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钱是最美的风景

  “曹圆圆,你还在磨蹭什么鬼东西,快点呀,这是去消江河看纤夫拉纤,等下没有了!”倾雪群大声叫喊着说。

曹圆圆因为手忙脚乱可能把里面的卫生纸穿歪了,跑着跑着就被掉了出来,这在出租车旁边的处玉兰和倾雪群看得一清二楚:“你掉了东西,是钱包吗?快转身去捡,等下别怪我们催促得太紧了,叫我们赔?”

曹圆圆真停住了,她在考虑要不要再捡起来硬往里面塞进去,多少它还能抵挡一阵子。这是同学在笑,等到了消江河的河堤上,这大姨妈多了,满裤子都成一片红旗,别让人家乡下人还以为“文……操大革命又来了”!把我的裤子看成了红色袖章。

想到再回家去拿,那更加会催得死,人家在等,捡起来再往里塞算了。

曹圆圆一边往里塞一边幸庆这次为什么没有怀上,虽然怀上了可以免除十个月的月经打扰,但问题远远大于只用一块卫生纸一塞就了事。想到这里就弯下腰去捡了起来塞回到了里面,如同抓逃兵一样再次让他挨血奋战到最后一息。

“等啥呢,还不走就加钱,耽误卵时间。”出租车司机把头探出车窗外说。

“等一下,人家在捡马……”倾雪群看清楚了,她说得是旧话,在没有发明卫生纸的年代,是用布代替的,名字就叫马布里,但她没有说全。

“哪来的马,马是能让一个女生捡到的吗?”出租司机把眼睛睁得比牛眼还大,连马毛都没有看到。

倾雪群朝处玉兰抚嘴一笑,处玉兰也看到了,还知道曹圆圆这几天被大姨妈麻烦得够呛。

曹圆圆再不敢走快了,因为再掉出一回就真麻烦,会邋遢得再不能用了,这地方不是闹着儿的地方,糟蹋了就一生不得安宁。

上车时司机盯着曹圆圆的下面看,很快就明白马的意思,把嘴巴一歪,心里说了一句:碰到你妈的鬼了,今天狗,……不小心一点,但愿红色是福。

“到了消江桥就停下。”倾雪群说。

“这地方有什么好玩的,不就是一条小河吗,穷乡僻壤的。”司机说。

“我们就是在赶在现在那地方还没有出名之前去看看,等出名了就真不值得一看了,如同女明星,一出名了就已经被潜规则装修面目全非了!”倾雪群说。

“现在没有出名将来还会出名吗,那里出了伟人不成?”这司机是一个男人,见倾雪群有一些漂亮,因为漂亮的女子能与自己说话用上这么多字眼,这其中就存在着一种享受,享受少女的声音带来耳朵的喜欢。

“一个未来的伟大诗人就诞生在这消江河畔。我们是为了见证诗人笔下的事实,看是否真如同他的诗中使描写的一样,江山如画。”倾雪群说。

曹圆圆和处玉兰是坐在后排,不想插嘴,也是插不上嘴,怕打冷了她们的热情,只在各自看向窗外。虽然还没有进入诗人描写的地方,但这总该不是头就是尾了。

“你们也太幼稚了吧,在诗人笔下,就是一泡屎,你让诗人去描写,他非给你写成一盘烤鹅不可,你还真把它去当美味来吃下?”司机说完小侧了一下脸,用偏光看了一下倾雪群,美是肯定的,这让他想到要是能……

“切,在你们这些人眼睛里,恐怕只有钱才是最美的风景?”倾雪群说完同样侧脸看了一下司机,但是想笑又不敢放势的笑,怕引起男人的荷尔蒙暴发,这可能会相当于酒驾。

“我天天要从消江桥上经过,看不到什么好风景,除非有时候会看到在河堤上放牛的老头把屁股翘得好高拉屎。”司机说。

“你的嘴巴是借来的?”倾雪群说。

“什么意思?”司机没有听懂得。

“说话喜欢带屎字,不怕弄邋遢了嘴巴,反正是别人的?”倾雪群解释着说。

曹圆圆见已经可能僵场了,便随口说:“我们是去看消江河中身无一布的纤夫拉纤。”

听到这样的话,司机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思维中又是笑又想接话说什么,最后被弄得卡住了,直咳嗽得不行,不得不靠边把车停了下来:“我真服了你,你这句话差点把我卡死。以前我还自豪的说自己是世界上最直爽的货,看来这第一把金交椅今天非让你坐不可了!”

全都笑得满脸通红,只有曹圆圆被司机的话臊得一脸通红。

“亏你还是一个男人,这有什么好笑的,难道我们是跑去看女子拉纤?这也没有呀,从古到今!”倾雪群解围的说。

“就是嘛,我们把他们当风景看,如果要是卖票,我们买门票进去看。其实这还是一种文化遗产!国人真笨,恐怕又要等到外国人提出来申请,中国人才又想到这是自己的东西了!”这是处玉兰说。

“你们真是纯知识分子,外国人没有河流?外国人没有纤夫?”男司机反过头来说,这是他在刚上车时好像看到她是其中最漂亮的一个,见她说话,借回话的当儿回过头来看一下凑,因目光停留了一下,这让处玉兰突然一阵脸红。

“好了,好了,开始开车走。”倾雪群说。

“别急,你不看到我在向窗外抽烟吗,等我抽完这根烟着。”男司机把头向着窗外抽烟,他的磨蹭是在想这一群漂亮的妹妹,今天能否借此混一个脸熟?像钓鱼一样,钓得到钓不到全在于下饵和时间!

司机刚一开动车子,曹圆圆就大声喊着说:“等一下,我下去打一个转身!”

“你下去做什么?”倾雪群说。

“还用问,肯定是放急。”处玉兰说。

倾雪群朝处玉兰笑了笑,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把头伸出窗外大声说:“就到那小树下,不要走太远了,小心碰到拉纤的纤夫!”

“青天白日的,别说笑话了。”处玉兰说。

“少女是当下的最稀缺资源,就连夜跑都会有人来弄死……”倾雪群说完便偷眼看上男司机的脸。

第二章钱是最美的风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