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整个世界都在一口锅里喝粥

  “钱,不要也行,这反正天暖和,就当是洗一个澡。”老头儿看了一下四无人,这是一条折裤,这样就到最后还不能准确说是身无一布了,因为这根裤带是永久吊在肚子上的,到死换新的时,这也是成了乱麻之节,只能用剪刀,如同亚历山大用快剑斩麻之节。

  见老头真在履行自己的诚信,把裤子从裤带中扯脱出来,她们相互着递着眼色,做把老头围在中间状,等遇到路上有人生崽一样,妇女们都围过来遮蔽着。

  老头的眼睛充满着怯懦,倾雪群见状鼓励着说:“不要怕,这里没有人来。”

  老头的手有点儿不听使唤,越想快点弄脱越是乱套了,有一个地方那带子都把肉吃死了,整个陷入进去了,上面的皮如同大象的耳朵往下塌拉着。

  曹圆圆心比老头还急,便帮忙把皮往上托了起来,里面的肉都被长时间弄红了,发出一种臭腥味儿。

  老头儿自觉的说:“这不是天还刚开始暖和吗,这是今年第一次洗澡,我都觉得身上难闻了。”

  “老爷爷,要是我们今天不来,你还不一定今天会洗这个澡?”处玉兰金口玉言的说。

  “我可能会想到等过几天还会暖和一些,或者等一身出汗了,那就会想到一定要洗一个澡了。”老头儿把手中的裤子扔下就要往河里去。

  “等下,大叔,我来照几个特写!”

  老头转过身来站立在河岸,三个女生都在用手机抢镜,来回换角度。

  “卧曹,早想到有这机会本来要到假发店买个大卫的头发,让他戴上就说是大卫,这几几比大卫的还大些!”曹圆圆有吃就还嫌不合口味来着。

  “这老头身板儿好,要是他是乾隆皇帝,人家还正是下江南玩花的旺季。”倾雪群说。

  “好了,好了。等下还要拍他在水中拉纤行走。把绳子背在背上,我们来把牛赶下水去,你弯着腰假装是在拉纤,这牛就是船!”处玉兰当起了临时导演。

  “纤夫是在岸上走的,为什么要下水?”老头说。

  “你不是说要洗一个澡吗?”曹圆圆说。

  “那就不着,牛是要下水,船总是在水中漂。”倾雪群说。

  牛被赶下水了,老头把绳子背在背上,把腰弓起来,假装卖力的向前一步一步走着。

  处玉兰抓拍了几个全景,就又快速反应的来到老头身边抓拍他的主要目标,那比大卫还要优秀的几几,虽然老头几乎是骨瘦如柴了,但一切生理指标还在健壮之中,正所谓宝枪不老。

  老头洗完澡上来,那东西如同一只奶燕掉在水中又爬上岸了……

  “落汤鸡!”曹圆圆笑得勾着腰说。

  老头摸一把脸上的水,处玉兰帮助他把裤子拿了过来,老人手有一点颤抖,处玉兰把自己的肩膀伸向他让他扶持着,这完全是姐姐带弟弟,洗澡以后帮他穿裤子。

  经过这一折腾,时间就不剩多少了,倾雪群抬起头来看向西方,太阳正好在那山顶上跳舞。

  “喂!”老头一边在把裤子的头往裤带里面塞,一边向着这三个女生的背影喊。

  “他在叫我们!”处玉兰说。

  “我们没有给他钱。”倾雪群说。

  “他说不要,怪鬼,鬼要他要面子?”曹圆圆回过头来向着老头说。

  背后还在传来老头的咳嗽声,里面可能还说了什么,而她们只想到老头是在说给钱的事!

  ……

  “对不起,今天去看了一下你们的消江河,你等急了吧?”曹圆圆是来为高益飞洗屎屁股的,她是受到良心的谴责,也应当说是被自己的错误拉下了水,还有就是他高益飞是潜力股吗?这人要是有一天火了自己就不亏!

  “好看吗?消江河。”高益飞说。

  “你这屁股刚洗过?”曹圆圆掀起高益飞的被子,里面啥也没有。

  “院长安排了一个专门护士,他说你肯定是一时心血来潮,不会天天来护理我。”高益飞说。

  “切,我犯傻,我为你都已经献身了,还会在乎这点时间。这样也好,但我还会天天来,说好了你是我的!

  这护士漂亮吗?”曹圆圆还在一边盯着高益飞的东西看,她在想到与放牛老头的相比较。

  “还可以吧,身高可能没有一米六,偏瘦。”

  “你喜欢吗?”曹圆圆把被子盖上说。

  “我还真不太喜欢偏瘦的女子,看上去就让人感到硌得痛人。”高益飞侧转脸来看着曹圆圆说。

  “出鬼,你有一首诗写得是喜欢瘦的女子,这又是为什么?”曹圆圆坐在高益飞的身边,用手紧握着高益飞的手说。

  “哪一首?你朗诵一下让我听听。”高益飞用手摸着曹圆圆的手背说。

  曹圆圆翻开到《往事》第118页面开台朗诵起来:

  “〈整个世界都在一口锅里喝粥〉

  看来是非爱你不可,

  曾经有过的这种心情,

  现在更加强烈!

  (以上三行诗是昨天写的,

  今天是礼拜天,

  依然还是没有一点写诗的灵感。)

  丈母娘不是问题,

  问题是我自己胆小,

  三次从你家门前走过——

  我们是在恋爱,

  倒不如说是在捕蛇。

  (时间已到十点以后!

  剩下的等下午来写。)

  还是想办法伸手吧,

  看是拽住尾巴还是捉住头好。

  (今天是星期一,

  条件反射出满脑的坏情绪。

  没有抓住昨天下午的当时——

  那感觉简直是十二级台风,

  横扫天下所有男人的心。)

  我说的不是那愚蠢的性感——

  那泡沫似的死肉算什么东西,

  ——我爱的是那遥远天际的双子星座!

  这衣服不知叫什么名字,

  白色短袖,

  紧紧裹着我的渴望——

  害羞不是女孩子的专利,

  难道我不是怀着忐忑不安的心,

  为了完成天性的使命硬着头皮把你接近!

  应和的不是海伦而是丽达,

  从此乌云扩散……

  早晨向田野走去

  突然发现自己唱得是一只悲歌。

  恨只恨自己命苦,

  生坏了心思,

  长坏了一双毒眼——

  为什么一定要做个强者,

  明知在地上跑不会死人,

  非得梦想去长一双翅膀……

  整个世界都在一口锅里喝粥,

  就你嫌脏……

  去死吧!

  找尽天下所有的理由,

  我还是说服不了我自己——

  你是何人?

  你在哪里——”

第四章整个世界都在一口锅里喝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