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侠女出招

  “我们学校昨天有几个女生跑到消江河去看纤夫拉纤。在这里我就不点名了,这是什么奇葩事,现在还有纤夫吗?回答是肯定没有的。可有人就是要人为的去有,让一个放牛的老头假装是古代的纤夫,穿越到了清朝,玩人家一个乾隆下江南。

  这老头昨天当纤夫下河拉纤,今天一大早就被村长送来人民医院了。村长是怎么知道我们学校的女生的,这个你们自己清楚,你们真是荒唐到家了。

  高家村村长已经来我们学校了,他说不追究昨天的事了,但想问清楚为什么想到到消江河去看古代的纤夫拉纤,看这事能不能办一个旅游胜地?请高村长高见明上台讲话!”天星中学的校长曾祖记说。

  一个农民模样的中年男子走到讲台上,站立着有几秒钟之后校长示意他开始说话,他伸手抓了抓头说:“首先申明一句,我不是来追究昨天谁让放牛的老头下河当纤夫拉纤的,如果可以的话,还要感谢这个说出把现在人回到古代当纤夫拉纤的人。

  我受村民的委托,来问问城市的人真的都愿意掏腰包花钱看人拉纤吗?我们想把这当作一个好点子,在消江河搞个旅游区,有古代纤夫拉纤,还有古代的大增网捕鱼,是用好大的竹排子,采用杠杆作用把大网升起和降落。

  还打算在河底垫一层鹅卵石,供游客洗澡和游泳玩乐等。也是夏天消暑的圣地。

  你们谁来回答这是怎么想到的,到乡下去看古代风景?”

  “是你们村的一位作家写的一篇散文,我们读了认为写得好美,就去见证一下……”曹圆圆心直口快,好像这是一个有奖的提议,怕说迟了被别人得钱了。

  “你说得是高益飞,他怎么就成了天才呢?”村长高见明说。

  “他怎么就不能成天才?”处玉兰说。

  “我不是说他不能成天才,而是也太突然了吧,只听说他是一个书呆子,别人都努力去挣钱改善生活,而他却还在过着早先的穷日子,穷得到了水浸到脖子上还在卵大皮宽!”村长说。

  “就是因为他穷,有人把他当流氓打得住进了医院。我们是从他写的书上看到了世界上还有一条消江河,你这村长是怎么当的……”倾雪群觉得有必要提醒一下村长,对天才的关心是他当村长的责任。

  “消江河是不是你们村的龙脉?听说高市长也是你们高家村的!”处玉兰说。

  高家村的村长高见明听得两耳发烧脸发红,自己的村民被人当流氓打得住进了医院,天才被人当浪氓打!他转过脸来看向校长曾祖记,曾祖记点点头说:“这是真的,你们高家村的高益飞在我们学校门口卖书,有一个男生误认为他是流氓,这事你们村的高市长也晓得。”

  “我还没有到过高市长的家,不知他的大门是向南还是向北。这里就不耽误时间了,我去找找高市长看,怎么会是这样?”村长说。

  “我先带你去见高市长……”校长曾祖记说。

  学校的操场上,三个女生成正三角形站立,处玉兰和倾雪群都把眼睛看上曹圆圆的胸前,什么也没有。处玉兰说:“你是怎么进来的没有胸牌?”

  “我说忘记在家里面了。”曹圆圆有点脸红的说。

  “有一次我也是忘记在家里,这都不是事,问题在于把校牌掉在了河边,被老头捡到了!估计是这样。”倾雪群说。

  “他来了!”倾雪群睁大眼睛看着在向她们这边走来的男生皮庆生说,他是乐队主唱,目标是把玩歌曲玩转比玩妹妹玩转在先。

  他手中提着一个校牌说:“刚才我去看了一下这老头,一个多好的老人,昨天被你们逼着下水当纤夫,晚上就是一夜高烧。他认为一个学生没有了校牌就上不了学,说一定要把这校牌还给这学生妹,还不让说出这荒唐的鬼事!”

  曹圆圆接过校牌说:“这老头在什么地方?”

  “人民医院三楼7号病房……”皮庆生撂下话就走了。

  曹圆圆哭了,当然不是非常形象化的哭,只是一滴泪珠在眼眶中打滚。

  ……

  “你又惹祸了?”林长生从浴室中披着浴巾走了出来,正当中年男子汉的体貌,可以说是健壮如牛。

  “你是不是手头紧,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曹圆圆仰头睁大眼睛看着林长生说。

  “不是这意思,我再手头紧也不会大象在一只蚂蚁面前说出没有力量的话来。”林长生说完就将披在身上的狼皮随手撂下,示意曹圆圆疯狂开始。

  “这人要是倒下霉来吃豆都硌得牙痛。”曹圆圆看着窗外说。

  “天天只在学校读书,这会有倒霉的事落在你头上?”林长生抱着她的脖子说。

  “三个人出去看风景,唯独我会把校牌掉在那里,这不是碰到了鬼吗?”曹圆圆在卖麻油(卖麻油,特指小孩无意义的哭出了眼泪)。

  “这事儿又衔生了什么怪胎?”林长生掀开身上盖的被物,换一个睡姿,这是非常漫长的夜战马超,一招一式都得悠着点来。

  “事情还在于林蒙身上,是他打的那个人说他家乡有纤夫,我们就去看,结果只看到一个老头在河滩上放牛,我们问这老头当过纤夫吗?他说当过,我们就叫他演示一下,说给他一百块钱,结果我们谁也没有带足一百元钱在身上,这就造成临走时有点儿手忙脚乱,把我丢了身上的校牌都忘记了,让老头抓着了把柄。

  这还是小事,老头没有为捡到了我的校牌向我们勒索什么,而是因为下水着凉了生病住进了医院,是他们的村长送来的,校牌是偷偷交给了校长,怕我们被老师批评。这老头真可怜,听说以前是一个秀才,现在被命运沦落成一个放牛的老者!”曹圆圆如同在为老头举行一次社会募捐活动,此女子非常侠客也。

第五章侠女出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