在这,估计会暴跳如雷,“横着走?那地方的封印里东西出来,我也得跑!”事实上,古贤战场的来历惊天,老头子在里面也不敢随意行事,据说,古贤战场陨落过无数真贤帝王,战王在过去也只能算是炮灰般的存在,过去人族圣贤广聚一起,共迎击异族,那一战才诞生了古贤战场,也有传闻,古贤战场早就存在,只是大战更加激化了古贤战场的险恶,

“已经四年了,不得不说,时光飞逝啊,若是让当年那些人知道我的情况,估计会哭的很开心吧。”寒墨想起过去种种,先是父亲极力隐瞒,后来成为老道的徒弟,父亲对此反倒不在意,由此也可以看出寒墨父亲对天涯老道的放心,“现在是时候回去好好玩玩了。”寒墨眼中一阵寒芒,如果有人看到,估计会感到可怕,这还是一个14岁少年的眼神么?“轰”一声巨响,寒墨顺势打了个踉跄“卧槽,怎么回事?”此刻只见飞舰忽然停了下来,上面的乘客都多少有点疑惑,飞舰一向是以安全著称,如今是什么情况,竟然在还未到目的地就停下了,“各位,我们飞舰坊很抱歉,飞行阵法出了些小问题,如果有精通阵法的朋友可以前来一看,今天我们的阵法师未坐镇,还望伸出援助之手,我们飞舰坊必有厚报!”一阵声音传来,“怎么会这样,嗯,去看一看。”寒墨说着按舰上的路线指示前往主厅,到达后发现已经有三个人在那争执,“阵法问题需要打开主控室,你们不打开主控室,这怎么修复?”“主控室是核心地带,我们必须保证安全,而且我们能保证你们能接触到飞行基阵!”明显是舰长在和其中一位解释,“这群看来都是阵法师啊,就是不知道阵法造诣咋样?”寒墨此刻并不想上前去,他有这个能力,但他明白,现在还是低调一些好,而且总会有人出来修复的,不多久,一个白发青年走了进来,“基阵让我看下,我试试”,似乎一个字都不愿多说,“不知先生是几级阵法师?”出于礼貌,舰长还是问了一下,“能修复就行了。”额,寒墨不由阵阵无语,这人可真够省的,一个字都不愿说,不过寒墨又仔细审视了一下白发青年,“有意思,竟然还是个高手。”寒墨笑笑,那人似心有所感,也向这边看看,发现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不由感到诧异,又回过头去,不在关注其他事物,“既然先生那么说,我也就不多说了。”舰长明显也看出这个青年的自信,便施展手法,不一会儿,地面上便迷蒙蒙的,又阵阵光线互相交错,这应该就是飞行基阵,“年轻人,你能解决这个问题,不要勉强。”旁边的一个老妪担心道,“放心吧,我已经知道了问题所在。”年轻人很是胸有成竹道,寒墨看看阵法的模式,点了点头,又笑了笑,“问题不大,不过够麻烦。”“基阵的阵盘损坏了几个,还有阵纹大部分老化,你们都阵法师都是吃干饭的?这么明显的问题竟然没看出来。”旁边的舰长明显也很尴尬,“这个,其实我们飞舰今天是要接受检查的,不过因为另外一架出了些问题,时间差赶不上,便没有查,嘿嘿。”白发青年摇了摇头,“给我半天时间,另外请另外几位帮我刻下阵盘,阵纹还需舰长消息给你们的阵法师,让他们刻写一个,我们才能刻画。”“这个好说,飞行阵纹不是什么高阶阵法,可以,不知另外几位意下如何?”舰长笑着说道,“同意,既然这位小哥这么有信心,那我们几个家伙也应该鼎力相助。”几位阵法师都点了点头。

飞舰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