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支离破碎

  这辈子,我最后悔的事,就是在那一天告诉了她有所有真相……——王俊崇

“我……知道什么……”赵玮琪愣了许久,错愣地看着王俊崇,期望从他那里得到答案。

王俊崇讪笑,几乎快失去理智地模样,冷冷地看着赵玮琪说:“你不是说过我们同病相怜吗?但是为什么所有真相我都知道,而你却在真相之外被保护得这么好!”

真相……什么真相……

赵玮琪一下懵了,脑海中什么也想不起,哑口无言。

“你不是一直问为什么我那么讨厌你母亲?你以为仅仅因为她嫁给我父亲是吗?”

“王俊崇!”王厉彦突然出声,似乎在制止着什么。

旁边夏秋涵一直无从开口,只是神色已经渐渐难看……

赵玮琪睁大眼睛看着王俊崇:“你说……因为你讨厌破坏人家家庭的人……”

她问过那么多遍,王俊崇也回答过那么多遍,每一次都是这样的回答。

“没错,破坏别人家庭,而且霸占别人地位和生活的人!”王俊崇几乎靠吼出来。

“这么多年!我都为我妈感到不值!”王俊崇转言向着王厉彦:“你既然不爱我妈,当初就不应该娶她!自己的丈夫,天天挂念着其他的女人,我妈都还能忍气吞声这么多年!”

“王俊崇,你住口!”王厉彦紧紧捏着拳头。

王俊崇嗤笑一声:“这还是家吗?……大概我和安初从小连父亲是什么都不知道!真的太可笑了,我的父亲最爱的不是我妈妈,而是别的女人!”

这么多年……别的女人……那个女人是谁?

正当赵玮琪不解之际,王俊崇却倏然笑了,笑得有些诡异,然后转身看向赵玮琪。

“你也好奇对不对?”王俊崇说:“你不是一直在问为什么我讨厌你母亲?”

没有一刻像这样感到眼前的人如此陌生……

赵玮琪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什么也没说,只是不安的情绪涌上心头。

“那个女人,让我父亲朝思暮想的那个女人,这么多年横在我整个家庭之间的那个人!……”

“就是你母亲!”他对着赵玮琪说,毫不避讳地指向夏秋涵,眼神恶劣。

霎时一片安静,没人再说话,赵玮琪脑海中只剩王俊崇的话语在回荡……

这么多年横在我整个家庭之间的那个人,就是你的母亲!

赵玮琪转头,看了看夏秋涵和王厉彦,他们什么也没说,仿佛已经默认着什么。

但赵玮琪还是不甘心地对王俊崇说:“不会……王俊崇,你是不是在骗我……不是这样的……他们不是才相识一年多,她没有介入你的家庭……”

赵玮琪整个人已经有些脱离,她愣愣的看着王俊崇,希望得到他的答案……

王俊崇微微撇过脸,不去直视她,然而他从背包里拿出一个本子,本子里有一张些许陈旧的照片。

“你确定他们才认识一年多吗?这张照片是十几年前的,他们是高中同学!”

赵玮琪拿起照片,那确实是自己母亲和他的父亲……

而且照片的年份赫然是“1998/6/30”

看到赵玮琪不可置信的眼神,王俊崇又对王厉彦说:“你大概一直在找这张照片是不是?我也是没有想到小初当初在你的书房,翻到了这张照片。”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王厉彦惊讶地看着他。

王俊崇又将刚刚的本子拿出来,指着对王厉彦一字一句地说:“我妈去世后,我在她的房间找到了她的日记,你永远都不会知道,我妈当初多喜欢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冷淡她!”

“对了,还有,关于艺的那两个名字,不是偶然吧。你们当初是想给自己的孩子命名,却没想到你们却没能在一起,所以最初才会把这个字放在安初和赵玮琪的名字里吧!所以,我妈才会那么反对!”

“还有……”王俊崇顿了顿,看向赵玮琪:“你父亲的死,可以好好问问他们。”

“我爸爸……不是脑溢血去世的吗?”

