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濒临崩溃

  晃晃悠悠,三月份开学便是高一下学期。

今天本该是第一节课外的体育课时间,赵玮琪被老师叫到办公室统计班上同学的学籍。

一叠同学们的学籍单,只要分类然后录入电脑里面就好了。

赵玮琪坐在老师的办公桌前,整理着学籍单……

“报告!”一个熟悉的声音,伴随着敲门声。

赵玮琪扭头一看,是王俊崇站在门口。

她出声:“办公室的老师都去上课了,你进来吧。”

王俊崇看见了她,走进来,问道:“你怎么在这?”

“我在把我们班的学籍录到电脑里。你呢?不上课吗?”赵玮琪反问。

王俊崇将别在背后的作业本拿出来,说道:“上个周欠下的作业,趁着体育课的时间,老师让我过来办公室补上。”

“你们也是体育课?”

王俊崇不可置疑地点点头。

高一下学期换了课表,居然和十九班的体育课在同一个时间,心里有些窃喜。

“你这里统计错了吧。”

“啊?”赵玮琪一头雾水地看向王俊崇指的地方。

“这个同学在电脑上的出生年月录错了,和学籍单上的不一样。”

赵玮琪一看还真是,不但这个录错了,接下来的也全都错了,因为之前少录掉了一个。

“谢谢。”赵玮琪一边删除错误的地方,一边道谢。

“……嗯。”王俊崇淡淡回应,然后走到隔壁办公桌前,开始认真做起作业来。

赵玮琪认真地一一对应着前面同学的学籍,确认无误后,才又开始继续录入……

办公室突然静得出奇。唯剩下笔与纸的摩擦声,电脑键盘的敲击声,墙上时钟秒针声混在一起……

不久,赵玮琪录完了学籍,将单子好好的整理起来,放在文件夹里。

她起身,刚想离开位置,眼神却不自觉微微瞟了一下隔壁办公桌上认真写作业的身影……

看了看时钟,离下课还有一段时间,体育课现在去也应该是自由活动时间了,回教室自然也无济于事,赵玮琪不经意又看向不远处的人,然而她又悄声做下。

握着鼠标,上下滚动轱辘,一手撑着脑袋,眼神早已不在电脑上,而是……

目光停留在一旁的身影,他正在思考着什么题的样子,笔尖唰唰地在纸上打着草稿。

突然王俊崇望到赵玮琪的方向,后者立马收回目光,假装检查着电脑上的学籍。

“赵玮琪。”王俊崇淡淡的问道:“函数这一章你学得怎么样?”

“啊?……还,还好吧。”赵玮琪有的没的回答着。

王俊崇拿起作业本,走过来:“这道题你会吗?给我讲讲吧。”

赵玮琪有些受宠若惊地看了他一眼,然后目光转到题目上,是一道比较普通的函数题,赵玮琪瞄了一眼本子上前面的一道题,显然要比现在的题难一些,王俊崇都做对了的。但这道比较简单的题,他却来问。

赵玮琪感到一头雾水。

“这道题是这样……”赵玮琪在一边打着草稿,给王俊崇讲题。

王俊崇认真地听着,偶尔回应两句。

“原来是这样,我知道了。”王俊崇拿起笔将答案写上去,然后对赵玮琪说:“谢谢。”

倏然响起了下课铃……

“我,我先走了,你加油补作业!”赵玮琪逃也似的离开了办公室。

王俊崇看着消失在门口那个娇小的身影,嘴角有些不自觉的上扬。

高一下期的课程让赵玮琪感到有些吃力,于是,她开始了每个周末烦躁的补课生活……

这天,赵玮琪补完课,走在回家的路上。天气微凉,大概是初春来临的征兆,公园里活动的老人也多了起来,湖里的鸭子也悠哉地游来游去。

一切如常……

一通电话,却彻底打破了该有的平静……

“喂?妈,什么事?”赵玮琪接起电话。

“小艺,你快到医院来,小初…小初她病危……正在……手术……”

听见母亲有些抽泣的声音,赵玮琪霎时愣住……

小初,病危手术……

脑海中一片空白,已听不清耳边的话,手机从手中摔落在地上……

赶到医院的时候,只看见王厉彦和夏秋涵守在手术室门口——手术已经进行两个多小时。

王厉彦深深地埋着头,时不时会望一望手术室的大门,站起来焦急的来回踱步,两只手重重的握在一起,眉头紧蹙,写满担忧和懊悔……

当有护士走出手术室的时候,他都会猛地冲上前去,得到的答案永远都是——“医生正在尽力抢救。”

夏秋涵是一遍一遍地拨打着王俊崇的电话……

王俊崇正在韩国录节目,也偏偏是今天……安初的病危。

电话终于接通,王俊崇本是冷漠的声音在听见通知后,变得隐隐嗔怒,最后焦急地挂断了电话。

赵玮琪在护士的解释下知道,下午的时候,安初在无人照料的情况下,离开了病房,医护人员发现她的时候,她已昏倒在了医院的花园里……

自开学以来,赵玮琪除了上学还要补习,王俊崇上学之外也要去赶通告,王厉彦和夏秋涵来看她也是极少极少,安初一般都是一个人,无人照料……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赵玮琪无比焦急地却只能等待着手术完成的那一刻,除了祈祷,其他什么也干不了,那种无能为力的压迫感充斥着心头……

