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黑色幸福

  “我们校长说明天全校师生去消江看风景,体验生活,感受一下作家笔下的真正画面。真正去了也没有什么,因为作家之所以是作家,就是加以了自己的艺术风格,把死人写成活人!”曹圆圆一边在为高益飞洗屎屁股,一边说说学校的新鲜事。

  “也不完全是一种艺术风格,你要是能静下心来在那河堤上散步,加上又读过《消江河畔的雄鹰》,你会感慨作家那非常敏锐的思想,和对景观的独特发现,如同在乱石堆中发现宝石。

  一眼可以看到万亩平川这总是事实吧?还有那河对岸的山连山,怀抱着一片低洼的田野,站立在河堤上看去,是不是如同一把推开的弓?”高益飞侧转头来看向曹圆圆俯卧撑似的身姿,一切变得亲切和美丽起来。(再多写一个字就会硬几几)

  “切,你这话要是从别人嘴巴里面说出来才好听,你这叫王婆卖瓜自卖自夸。”曹圆圆的脸,一边是春水,一边是芙蓉。

  女孩子的美只有在无私奉献时才能尽显出来。这里所指的无私不是那没有私心的无私,那是神学论,我们不提倡,或者说我不提倡。喜欢难道其中就不存在一种有私与无私吗?回答肯定是有。

  “我说与别人说是同一种事物,为什么我说就不行?”高益飞想用说话来掩盖自己在某些地方的小羞怯。

  “尽管同一件事,同一个人去做,时候不对或者时候没有成熟,你做了就不行!”曹圆圆说这话时就已经羞红了脸了,让语言没有达到的深度,就用脸像来达到,这样会更加有一种美感。

  曹圆圆带着满脸的羞涩快速反应的把门关上,再走向高益飞时,这少女的美貌就成了已经露出獠牙的恶魔了。两只手像身上在着了火一样,快速的把衣服撕碎,让自己的白肉身躯身无一布,扑向那已经洗得香气四溢的热烈欢迎。

  窗外的树影下一个小女孩在玩耍,样子在十五六岁之间,正处在女孩与女子的中间,如果现在就让人玩一次,那就一步跨越到了女子的行列,曹圆圆把这一视线在脑海中演化着。

  不记得了,窗外什么时候已经是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见了,只有心里在感受一种幸福,这是黑色幸福吗?如同喜事,应不应该分出白喜事与红喜事?可怜曹圆圆还处在一颗少女多思的心!

  从窗外的黑暗深处传来近似婴儿般的哭闹声,这种时候如果人的心情好低落,心里就会想到这是鬼在叫,为自己低落的心情更加增添一些悲凉感。

  ……

  全校的师生都一条长龙似的在向消江走去,这是校长拍市长的马屁的结晶,同等于恋爱梭鞭搞出的结晶一样,只不过一个是动物,一个是抽象,但都体现了一种人对社会的相互依存法则,不是鱼离不开水,水离不开鱼,而是水不靠有鱼也能生存。

  (从前都说鱼水相依,当看到有人说水没有鱼还活得清澈一些,这就彻底推翻了鱼水相依的古老说法。我们当然不能死板的去这样认知,大官没有小官污从什么地方来?这里可以用来说大官是水,小官是鱼,只是比较相互依存而已,事实也是少你这条鱼水还清静一些。)

  一个校长看市长的眼色行事,表面现象是带着学生去看风景,实际是想炒作消江,为即将开发消江打好前哨战。

  一路上红旗招展,笑语声声。

  处玉兰一眼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她看曹圆圆的肚子有点儿不对劲,便假装用手肘抖了一下她的肚子,感觉不像是吃饱了,而是好像兜崽了?她觉得这事要暂时放在心里,不到最恰当的时候不能问,别让人家难堪。

  倾雪群老远就在留意这河边的放牛人,没有。在走到比较近些了,看到一堆新土,好像是死人的房屋。

  “处玉兰!”倾雪群喊着并用手指向新坟。

  “没有了放牛的老者?”处玉兰说。

  “会是到别处去放牛了吗?”曹圆圆用眼睛一扫整个河滩上说。

  “那里有一个新的土堆?”倾雪群用手指指着说。

  当曹圆圆的目光扫射到倾雪群指的地方时,心里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放牛的老头死了,同时也在她心里出现了一幕武汉保卫战的硝烟弥漫,老头一脸墨黑,乌的是眼睛,红的是血,手中端着机关枪,一个人在阵地上,用手中的机关枪扫射向自己冲上来的成行上万的日本兵……他怎么就活到了现在?

  处玉兰心中的幻觉是老头拉纤,被累得倒下了,同伴的纤夫就把他埋在了这河边。

  倾雪群则有自己的独特心境:老头的牛丢了,天天坐在这河边等牛自己归来,结果成了魂断蓝桥。

  这时全部人马都到了消江的河堤上,校长,市长,本市的电视台记者。

  “这就是消江,是A市与B市的分界线,三江入海。消江流进赣江,赣江又流进长江,长江又流进海。……”这是市长在对着镜头说一些关系消江的水系。

  “这是我们祖国的大好河山,今天带你们来,是让你们不要忘记我们的祖先,把这大好河山保住了。据说这里曾经沦落在日本侵略者手中,曾经是被日本侵略者烧杀抢搞成了一片废墟,后来我们的祖辈硬是把日本鬼子赶回到了他们的老家。

  今天把你们带到这里来,是想给你们上一节现实版的历史课,也是现实版的历史博物馆。你们看到西边的那座大桥吗,据说还是苏联老大可帮助我们修建的……”校长站立在镜头前,让记者把自己录像和录音下来,作为市电视台的影像资料。

  接下来是其他下层人员,村长先说:“我爷爷听我爷爷说,我们村一个人穷得专靠卖壮丁活命。是轮到别人有钱人家去当壮丁,不愿意去就花钱请他去,他总能想办法逃了回家。他在身上藏一本书,在没有人注意他时,他就把书拿在手中,大摇大摆地走出集中营……”

第九章黑色幸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