王俊崇冷哼一声:“脑溢血,没有事情刺激到也不会病发严重吧。”

赵玮琪听闻,脑海中一片混乱……

“看来你还有很多事不知道吧。”

“上次回去无意中听你妈这么叫你的。安初才出生时,王厉彦给她取的名字叫——王忆。不过后来被我妈反对了。现在想想忆和艺同音……”

“放心,我一定会让那些伤害我妈妈的人,付出代价。”

我亲爱的儿子小崇:你一直是妈妈心中的骄傲,妈妈却不是一位称职的母亲。妈妈生病这么多年,今天终于可以解脱了……你爸爸照顾我这么多年,我不能再拖累你们。小崇,其实爸爸妈妈已经在一年前协议离婚了,爸爸这一年来也尽力的照顾妈妈…所以,不要去怪你爸爸,当初的路都是我们自己选择的,妈妈从来不后悔嫁给你爸爸。只是,是时候我们该有人做出了结了……妈妈就要离开你们了……你要照顾好妹妹,不要和你爸置气,他们没有错,是我一个人错了这么多年。我也该把欠了这么多年的还回去了……小崇,不要去恨他,未来你还要靠自己去走…你的未来还很长,不要把精力都用在仇恨上……妈妈就要走了……男子汉可不允许哭鼻子啊,未来靠自己。你是妈妈永远的骄傲。慈母:安祈2017年1月

“爸爸的一本相册里!我看见过阿姨的照片哦!有一次哥哥带我回家的时候,我在爸爸的书房里看见过一本相册!我在里面看见过阿姨的照片哦!”

一切仿佛都有了答案般,赵玮琪愣愣地转头看向夏秋涵,后者脸色惨白。

“他说的……是对的吗?”赵玮琪朝夏秋涵一步步走去,一步步逼问:“他说的是对的吗?……你告诉我……”

后者无言,躲闪她的眼神……

赵玮琪一把抓住她的肩头,激烈地摇晃:“你告诉我!你告诉我啊!!!为什么!为什么!!……”

“小艺……”夏秋涵终于开口……

然后赵玮琪却突然眼神一变,甩开她:“不要叫我这个名字!我叫赵玮琪!赵玮琪!!”

赵玮琪歇斯底理般地吼道,然后看着她,后退两步……

夏秋涵看着女儿激动的抵触模样,眼泪不自觉地流下。

她刚想解释什么,只看见赵玮琪突然转身向着别墅门外跑去……

“小艺——”

回应她的,是赵玮琪狠狠的摔门声……

一路狂奔离开那个不能接受的事实……

赵玮琪走在空荡的大街上,初春的风吹得好冷…她扣紧了衣服,强忍着想哭的心情,一直走……

原来世界这么大,却没有她的容身之处……

赵玮琪走进一个小巷,将自己蜷缩在墙角,巷子里安静得可怕,赵玮琪的最后一丝防线终于攻破,放声哭了出来……

整个巷子回荡着她的哭声。

“爸爸……你在哪里……”

“为什么……为什么妈妈成了介入人家家庭的小三……”

赵玮琪最后放声地歇斯底里,从前爸爸的音容笑貌还有妈妈的冷漠相待,都一一浮现在她的脑海里。

她抽泣着,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按下一个熟悉的号码……

电话最终接通,赵玮琪沉默许久,带着淡淡的哭腔开口……

“李子……”

从巷口吹来的冷风,让赵玮琪将自己蜷缩得更紧,她双眼空洞地机械般拢了拢自己的衣服,像一只受伤的刺猬。

过了好久好久,听见清脆的脚步声从巷口传来……

李小栀走到赵玮琪面前,将自己的衣服披在她身上,然后轻轻的说——

“琪琪,我们走吧……”

李小栀扶着赵玮琪漫无目的地一直走,也不知道该去哪里……

赵玮琪没有说话,李小栀也不去问,就这样一直陪着她走……

不知走了多久,最后,赵玮琪平复了最初歇斯底里的心情,还是决定回了别墅。

别墅已经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客厅没人,赵玮琪往自己房间走去……

从床底拖出行李箱,赵玮琪将衣柜打开,将衣服一叠一叠地装进行李箱,然后整理着其他的东西……

房门倏地打开了……夏秋涵走进房间,看见赵玮琪的背影整理的样子,然后轻轻的说:“小琪……能听妈妈说几句吗?”

