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万岁

曾林云爱情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消江河畔的纤夫

  楔子

“这丫头算得上是一块好肥肉,你想吃?”鬼妹子见高梅生在有点儿不好意思,知其男人在自己熟悉的女子面前问起某妹子,这除了老虎问土地爷这小山羊能不能吃,问别的是不是嫌不得嘴烂?

“我这不是在随便问问,刚才不小心我撞进她怀里了,还真让我有点儿感觉!”高梅生坐在空床上,这里正好有一个窗口,有空气从树叶中穿过吹来,让他感到如坐在行长办公室。

“是不是她那少女的青春火焰猛然点着了你深藏已久的荷尔蒙?”在熟悉的人面前,而且又是两个人单独说话,鬼妹子的话像流氓打架一样,直接一句一句用刀砍。

高梅生听得说到了他心上,不得不耸起肩膀来硬驮。

“你认为我这是在求你?”高梅生实在听不下去了,认为鬼妹子这是在取笑他。

“好那好那,如果你想知道她,或者想和她发生关系,我当然要知道你的心,你们男人就是一只鬼,明明是白天可以干的事,非得等到半夜以后。尤其是你们这些头上有点土的货,完全是一只病猫,想吃点腥还怕弄脏了自己的嘴!是不是?”尽管高梅生说了饶命,鬼妹子的话还是一斧子劈下去。

“好好,就算我病猫想吃活鱼,拜托了总行吧!我得快到自己的病房去,等下会有人来为我量身温。不成敬意,我是空着手来的,但总不能也空着手离开,拿去买点小吃吧。”高梅生在鬼妹子床头丢下一叠钞票就出门了。

“你这……”鬼妹子来不及说什么,只是望着高梅生的背影出门去了。

鬼妹子收回望着行长出门的背影,把眼睛快速反应的看到这钱上,足足上万数了。

命运,真是命运。这一脚挨得还不冤枉,这把钱算是捞定了。我是得想办法把曹圆圆弄给行长,然后高益飞就是我的了!

想来这一生好运也不少,可为什么总是要用痛苦换来?

看来上帝也不是一个厚道之人,给人糖吃总是要在里面放点屎!

鬼妹子在想损人利己的事,这在人的道义上还算行得通,是相对比损人不利己上。

……

卷1

“院长!”曹圆圆打开门小有惊慌失措的说。

  “你们组团来了!”高胜六院长也比较惊叹的说。

  “我们在朗诵他的作品,他是一位非常优秀的作家,来自消江河畔的雄鹰!”处玉兰解释着说。

  “我在门外听到了,还以为是收音机在广播电台上的!接着朗诵吧,我也觉得好听,不过这么喧闹是不好的,如果病人在休息的话。”院长说。

  “是我要她们给我朗诵的,她们是一批有文化的青年,我喜欢!”高益飞侧转脸来看上高胜六的脸说。

  处玉兰嫣然一笑的开始接着往下朗诵起来:

  “他死了,艺术场景也同时消失。多少艺术勇士,追求一生,贫穷一生,多少血泪之作,因贫困不能保传下来,而存世者多为有钱人打打喷嚏,哈秋,瞎秋。

  写出了好的文学作品,没有报刊发表也成不了名……

  真想不到,一个农民,会对他的诗词有如此深刻的理解,并敢与自己的诗文比同等,只要能上报刊,即可一鸣惊人——

  上午我在房间里读了高益飞的几首诗和几篇散文,是因为视野不开阔?

  此时我正在河堤上阅读,诗文的奇妙境界,让我眼前好有一股豁然开朗的感觉。尤其是诗的宏阔大气,沧桑而不悲凉,苦难而又令人奋进!

  我把稿本合上,看天空飞旋的雄鹰,让自己定格于他的诗情画意中。

  难道我飘逸的长发不是一道美丽风景?

  新的秋天开始了,凉爽的风儿吹摆着我的衣裙。举目眺望,如此美好的家乡,如此美好的山山水水,如此美好的人。

  南岸,是一望无际的万亩平川。开始拔青的禾苗,如大海碧波荡漾,远处星星点点的村落,恰似渔舟伴岛漂浮在岸边。西边有道铁桥横跨江河两岸。

  向北,山连山,怀抱一片低洼的稻田,在我的方向看去,正如一把推开的弓。

  清清河水,如天空飘舞的仙女,长长裙带弯向东方。若晴天的早晨,太阳就在我们迈步向前走去的脚下升起。

  是如此开阔的旷野,造就一位伟大的诗人!

