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哭吧,历史

  “爷爷,你病了?我是听你们的村长去学校说才晓得。”曹圆圆买了一包水果来看他,纸条上写得老头名字叫高猛跃。

  “你不在学校读书,这怎么行,我没事的。”老头看着她放下的水果说。

  “你们村长说你是旧社会的秀才,怎么就成了现在社会的落魄老者了?”曹圆圆在对他作社会调查。

  曹圆圆为他洗了一个苹果,老头嚼了嚼咽下去后在这当口停下来说:“哪有,我是当时走错了路线,当的是***的兵,现在能活下来就算万幸。”

  “那你参加过抗日战争吗?”曹圆圆伸出手理了一下他的头发说。

  “参加过,那个年代当兵,不打仗也不会要我们这样的人。我是被抓壮丁去当的兵,不是自愿去的,所以后来***败了就全部又回到了老家……”老头在抓紧时间把手中的苹果吃完,这张嘴已经有好多话在等待要说了出来。

  “别急,慢点儿吃,你还记得参加过哪些战役,比如淮海战役或者台儿庄战役?”曹圆圆引导着说。

  高猛跃将手中啃得只剩下苹果核的苹果猛然往窗外一扔说:“是武汉会战……武汉失守后我们都认为***可能会投降,这仗已经没法打了,这****的日本鬼子!国民政府将首都搬迁四川重庆……”高猛跃说到这里眼睛里已经是泪水涟涟了。

  曹圆圆则是已经哽咽得不行了,她以为老头会说他是在南京保卫战中的战士,却不知道在抗日战争中武汉保卫战也是经典战役,这么多惨败后,中华民族还是站立起来了!日本,狗入的河捞!曹圆圆在心里骂道。

  “姑娘,别难过,这都不过去了吗,我还活着这就是万幸!”高猛跃用手摸去曹圆圆眼角的泪水说。

  “政府没有给钱你吗?就算你是***的兵,但总归你拿枪打过日本侵略军,这总应当得到最基本的保障生活,你有吗?”曹圆圆推开高猛跃老爷爷的手,自己摸一把泪水说。

  “有,有。没有的话我早就死了!”高猛跃坦白的说。

  “一年有多少钱?”曹圆圆睁大眼睛正眼看着高猛跃说。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我的一切生活费用都是村长给的。有一次我不过意的说让他不要再给钱我了,这让我感到欠他人情,死了也就算了,不要带着欠债的心死得让人讨嫌。他就告诉我这钱是政府给的。”高猛跃而实说。

  “看你死脑筋,给了你钱你还装得鬼样的,不吃好把自己瘦成了一把柴,不穿好把自己还漏出屁股来,而且还去放牛,你累不累?你苦不苦?……”曹圆圆把老头数落得低头不语。

  “其实……”老头受到委曲的说。

  “其实什么呀,你说吧,说明白了我就不责备你。”曹圆圆睁大眼睛说。

  “你总不会去……”曹圆圆想了想后再说,怕老头会不会去打飞机,把足够过上体面生活的钱都花在了女人身上,这是不是一个隐情?

  “其实我没有得到政府好多钱,但也不能说少,比起旧社会的生活,也算是过上了天堂的生活了。”老头说。

  “你还比旧社会?现在大家都比旧社会过得好,也都比你过得好,你这是天堂?哪别人不都成了仙界?你们这些人,吃了亏就喜欢不做声,一直忍得到死了为止,好像本该就是这样!

  你把这钱收下,有时间我还会来,我还会去问你们的村长,你的政府工资是多少,你别瘦了功臣肥了奸臣?”曹圆圆嘴巴气得嘟嘟的说。

  “不要去问了,我这不活得好好的吗,别弄得人搬穷火搬灭,我这不是在一直被村长照顾吗,他是村上对我最好的人,你要是惹是生非,把人家气得不理我,你这不是在害我吗?”高老头实话实说。

  “你们这些人,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你是他村的社员,他帮助你是他的工作,如果他把自己的工作当作是给别人帮忙,真不要脸!他拿了社会上的工资就要管社会上的事。”曹圆圆说。

  “人家也只是一个村长,工资也不多,别说人家的怪话,这多不好。”老头真怕节外生枝。

  “你认为他没有市长多吗?听说你们那里有一个卖山的镇长贪污六个亿,比村长只大一个级别。”曹圆圆说。

  “你说得那是我们后山的,可就苦了那些农民,镇长抓去坐牢了,钱肯定归国家,本来是农民分得几万块钱一亩。天呀,贪污上亿,听说是在老屋子里面挖坑藏钱。”高猛跃说。

  “你们打江山,他们卖江山,你还认为自己是过上了天堂的生活。他们贪污上亿,钱要用地窖埋,你的钱包就是一只小塑料袋子,里面的钱就像金字塔中的木乃伊。”曹圆圆看着老头在把钱折叠好,被包得等裹尸一样。

  “这是我全部家当,比起贪官来不用担心钱没处放,还要坐牢或者被吓得跳楼死。”老头看着曹圆圆,他还玩起了阿Q精神。

  曹圆圆听着听着,觉得这老头怎么哪,再仔细看清楚他的额头,有非常严重的营养不良现象,或者长期不用脑筋,有退化和开始萎缩的趋势,可能还已经是好久了!

  曹圆圆想再问点什么,但又觉得没有什么好问的了,这是不是从退役后就一直过着非常苦难的生活造成的?历史真让人心痛,曹圆圆只在心里想。

  这时高见明村长进来了,曹圆圆赶紧站立起来说:“村长来了!”她认识,在学校被校长介绍过。

  村长朝曹圆圆示意了一下,便对老头说:“你是今天回家,还是再住一天凑?医生说最好再观察一天着!”

  “我还是回家吧,这不就是一次感冒么,回家我还自由一些!”老头说。

  “既然医生说了就听医生的话,把精神养好点再回家,不要怕你家里的那条牛丢了,我给你一千块钱,我爸是包工头。”曹圆圆说假话。

  高见明看着曹圆圆,不知其何意。曹圆圆朝他使了一个眼色,两个人走出病房,曹圆圆小声问:“这老头政府一年有多少钱给他?”

  高见明被问得直抓耳挠腮,慢腾腾地说:“上面拨款我们都笼统的用来发放工资,剩下的就象征性分给那些,需要帮助的困难户们。也不是说上面给他们多少就给他们多少,而是要看他们的困难程度不同。”

  “你们为什么不按照政府给了他们多少就给他们多少呢?”曹圆圆稍把语气加重了一点说。

  “我也不知道,好像从来就是这样。”高见明小声地说。

  “你们不是有工资吗,干嘛还拿政府补助金当你们的工资发?”曹圆圆受到惯性的推动,把事情问到了关键之处。

  “只拿实际工资,你会去干吗?一年不到一万!”村长说。

  曹圆圆睁大眼睛看着村长,样子比老头瘦得好不到哪里,看来也是一个不常有肉吃的货。!

第六章哭吧,历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