是小琪,不是小艺……

赵玮琪停下手里的动作,沉默了好久,才转身淡淡地看着她:“我要搬走,我会自己出去租房子,如果你是来阻止我的那我想我们就没有交流的必要了。”

夏秋涵暗暗低眸,一丝苦笑:“我知道,你决定的事情是改变不了的,就和你爸爸一样……”

赵玮琪别过脸,移开视线。

“我知道你现在一定对妈妈很失望。”夏秋涵自嘲一句,然后转言道:“你想知道当初发生的所有事情吗?”

当初发生的所有事情……

赵玮琪听闻,愣愣的看着她……

时间回到——1996年

高中开学的第一天,新生报到。

“诶,王厉彦,你看那个学妹怎么样?”同学在一旁指着新生中的一个女生。

“什么怎么样啊,告诉你别到处去打扰别人啊。”

同学撇撇嘴,不以为然地说:“是是是,你这个大学子就高高挂起吧!小心以后找不到女朋友!不跟你多说了,我去帮小学妹搬行李去了,大学子拜拜。”同学得意一笑,朝着人群跑去。

王厉彦无奈地摇摇头站在原地,看了看手表,时间还挺早。

“同学,请问你是迎接新生的吗?”

一个甜美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王厉彦转头一看,是拖着两个大大的行李袋的学妹。

“同学,你知道那个女生寝室楼怎么走吗?”

“嗯,就是从这里走过去,然后……”

王厉彦将路线大概告诉了她。

“知道了,谢谢你。”夏秋涵腼腆地笑了笑,然后拖着她两个大大的行李袋,走得吃力。

王厉彦想了想,还是追上前去:“我带你去吧。”

王厉彦拿过她的行李袋,扛在肩上。

“谢谢……”

这就是他们的相识……

后来他们经常往来,渐渐互生情愫,也成了大家看好的一对。

时间——1998年

王厉彦高中毕业,作为尖子生的他,得到了出国留学的机会。

“你出国了会忘记我吗?”

“不会,永远都不会。明年你好好考,我在大学等你。”

“好啊,就这么说定了。”夏秋涵笑了笑。

这时,一个正在拍外景的摄影师来到两人面前:“你们好,我是一名摄影师,能有幸为两位拍张照片吗?”

“好啊,谢谢。”夏秋涵抢着答应了。

王厉彦笑了笑也点点头。

“两位准备好,3、2、1——茄子!”

时间——1999年

夏秋涵高考失利,读了一个很一般的大学。

而王厉彦在外国的学业越来越繁重,但他也越来越优秀。

他们几个星期才会打一次电话,但感情却是没有变过。

“你在国外这几天是不是很冷啊,国外下雪了没?”

“嗯……下雪了,对了,有个好消息告诉你,我最近的论文得一等奖了。”

“真的吗?好厉害!……我也有好消息你,你还记得我说过我最喜欢的那个画家吗?她要来这边开画展了!以后,她的每一个画展我都能到场就好了……”

“厉彦……你说过,你一定会回来娶我的,你不要忘记了……”

“我记得,我还记得我们以后一定会生个女儿,然后取名中要有个“艺”字……”

每一次的通话,都说不完的话题……

时间——2000年

夏秋涵在大学里参加了很多课余活动,还有素描班。

一次在课外写生的时候,发生了这样一件事……

“秋涵,做我的女朋友吧!”

声音的来源,是同班同学——赵钧,他拿着一束玫瑰花,单膝下跪。

夏秋涵的神色尴尬……

纵使之前夏秋涵已经拒绝了他很多次,但他都像越挫越勇一般,一直缠着不放。

“在一起!在一起!……”一旁围观的同学起哄道。

夏秋涵不自在地看着赵钧,然后说:“谢谢你的好意,我……我有喜欢的人。”

然后,夏秋涵在众目睽睽之下,背起素描包,逃也似的离开……

时间——2001年

这天,只有夏秋涵一人留校在寝室里,她收拾了背包,准备出去写生。

突然……有人将门一脚踹开,她错愣地看着门口的人。

赵钧满身酒气地向她走去……

“准备去哪儿?”

夏秋涵满是防备地看着他:“你……你要干什么?”