  明天我就要踏上远去的列车,回到我求学的学校。

  再见,我的家乡。再见,我的亲人。再见,我苦难中铸造的伟大!”

  朗诵完这篇散文,处玉兰把书放在膝盖上,眼睛看向在场人的脸,而后是看向窗外,仿佛此时天空有一只雄鹰在飞,肯定有,如果不是被它物阻碍了视线?

  高胜六双手拿着记事本,仿佛在发呆,又像是一只欲飞的大鸟,脖子向前伸出。

  “高院长,如果你也喜欢这本书,你就拿一本去看看,虽然不是出自什么名人之手笔,但也是一本非常个性化的书,几乎是全部来自我的真实生活写照。有时间可以到我家乡的‘消江河’去看看,童年时在田野放牛,总能看到一片白帆在天空下飘过,因为有河堤挡住了视线,看不到船,只能让人看到船的灵魂,白帆。

  有时也在河边放牛,这就能看到纤夫拉纤。他们全身无一布,弓着背,用一句不雅观的话说,如同公牛在打架,肚皮下面总是会掉出一根肠子一样的生殖品。这一笔我没有被写进《往事》里面,这是被忽视的素材,我童年的苦难。”高益飞侧转脸来看着她们说。

  “他们为什么不穿衣服?”倾雪群说。

  “旧社会的穷人哪里有衣服穿呀,饭都吃不饱!”曹圆圆说。

  “那里,人家凉快。”处玉兰说。

  高益飞刚要说出事实,被高胜六快速反应的伸出一个手指嘘住了说:“都是一些没有文化的人,不懂得什么叫文明?”

  “不!这与文明无关,那是因为时而会遇到小支流,穿上衣服又要脱了下来,这不耽搁时间吗?如果不然把衣服打湿了身上会感到冷,这就还不如不穿的好。也是那些河边村落少妇们的一道风景线。

  在经过有村落的地方时,纤夫们就会不自觉的把脚步放慢一些,会对歌的就会自然的唱起来,如果恰逢岸边有洗衣服的妇女也会对歌,那就会有板有眼的对了起来,当然全是比较下流的,只为愉悦一下劳苦的心。有时要是过火了,妇女们吃了亏,碰到傻货女子有人就会纵容她去追上握人家纤夫的卵。”说到这里高益飞的嘴角撇出一丝让人难以察觉的笑靥。

  高胜六认同的也小有一笑,伸手拿起温度计看了看说:“没有问题,像这样不要一百天你就完全可以自理了。祝你好运!”

  “你不拿一本去看看?”高益飞向着就要走出的院长高胜六说。

  “那就拿一本去看看,你们小声点,这里毕竟是医院,都要保持安静环境的地方。”院长转身拿了书就出门去了。

  曹圆圆随后就把门关上,三个女生六只眼睛对视了万分之一秒钟,立马就狂欢大笑起来。曹圆圆更加是笑得锄天拜地。

  “笑啥呢你们,这有什么好笑的,是在笑纤夫吗?”高益飞是贼心未改,用眼睛盯着曹圆圆俯卧撑似的样儿在笑得半死七活,这在他眼睛里如同穷鬼看到运钞车翻在马路上,散落在满地的花花钱儿。

  这角度正好没有让倾雪群和处玉兰看到,但曹圆圆心里清楚,她抬头正好看到了高益飞把眼睛闭上,心里笑骂着说:你真是一只贱猫,昨天让你吃鱼你还嫌腥来着?

  “等礼拜天我们去看‘消江河’?”倾雪群说。

  “你认为现在还会有身无一布的纤夫吗?那是已经被历史埋葬的最美风景了,你就闭上眼睛在假想中看算了!”处玉兰说完便歪着嘴巴一笑。

  曹圆圆碰到这事儿反而假装一本正经起来,她在想到要替高益飞洗屁股了,这姐妹们都在这儿碍事来着,是打开僵局共和制吗?

  “你当过纤夫吗?”曹圆圆朝高益飞使了一个眼色说。

  这里面有招,作为一个作家兼诗人,能不懂得这意思吗?还有就是曹圆圆为什么问这个?

  “当过!”高益飞果断的回答说。

  他们的对话让处玉兰和倾雪群都感到话中有话,两人便眼睛一碰眼睛欣然欢笑起来。

第一章消江河畔的纤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