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爸爸的草帽

  “哦,爸爸,我把那顶草帽还给你,妈妈已经给了我一顶草帽,有它我的生命就够了。

  哦,爸爸,你长时间在太阳下劳动,太阳已经把你的脸晒得成了像大象一样乌黑,从此让它和你永远在一起。

  哦,爸爸,我犯下的罪过,让我自己去承担,你把我养大了就已经完成任务,谁叫我小时候不听你的话?等到今天走进了不回之路,才后悔又有何用,把你带来的草帽拿去吧,爸爸!

  哦,爸爸,你还是慢点走吧,让我的魂魄一起和你回家,谁叫你是我的爸,我已经死亡,把肉体和皮囊都撂在了世上。

  哦,爸爸,你不要嫌弃我肮脏,我已经没有了肉体,让它留在世间让别人去唾骂,我已经死了,管不了这么多!”

  倾雪群在心里反复着借草帽歌的引子,吟唱着自己心中悔恨的歌。

  草帽歌在倾雪群心中太熟悉不过了,记得是在读小学还是初中时,听草帽歌都让她听哭了。后来就向同学借来草帽歌的歌词抄写了在自己的记事本上,又在每到自己伤心难过时,就拿起爸爸的破草帽去到后山的山顶,顺风往下扔飞,它又会缓缓地飘落在自己往回走的路上,把伤心留下在山间,爸爸的破草帽只能带回,因为知道,人生伤心的事是不能让人知道从此再也没有了。

  但有一天没有看清风的方向,把爸爸的破草帽一脱手,就被风儿吹向了让人走不去的山谷。站立在悬崖边哭泣,没有碰见一个人从自己身边走过,自己又还是那么小,怕下去了再也上不来。

  那草帽一开始还能让人看清它的模样,但随着夜幕的降临,泪水也成看不见草帽的帮凶,只好带着灰心丧气,和那还没有扔掉的伤心事,回家,爸爸从此再没有了自己的草帽,虽然是一顶破草帽!

  倾雪群不再多想了,闭上眼睛任由自己的魂魄飘向何方。

  世界上的事不说你把眼睛闭上就什么也看不到,倾雪群本来就是在黑暗中,闭上眼睛与不闭眼睛有什么两个吗?山不转水转,她的意念在为她打开一爿亮门,让她从亮看到了鬼,其中就有曹圆圆,这让她突然一阵毛骨悚然,曹圆圆的眼珠子都暴露在外面,是被人掐死的那样儿。

  “倾雪群,你不要怕我,我没有死,你不用逃走,快跟我回来?”曹圆圆追在倾雪群背后说。

  “我不回去,我不能回去,我把你掐死了,你已经是鬼了,你抓住了我就会把我掐死还礼。”倾雪群说。

  “我们是同学,又是闺密,请别离开我,好吗?”曹圆圆一直在身后追着说。

  “你不要再追我了,你一定要把我掐死还礼吗?”倾雪群越来越走不动了,两只脚就像绑了石头一样沉重。

  果然,终于在累得精疲力尽时倒下了,倾雪群。

  倾雪群看到曹圆圆的恶像越来越近了,满嘴的牙齿个个都是獠牙一样,张着一张血盆大口,正向着自己的头上咬来。

  “不要呀皇上,臣妾自己去死,求皇上不要咬我。”倾雪群怕得心里发慌,竟然想到了用上曾经看过的小说对白,还有臣妾做不到,她想到这一句要在适当的时候用上。

  “我不是皇上,你也不是什么鬼臣妾,我们不是清朝的宫女,我们是在读书的现代人。你这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要怕我?我们是同学,是朋友,我是曹圆圆!”曹圆圆已经坐在了倾雪群的身边。

  倾雪群看到的曹圆圆在时刻变化着模样,时而是吃人的丑恶怪兽,时而是面目可亲的朋友。这让她拿不定主意,而又没有力气逃脱,急得只有泪流满面。

  “你已经是鬼了,我怕你,请你快点离开我,好不好?”倾雪群说。

  “我不是鬼,我没有死。在你掐着我的脖子的时候,我知道你的目的不是把我弄死,是想爱一次高益飞。当我想说我自己让开时,你的手把我掐得说不出话了,我就只好假装自己已经死了,让你把我抱在了麻下……”曹圆圆如实的说。

  “不,你已经死了,你让我看到的已经不是人样了,是吃人的魔鬼了。我记得我是把你掐死了,你的脖子都发凉了,确定你已经死定我才爬上床的。你已经是鬼了,请你离开我,我不会跟你回去。”倾雪群硬是死活不跟曹圆圆回去。

  “我们不是说好了,在七天以后我们又一起去帮我打胎,我肚子里面不是还有一只癞蛤蟆的腿吗?我求你跟我回去吧!”曹圆圆哭着说。

  “我走不动了,脚上被人绑了石头。还有就是我已经杀了你,回去就是死定,求你再别说让我回去了!”倾雪群一直在强调自己杀死了同学,说追在自己身后要自己回去的一定是鬼。

  “让我摸一下。”曹圆圆伸出手去摸倾雪群,没有摸到有石头绑在她脚上:“哪里有呀,没有。你站起来走走看,没有。”

  倾雪群听说没有,就自己动了动脚,是没有。再看上曹圆圆的脸,虽然伸手不见五指,却能看清曹圆圆的脸是人脸。但还不想跟着曹圆圆回去,自己毕竟是下手杀了同学,虽然没有杀死,因为这是自己的误判,并非自己手下留情,已经达到了杀人的目的。用自己的良心法律审判,定刑杀人罪不为过。

  “我都已经下了绝手把你掐死,虽然你还没有死,这是我的误判,并非我自己的良心发现,回去我就是死罪。我还年青,不想死!”倾雪群不最面对现实,决定要逃到一个没人认识她的地方,去了此杀人以后的逃亡残生。

  “你跟我回去,如果有人要抓你去坐牢,或者判你死罪,我会跪下求他们放过你,说这是没有的事。”曹圆圆在哭着说出这样的话。

  倾雪群听了从躺在地上坐了起来,双手抱着曹圆圆的头。但突然看到曹圆圆变脸了,又回到满口的牙齿全是獠牙了,正张着血盆大口向自己的脖子上咬来。

第十四章爸爸的草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