“不干什么,就是来看看你。”赵钧朝她越走越近,直到一伸手就摸到了她的腰。

夏秋涵心里一惊,想朝门外跑去,奈何赵钧一把抓住她的手臂,将她猛地硬拉到自己面前。

“为什么?我喜欢你一年了,你都不愿意接受我?那个人是谁,有什么好的?舍得你为他守身如玉?”赵钧身上是浓浓的酒味,神志都有些混乱……

“赵钧,你先放开我好吗?”夏秋涵弱弱的声音乞求道。

“放开你?”赵钧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被我抓住的,我一辈子都不会放手……”

像是略有所指的,赵钧痞痞地笑了,抚上她的腰,然后说:“秋涵,现在这层楼只有我们两个人……”

“赵钧,你不要乱来!”夏秋涵警惕的看着他。

赵钧将夏秋涵摔到床上,然后俯身……

“赵钧,你放开我……你放开!”

“救命!救命啊……”

……

根本无人回应……

“喂?小涵你在听吗?”

“在……”

“听你声音好像没休息好吗?你要不还是去睡一会儿吧。”

“嗯……好。”

夏秋涵挂了电话,然后像泄气般靠着墙壁,眼泪止不住地流下……

厉彦,你可知道我已经不是你心中那个干净的夏秋涵了……

几个月后

夏秋涵因为身体不舒服而去医院检查,意外地知道自己怀孕了……

孩子……是赵钧的。

夏秋涵顿时感到整个世界都快崩塌,她走出医院却不知道该去哪里……

家里的人很快也知道了,逼问她孩子的由来。

家人找到赵钧的父母一起商量……

夏秋涵的家里是个传统的家庭,未婚先孕已经是家庭中罪无可恕的一条。

最后商量的结果……

夏秋涵离开夏家,嫁给赵钧;同时放弃学业,在家里待产……

心灰意冷的夏秋涵只好按照家里的安排,她放弃了学业,嫁给了赵钧……

继而,断了和王厉彦的联系……

从此不再相见比较好,还是让最初那个我留在你的心里吧……

王厉彦因为朋友的一次玩闹,和另一个女子同样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后果。

加上联系不到夏秋涵,王厉彦最后也不得不按着家里的意愿,娶了那位女子——安祈。

后来才知道,安祈一直喜欢王厉彦,那场“玩闹”不过是朋友的有心之举……

安祈也因为意外而早产。

时间:2002年

王俊崇和赵玮琪出世……

王厉彦开始频繁地向安祈提出离婚,而安祈怎么也不答应……

夏秋涵认命地和赵钧生活,大概人生也就是这样了……

然后后来,一切都改变了模样……

时间:2011年

夏秋涵一个人静静地走在画展厅,自从弃学后,她就再也没碰过画笔,也没参加过画家的画展了……

但今天,仿佛是有股力量推动着她,来到这里……

每一幅画都是画家精心创作,每一幅画的背后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

正当夏秋涵看着眼前的油画作品时,一个有力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然后在夏秋涵不远处停下了……

夏秋涵不自觉地回头,看见来人,她几乎想立刻将自己藏起来的感觉。

他依旧俊朗,而她……

“你……这么多年……还好吗?”两人相视许久,最后还是夏秋涵先开了口。

王厉彦并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问:“这么多年,你去哪儿了……每一次这位画师的画展我都去了,但是都没有看见你,直到今天,我都快放弃……”

“难得……你还记得……”

“当年,为什么要和我断了联系?”

“你真的想知道吗……”

夏秋涵和王厉彦的再见更像老友一般,聊起这些年的点点滴滴……

我们从来都未曾想过,当初的誓言如今都随风消逝……

几天后,一个女人约夏秋涵在咖啡厅见面。

“您好,我是厉彦的妻子,我叫安祈。”

面前这个女子就是王厉彦现在的妻子,确实很漂亮很有气质……

“我知道,你就是让厉彦这么多年朝思暮想的那个人吧。”安祈像讲故事般,娓娓道来:“当年是我趁了你们的空子,让他不能能回国来找你,我以为……这么多年过去他总会被我感动的……可是,他却依旧还是那样,这么多年去同一个画家的画展,资助同一所高中,可他连自己的亲生儿子,他都不多看几眼……”

“可是……我们还是夫妻不是吗?所以……夏女士,我求你……我求你把我的丈夫还给我好吗……”

和安祈的见面,让夏秋涵五味杂陈……

“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几天后,王厉彦在路口拦住了她。

夏秋涵沉默许久,还是说:“……以后还是不要见面了,我们都有自己的家庭了,惹人口舌多不好。”

“为什么?有人和你说了什么吗?是不是安祈来找你了?”王厉彦问道:“那难道我们连朋友也没得做了吗?”

