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学生妹到消江看纤夫

  男司机假装伸手拿东西,把自己的手偷触在倾雪群的大脚上,这里是短裙未遮盖的地方,让男司机感到心里一阵肉麻,却又回味不出是什么味道,只感到有一种温润感。好像比伸手去摸婴儿的脸要硬一些,有一种紧密感。

这让他在回味曾经无意时触动到一女孩的胸怀,好像碰到墙上的一个钉子,或者一只木头做的苍蝇。是从下而上。

因为这是非常突然,来不及让倾雪群发火,她只好也假装看向窗外,看曹圆圆从什么地方把一个白屁股翘起来?

“你们两个不派一个下去看看,这么久了,要是被人捡了便宜货,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们,这地方好穷……”司机说。

“我们下去一个人,车上就只有一个人,然后你开车走进无人烟的地方去,好让我们顾此失彼,你好从中发色财?”还是倾雪群把头向着窗外说。

她们都把目光放在了好远,而曹圆圆起身时,男司机正好看到她双手在提着两边的裤子往上提,这一瞬间让他看到了曹圆圆的乌苏里江。这让他的手不由得往下一拍,正好打在高音喇叭上,让人等半夜在野外听到鬼叫一样。

……

“到了,这就是消江桥。”司机说。

三个女孩下得车来,都没有过去交钱的意思,这让司机把头伸出窗外,恰似乌龟把头从壳中伸出。

处玉兰朝倾雪群使一个眼色,曹圆圆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倾雪群走近司机说:“拿张名片,等我们玩够了再打电话你来接我们回去!”

司机一脸的茫茫然,好像事情本该就是这样,把想说的话只好又咽了回去,乖乖的拿出一张名片灰溜溜的开车走人。

男司机开车走了,一缕灰尘由近而远渐渐到远了无踪影。

这时倾雪群将手中的名片用两个手指夹着猛飞了出去。

“等下我们还要叫他来装我们回家!”曹圆圆说。

“傻,再叫他来车费钱谁给?这是路上,会有公交的。”处玉兰说。

三个女孩开始笑得前仰后合。

“怪鬼,鬼要他摸爷(我)的大脚,算便宜了他,天上没有掉馅饼的事发生。”倾雪群抓住笑的空间说出这一隐形咸猪手。

曹圆圆怕落伍似的说:“我还让他看了一下我穿裤子,全当是交了车钱。”

“你们都出力了,我是吃闲饭的吗?不,我在他后脑勺吹了一口香气,这是我从‘聊斋’中学来的。”

三个女孩都说出了自己的功劳,长期玩熟了的伙伴,会有一种心灵相通感,不谋而合是常事。

“看,那边一个老头儿在放牛!”倾雪群惊奇的说。

“白帆和船,还有纤夫,怎么什么也没有看到?”曹圆圆说。

“做梦去吧,现在几乎没有了水运,自然就没有了人拉纤,你只能在假想中看了。”处玉兰提着一个手提袋,反手撂在肩上说。

她们在消江河上慢慢腾腾地鱼贯而入。

一老头在河滩上放牛,见三个仙女似的女子在慢走着,因角度相差太大,老头要看清楚这女人,就得把头仰得如同用嘴在张吃天上掉下的馅饼。

“我们去放牛的老者身边嗨一下?”倾雪群说,她的狂野比曹圆圆比较好那么一点儿。

两个人看了看远方,觉得附近也是没有什么好玩的,处玉兰和曹圆圆对了一下眼睛,处玉兰说:“我们得慢慢走向老头,不要让他感到害怕我们,这就如同抓小鸟一样,不要让他惊飞了,不然他就上天了。”

处玉兰远远地就看着老头儿笑了起来,让目光充满着柔情。老头笑得眼睛眯缝着,等待着仙女过来问什么,或者别的。

处玉兰想到先叫一声爷爷,但又觉得还是叫一声大叔的好,因为谁都希望自己年青一点,别以为叫得老就是尊重,这已经过时。

“大叔,在放牛呀!”处玉兰在立头功,她怕曹圆圆或者倾雪群给弄砸了。

这老头是把牛牵在手中,是刚从地桩上拔了出来的,牛与是在一根好长的绳子之间。

“老爷爷,在放牛!”倾雪群说。

“呀,是在放牛。”老头只顾看着三个仙女发呆,那边的牛用头一扬,老头没有随手跟过去,这绳子就像有鬼一样,从地上猛弹了起来,正好掀起了曹圆圆的超短裙,曹圆圆因为后来被大姨妈弄坏了小裤衩,怕又弄脏了裙子,就脱得丢在小树子下。

这一现象让老头在万分之一秒的时间里感到害怕,因为是自己的牛绳把妹妹的裙子掀了起来,让人家露出了乌鸡婆。

两个妹子笑得要死,老头就也跟着笑了起来,处玉兰突然停住笑声说:“这让我想到海明威的小说《老人与海》,这牛就像是被钓到的一条大鱼,这绳子就像是钓鱼线……”

“老爷爷,让我来帮你放一下牛。”倾雪群说。

“好,好。”老头把自己牵在手中的牛绳递给了她。

这是一头非常肥硕的大公牛,倾雪群在老头身边牵着,处玉兰和曹圆圆走近牛的身边,这牛也把这女子当成是一片非常美丽的异地风光,侧转头来看着,四脚撑开,腰身一往下一闪,那肚皮下面的东西就像一根肠子一样向外跑了出来。它这是在剽窃猴子的专利,耍把戏时猴子看到穿花衣服的女子就会这样。

第一眼让两个女子臊得一脸通红,但在彼此一对视之后,又都弯下腰笑出声来了。

笑足够了之后曹圆圆说:“我们要老头儿当一回纤夫,让他身无一布地拉纤,就用牛绳当纤绳?”

“要给钱他可能会。”处玉兰说。

这两只鬼又来到老头儿身边说:“老爷爷,你当过纤夫吗?”

“当过,当过。”老头儿笑着说:“从泉港到经楼,从南京来的货,过泉港闸,换船到经楼!”

“现在为什么没有了,我们是城市的,听说这河有纤夫拉纤,我们特事来看一看,怎么没有看到呀?”曹圆圆说。

“还是旧社会的事,现在早就没有了,看不到了。”老头儿还在笑个不停,感觉有这么漂亮的妹子在和自己说话,这是前世修得,不要浪费了。

“听说他们都是身无一布拉纤时。”处玉兰说。

“是呀,河边不好走,时时要到水深的地方……”

“我们想给你一百块钱,把牛赶到河中去,你脱下衣服假装纤夫,把牛当船拉,行不?”曹圆圆在充当打手一样,说服了老人好在她们两个人面前吹牛。

第三章学生妹到消江看纤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