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一触即发

  王俊崇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钟,走进客厅,看见沙发上的三个人,似乎等待已久。

但他并不打算和他们打招呼,无视地准备走回自己的房间。

“王俊崇,给我站住!”王厉彦严肃的命令道。

听闻,王俊崇也不急,自是停下脚步,转身:“父亲有什么事吗?”

“你自己做的好事自己清楚!”

“呵。”王俊崇低笑:“我做什么事了?我不太清楚,父亲还是说明白点好些。”似是思考了一下,他接着说:“哦,父亲难道是对今天的新婚礼物不满意吗?那可是儿子好几天准备出来的惊喜,父亲不领情,倒还怪到我身上?”

“你……”王厉彦已经气上头:“今天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你把我们王家的脸都丢光了!”

“父亲,是你自己打电话告诉我,如果我不来,我自己知道后果。”王俊崇转言:“父亲也应该知道,我来了现场,你应该承担的后果!”

“王俊崇,你现在是越来越没大没小了!”

王俊崇自是不屑的表情。

“厉彦,少说两句。”夏秋涵轻声提醒道。

“那位女士。”王俊崇出声:“我们父子俩谈话关你什么事?该少说两句的是你吧。”

夏秋涵听闻,脸上有挂不住的尴尬……

“王俊崇,注意你的态度!她现在是你妈妈!”

“妈妈?”王俊崇似细细品味这两个字的含义:“后妈吧!”

“王俊崇!”王厉彦气不住,一掌拍在茶几上,茶几的杯具跟着震了震。

“王厉彦,我妈才过世不久吧,让我想想……三个月,你就把这个女人娶进门?”王俊崇声音越发大声,质问的语气:“你有考虑过我妈妈的感受吗?”

王厉彦气得话也说不上,气氛瞬时沉默……

赵玮琪看着两父子的对峙,心里有说不上来的感觉……

王俊崇的母亲过世三个月,而王厉彦告诉她,母亲与他在一起是半年前……这么说来,她的母亲……

是第三者!

赵玮琪脑海中呈现这个词语,她还不能消化其中的含义……

“王俊崇,我和你妈妈在一年前就已经协议离婚了!但看在夫妻的情分上,我一直照顾到她去世!就算你妈妈当时再怎么告诉你,你还是不相信是不是?”

“是!”他的语气并不好:“我就是认为,是你害死了我妈!你为了这个女人,亲手取下了我妈的氧气罩!我妈在那之前几天都还是好好的,我去看她的时候,她都能和我说说话……而在她去世之前,最后一个进病房的就是你!”

“我已经告诉过你,你妈妈是自杀!”王厉彦语气冲动且带着无奈。

“呵,自杀?王厉彦,亏你能这么理直气壮地讲出来!”王俊崇不屑地轻笑,然后质问道:“那你告诉我,你是对她讲了多严重的话,能惹得她自杀!”

“还有,王厉彦你不要忘了,你还有一个女儿!是我妈冒着生命危险给你生下的女儿!我的亲生妹妹——安初!她现在才四岁,一出生就在医院直到现在!她的生命随时都可能出生命危险,你关心过她吗?她才是你的亲生女儿!而这个人……”王俊崇毫不避讳地直指赵玮琪“你当着全部人的面承认一个和你毫无血缘关系的女儿!却从来不承认那个在医院一直靠着治疗维持生命的你的亲生女儿!王厉彦,你的心是有多冷?”王俊崇说着说着,眼睛有点发红。

赵玮琪毫无准备的接受着这一切,她看着身边的母亲,虽然有点尴尬,但还是一脸的平静……

难道她一早就知道?

王厉彦忍着火气,一言不发。

气氛又沉默下来……王俊崇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地。

“别说了,厉彦,算了,俊崇这孩子只是还没有习惯…他也没什么恶意。”夏秋涵语重心长的讲道。

王厉彦刚想说什么,只听见王俊崇冷漠的语气传来:“呵,我确实还没习惯已经有了个后妈和没血缘关系的妹妹!你们想得到的是什么?捷足先登来抢走属于我妈妈和妹妹的一切是吗?下一个是不是就是我了?”王俊崇那双冰冷的眸子盯着不远处的男人:“王厉彦,这么多年我敬你是我父亲,我妈病重躺在医院的那段日子,你做了什么?你大概是在和这个情妇约会吧!我妈才过世三个月,你就已经迫不及待带着你光明正大的第三者登堂入室了是不是!……”

情妇……第三者……登堂入室……

这些见不得人的字使是王厉彦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站起来有些失控得抓起茶几上的玻璃杯,用力向王俊崇扔去……

“唔!”王俊崇一声闷哼。

玻璃杯直直的砸到了他的额头,他伸手轻轻地触了触伤口,血溢在他的手指上。

王俊崇有些让人不明所以地嗤笑一声:“就这么点力气?是觉得把我弄死了,没人给你继承家业?对了,我忘记你现在还有个女儿了。”

王厉彦看着王俊崇额头上的伤口,眼神中有些愧疚心疼闪过,但听着王俊崇还是不肯松口,他沉声道:“滚!”

王俊崇昂首:“那我先回房间了,父亲安好。”说完,王俊崇转身向楼上走去。

他是绝对不会离开这里,难道要看着那两母女登堂入室?