夏秋涵垂眸,不知道回答什么……

回到家,面对的是赵钧黑沉的面庞。

“去哪儿了?”

夏秋涵一愣,回答:“没去哪儿啊。”

“过了这么多年,你还是忘不了他是吗?”赵钧突然扬了声调:“就算你嫁给我这么多年,现在他一回来,你就迫不及待地想跟他重归于好吗!”

“我没有……”

“还说没有!你以为老子是瞎的吗?!”赵钧猛地抓住夏秋涵的头发,然后用力的将她扯到自己面前。

“啊!放手!”夏秋涵吃痛地喊道。

赵钧并不理会她的叫喊,像理智一半:“你给老子看清楚了!我才是你丈夫!你别想着跟着别的男人跑!”

“这些年,老子供你吃供你喝供你住,连女儿都是我在照顾,你还要怎么样!是不是无论我做什么都不能让你满意?!”

夏秋涵头皮阵阵疼痛,她已顾不得赵钧在讲什么……

而她脑海中当时一片空白,她只是想让他放开手而已,夏秋涵伸手抓起一个烟灰缸,就向赵钧的手臂砸去……

赵钧猝不及防,被狠狠砸到,然后放开了手:“你想干什么!”

“赵钧你给我听着!如果不是当初你做了那样的事,那么现在和我在一起的应该是他,不是你!是你拆散了我们!为了你自己的欲望!你根本不爱我!你爱的只是年少的欲望而已!”

“你……你……”赵钧想不到她会这样说,他捂住胸口,一脸愤怒与难受。

夏秋涵终于把深埋心底的话统统说出来,灯光昏暗,然而她来不及看赵钧的脸色,就摔门向外跑去……

看着她决绝的背影,赵钧却无力去挽留她,因为头开始剧烈的疼痛,他有些看不清面前的事物,靠着记忆,摸到了桌上的药瓶……

在打开的那一刻,可是手却开始不听使唤,意识渐渐薄弱……

眼前一黑。

药片散落一地……

不知不觉,夏秋涵来到了赵玮琪所上的小学,她在校门口与众多家长一起,等着自己的孩子放学……

大概那是赵玮琪第一次看见自己的母亲同其他人的母亲一样来接自己的回家了。

虽然一路上两人没什么话语,但赵玮琪还是掩饰不住的高兴。

然而,回家的时候,一切都变了……

“爸爸,我们回来了!”赵玮琪笑眯眯地走进门,四处张望。

却看见——赵钧紧闭着双眼直直的倒在客厅的地板上……

“爸爸!爸爸!你怎么了?爸爸!你醒醒啊。”幼年的赵玮琪还不知道为什么,只是拼命摇着赵钧的身体,但是赵钧没有反应,只是一动不动地躺着。

夏秋涵心里一惊,赶紧拨了救护车的电话……

赵钧是脑溢血过世,过世前,他还将赵玮琪叫到病房,告诉她——“要好好照顾妈妈……”

这辈子欠她的,恐怕是还不了了……

时间——2016年

“叫我来什么事?”

依旧是冷冷的声音,安祈却早已习惯,从病床上坐起来,安祈看着他,虚弱一笑说:“厉彦,我不想拖累你了,我同意离婚……”

“但是你要承诺,不再生字,一切留给小崇和初儿……还有,我也知道我时间不多了,我只要你照顾我到我离开的那一天,好吗?”

时间:2017年1月

安祈自杀……

“厉彦,你那么爱她,就算我守在你身边,你还是心心念念着她。不如我放你们自由,也许这样你能记住我多一些,对吗……”

“厉彦,我从来不后悔,我爱你。”

他们的爱情,最后靠着两个错误的人的牺牲,最终走到了一起……

赵玮琪听着母亲像讲着别人的故事般,平淡毫无波澜地面对。

她的心情顿时五味杂陈……

我叫赵玮琪,父姓赵,母姓夏……每次都这样骄傲地告诉别人。

她以为,就算自己儿时母亲很冷淡,不爱自己,但起码她是爱着父亲的……

可是,谁知道真相会是这样……

第十七章 支离破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