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不该发生的事

  天呀,房中有一个男人,而且又是任人摆布的货,虽然这对女孩子来说是不好使唤的东西,相反男人对女人来那就可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

  倾雪群一直在数羊,数到一百多万只了还是没有睡着。最后迷迷糊糊只睡着了几分子钟,还是决定一不做二不休。她偷偷的下得床来,蹑手蹑脚的走到曹圆圆和高益飞睡的床边,伸出手去摸,摸到头上有好长的头发,不错,这就是曹圆圆的头,一咬牙,两只手拿出了吃奶的力气把曹圆圆的脖子掐死。

  几分钟以后感觉这脖子发凉了,不用说,她死了。倾雪群把曹圆圆抱得放在床下,她自己再爬上床,采取逐渐靠近高益飞的办法,几分钟以后才伸出手去摸到了高益飞身上的,她的宝贝。

  这怎么办?自己是被动的,怎样才能从被动变为主动?又是第一次呀,不知从何下手!

  这时她脑海中突然闪现一幕,大概那是自己有八九岁时,偷看一次爸爸和妈妈干这鬼事,记得妈妈是把已经睡着的爸爸伸出手去抱着爸爸的肚子用力往自己的肚子上一扳,爸爸醒来就顺势往上爬……

  照猫画虎。

  这虎画得还长了翅膀,飘飘然还飞上了天。

  享受完人间的第一次痛快淋漓,倾雪群从天外云霄落到了地上,伸手一摸,那地方仿佛被人捅了一刀,血流不止。

  想回到自己的床位时,脚下踩到了曹圆圆的头,这才让她想到自己杀人了。怎么办?还有怎么办,逃!

  从门口出去不行,半夜三更的,到处都关门了,不然就有门卫守着,逃不出去。反头一看窗口有一些微光亮,只能跳窗了,跌死是命,跌不死就有逃脱的可能。杀人偿命,不逃走非死不可。

  想到这里倾雪群来到窗前,一爬上窗就往下跳。倾雪群明明是已经往下跳了,怎么总也落不到实处,一直在空中飘着,仿佛是从世界的最高处往下跳,怕是这一背子也落不到实处了?

  明知是黑暗的夜,怎么就是有雾的早晨,自己一直在空中飘。这时妈妈来了,她变成一只鸟飞来的,到了倾雪群的身边才又变成了人。

  她抱住倾雪群说:“我的孩子,从那次你偷看妈妈和爸爸干傻事时,我就知道我在你身上埋下了后来的隐患,今天真验证了。”

  “妈妈,我可怎么办?”倾雪群躺在妈妈的怀抱,泪流满面的哭着说。

  “是妈妈的错,当时妈妈是有意让你偷看的,是怕你不会,让你在心里有一个记忆。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你却要用生命来达到目的,为什么不是在新婚之夜?”妈妈说。

  “哦,妈妈!我非死不可吗?”倾雪群被妈妈抱得紧紧的,只要妈妈一撒手,自己就不知将落在何处。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是三岁小孩都明白的道理,我的女儿!”妈妈说。

  “哦,妈妈,我能就这样在空中飘着吗?永远不落到实处去。”倾雪群说。

  “就这样在空中飘着与死有什么两样吗?”妈妈说。

  “哦,妈妈,我不想死,也不想就这样永远在空中飘着。我该怎么办?”倾雪群说。

  “妈妈也没有办法,妈妈早已经是一个死人了,妈妈是鬼。天快亮了,妈妈要快点回到坟墓中去。妈妈只给你带来了一顶草帽,你拿着它吧,什么时候都不能让它丢了,这是妈妈给你的生命,丢了就再也找不回来!”妈妈说完就真撒手不管女儿了,化作一缕青烟飘向远方。

  倾雪群手中真有一顶草帽了,这让她记起曾经读过一首诗,名字就叫《草帽歌》:

  (原文作者:西条八十,[日本]麦秸草帽)(改编成电影时可用这一幕唱歌)

  妈妈,我的那顶草帽不知怎么样了?

  就是那年夏天在从碓冰去雾积的路上,

  掉进峡谷的那顶麦秸草帽哟!

  妈妈,那是我喜爱的帽子哟!

  可是,突然刮来一阵风,

  那时,叫我多么懊恼。

  妈妈,那时从对面走来个卖药的青年,

  他脚缠藏青的绑腿手戴保护套,

  千方百计想帮我拾回那帽子,

  但终于没有拾到手。

  因为那是很深的峡谷,

  而且长满了人高的草。

  妈妈,那顶帽子真的怎么样了?

  当时盛开在路旁的小百合花,

  也许早已全都枯凋?

  秋天,在那灰雾笼罩的山底,

  那帽下,也许每晚都有蟋蟀在鸣叫。

  妈妈,现在一定是——

  在那峡谷里,象今晚一样,

  静静地落满了秋雪,

  要把那曾经油光闪亮的意大利草帽,

  和我写在那上面的“Y.S”字母一起埋掉,

  悄悄地、凄凄地埋掉!

  倾雪群在心里又默读了一遍,妈妈消失,不知是在雾茫茫中,还是在自己的泪水中消失远去。总之已经感觉不到有妈妈在把自己抱着,只有手中紧紧抓着草帽,还在陪同自己在无限的空中飘着。

  这时爸爸来了,他变成一只牛,让她骑在背上。她记得爸爸生前好瘦,所以让她骑在背上就感到爸爸变成的牛,那一根脊梁骨像刀一样正硌得她两腿中间发痛。然而,这是爸爸的爱,尽管让自己难受。

  “我的女儿,你怎么就这么不懂事,她是你的闺密,想要你就对她说,何必非得把人家杀掉,她又不是给不起。再说你也可以在她不在时用他,你长得不丑,为何要花如此大的代价得到一个男人?傻呀我的女儿!”已经变牛的爸爸说。

  “当时我不知道杀人要偿命,只顾自己要。我该怎么办?”倾雪群骑在爸爸背上,想从爸爸口中得到回答,生命真像草帽一样就这样丢了吗?

  “我的女儿,是爸爸害了你,在你从小就没有严格教育,让你任性惯了,没有你得不到的东西,在爸爸面前!

  脱离了爸爸以后,你还是活在在爸爸面前的性格,让随便可以得到的东西去用杀人得到,把自己的生命当废品一样随手扔掉。”爸爸说。

  “我扔掉了吗?我现在是一个没有生命的人吗?哦,爸爸!”倾雪群感觉自己已经只是一个魂魄了,而生命却已经丢在了一个深山一角,做了夏天蟋蟀的房子,为自己的魂魄永远唱歌。

  “天快亮了,我已经是一个死人,是鬼,得赶在天亮之前回到坟墓。我给你带来了一顶草帽,你好好拿着,脱手就会被狂风把它吹走,它如同你的生命,丢了就再也寻找不回来!爸爸走了,我要回到他的另一个世界去,天亮了还没有回到坟墓,就要受到阎王的鞭打。虽然是两个世界,但法律人鬼一样。……”爸爸走了,留下的话却同烙印一样印在了她的心上。

第十三章不该发生的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