不,他做不到!

王厉彦看着不远地上的玻璃渣,像泄了气一般瘫坐在沙发上。

他还是心痛的吧……

夏秋涵看着他这个样子语重心长地说:“俊崇这孩子太固执了,他现在肯定不能接受,我们要给他时间……”

“委屈你了……”王厉彦沉重地说。

今天一整天,突然接受了好多事情,赵玮琪还没反应过来。就像被人硬生生植入在脑海中的……突然,王俊崇在她记忆中的定义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突然她变成了王俊崇后妈的女儿,他讨厌的人;突然她的生活被彻底打乱……

“我,我先回房间了……”赵玮琪丢下一句话,也不顾身后母亲的呼唤便转身上楼。

她来到自己的房间,翻箱倒柜地找到一个小医药箱。

她开门走到自己对面的房门前,她刚想敲门时,却看见房门是从外面锁着的……

他,没有回房间?他去了哪里?

赵玮琪提着箱子在别墅楼上晃悠了一圈,最后,她在一个并不起眼的角落看见了一扇门。

她的直觉驱使她走上前去……

她转动把手,门开了……

房间里的光很暗,王俊崇几乎是错愣地看着推门而入的人,却在看清的下一秒换上厌恶的表情:“这是我妈妈的房间,你来干什么!出去!”

赵玮琪像没听到一般,走进房间,轻轻将门带上,走到他面前。房间很整洁,也很单调,能看出这个房间的主人一定也是这样简单的人吧……

少年坐在床尾边的地板上,嗤笑一声:“你是听不懂话吗?还是……真以为自己成了王家人了?”王俊崇的语气并不好,甚至说有些挑衅。

赵玮琪蹲下来,与他平视。少年的眼睛有点红红的,眼眸清晰见底般,如果没有其中的厌恶的话……他的手里抱着一本相册,相册的封面上还有一些未干的水迹……刚哭过的样子。

无论他在自己父亲面前表现的有多无畏,其实他还是会在卸下盔甲以后需要温暖吧……

“我来给你送点药。”赵玮琪的语气平淡。

按理说,见到这个自己喜欢了两年的少年,赵玮琪应该很兴奋,更别说两人现在是面对面……但她如今真的没有那份心情,甚至没有情绪波动。

王俊崇淡淡地撇了她一眼:“送药?不用这么假惺惺的,我不需要。”

其实说真的,王俊崇并不厌恶她,而她只是自己与王厉彦夏秋涵之间矛盾中不明真相的受害者罢了……她真的没什么错,王俊崇分得很清楚,只是他们关系太尴尬……

赵玮琪看了眼他额头上的伤口,当时玻璃杯砸过去时,还好王俊崇偏了偏脑袋,不是很严重,只是擦伤。

“你可以不需要,但是你的粉丝要是看见恐怕饭圈又要风生水起了吧。”赵玮琪丢下这句话,正准备起身离开。

王俊崇迟疑了几秒,说道:“等等,是什么药?”

“酒精消毒和消炎膏,还有我上次摔伤也是擦的这个。”赵玮琪从小箱子里拿出一小瓶酒精、医药棉花和消炎膏。

这是父亲教她的习惯,给自己备一个小医药箱,救急总会用得到。

王俊崇接过酒精和医药棉花,动作却突然愣住了……

赵玮琪瞧见他表情有些变化,恍然,这里没有镜子,他不好给自己擦药……于是,她问:“需要我帮你吗?”

王俊崇像被看穿心事一般,但他仍然嘴硬道:“不用,你出去。”

赵玮琪一把夺过他手里的酒精和棉花,然后用棉花蘸了点酒精,动作连贯,王俊崇竟也没出声制止她。赵玮琪用棉花把酒精轻轻地擦在他的伤口上。

“嘶——”王俊崇有点吃痛地倒吸一口凉气。

王俊崇确实是一个懂得分寸的人,该坚持时他绝对会义无反顾地去,比如与他父亲的争吵;但是不用坚持的他就不愿意做过多的逞能,显得矫情,比如擦药。

赵玮琪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她瞧了一眼王俊崇怀里的相册,问道:“这是你妈妈的相册吗……”

王俊崇的眼神变了变,语气有些僵硬和冷漠:“这不是你该问的。”

赵玮琪心已了然,大概没错了。她把用完的棉花丢在包装纸里,然后若有若无的说:“我的爸爸在五年前去世了……”

“告诉我干什么?”王俊崇问,

“我觉得我们同病相怜啊。”赵玮琪拿起消炎膏,给他敷在伤口上:“我爸去世了,你妈妈去世了,然后你的父亲和我的母亲走在一起了……你不觉得我们同病相怜吗?不过,如果他们是真的相爱,我们不应该插手,不是吗?”

王俊崇听闻,只是嗤笑一声:“看来你还有很多事不知道吧……”

王俊崇话中有话的样子,赵玮琪追问::“比如什么事?”

“到了该你知道的时候你就会知道了。”王俊崇见她用完药膏,已经在收拾的样子:“药上好,你可以离开了吧。”

“嗯。”赵玮琪平淡道。收拾好药箱,她走出房间,轻轻的为他带上门……

房间里,王俊崇看着她离开的方向,眼神深邃……

第九章 一触即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