三个人都守在手术室的门口,相继无言,时间已经过去五个多小时……

赵玮琪想问什么,却怎么也开不了口,气氛压抑得渗人。

手术的六个小时……王俊崇还没有回来……

手术室里。

“病人现在心率很低,准备心脏起博。”

“擦汗,手术刀……”

“止血……”

八个小时过去了,手术室的灯——熄灭了……

几乎一瞬间,三个人同时站起来,焦急地向门口走去。

“医生!我女儿怎么样了?”王厉彦急迫地问着。

医生面露难色,却像是说着预备好的台词一样,缓缓说道:“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

尽力了……

这三个字毁掉了多少家庭的希望,也让多少人濒临崩溃……

“医生……我女儿还有救是不是?你快进去救她啊……我拜托你救她……”王厉彦似乎倾尽所有的力气去说出这些话,在听见:“尽力了”三个字的时候整个人都崩溃了……

“王先生,我能理解您的心情,但是基于您女儿的病情,我院方一直支持的就是保守治疗,我已经尽最大的可能挽救您女儿的生命,但是……在我们发现您女儿的时候,她的器官已经开始快速衰竭。”

医生说到这里已经没有再往下说了……

“病人现在还有意识,你们可以选一个人进去见她最后一面……”

最后一面……

赵玮琪重重的闭上眼,五味杂陈,也不知道该是什么感觉了……

所有人等着王厉彦的回话,王厉彦缓缓抬起头,做出了一个令大家都很意外的决定……

“小艺,你去吧……”

穿上隔离衣物,赵玮琪沉重地推开了手术室的大门。

看见手术床上那个瘦小的身影,赵玮琪的心突然一顿酸涩,拼命忍住眼泪,才向她慢慢走去。

半跪在手术床前,眼前小家伙的脸色已经惨白,缓缓地半睁开眼睛,仿佛都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姐……姐……”安初虚弱的声音响起,小手伸出被盖,尽力想抓住什么……

赵玮琪双手紧紧地握住她的手,然后轻声说道:“我在,姐姐在这。”

“姐姐……哥哥和爸爸呢……他们……没来看我吗……”

王俊崇还没有回来,王厉彦放弃了来探视安初的机会,她又要怎么告诉眼前的小女孩这些事情……

“哥哥就快回来了,小初一定要坚持好吗……”

“好,我等……哥哥来……”安初缓缓说:“姐姐……我今天看见花园里……那只,我以前养的金丝雀回来了。你…和哥哥……好久好久…都没来看我……我的生日…快到了,我想出去……去花园里找……我的那只……金丝雀,我在花园里……找了,好久…好久,但是…我都没有再看见它……”

“姐……姐,……我,是不是快死了啊……”

“不会,不是的!”赵玮琪有些激动地摇头,紧紧握住她的手:“小初不会的,小初会平安的!”

“死了……是不是……就能看见妈妈了?……我好久……好久……都没有看见过妈妈了……”

“姐姐……其实,我还有好多好多话……没有和你讲……”

“我…好喜欢……好喜欢哥哥……是想成为他的新娘……哥哥…很好很好…在这个世界上…最好的……”

安初仿佛倾尽毕生的力气,去讲述这几句话……

“……姐姐,再过……两个星期……就是我的生日了……”

“姐姐……我们一起唱一首歌……好不好……就是……你教我的那首……”

赵玮琪早已泪眼朦胧,只是用力的点点头……

“我知道……半夜的星星……会唱歌……”

安初轻轻地断断续续唱着,赵玮琪跟着她一起慢慢喝……

“想家的夜晚,它就这样和我一唱一和”

“我知道午后的清风会唱歌”

“童年的蝉声,它总是跟风一唱一和”

“当手中握住繁华,心情却变得荒芜”

“才发现世上一切都会变卦”

“当青春剩下日记,乌丝就要变成白发”

“不变的只有那首歌,在心中来回地唱”

“姐姐你来啦!”

“天上的星星不说话,地上的娃娃想妈妈”

“真的吗?不过我还是想给哥哥过一个生日,我要给哥哥一个大大的惊喜!”

“天上的眼睛眨呀眨,妈妈的心呀鲁冰花”

“姐姐,明天就是哥哥的生日了,你答应我的蛋糕哦~”

“家乡的茶园开满花,妈妈的心肝在天涯”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哥哥生日快乐!”

“夜夜想起妈妈的话,闪闪的泪光鲁冰花”

唱到最后安初已经没有什么声音,儿赵玮琪有些沙哑的声音抽泣着…

“……姐姐,……不要哭……小初今天……很开心,……姐姐可以陪着我……就是……哥哥……等不到了……姐姐……我好想……睡觉了啊……”

安初眯着眼睛,声音越来越小……

“不会不会!哥哥马上就要到了!”赵玮琪焦急地想唤醒她:“小初,哥哥快要到了,你不要睡。”

“姐姐……其实……我觉得哥哥……挺喜欢你的……姐姐……你答应我……”

“你要……一直一直……和哥哥……在一起……好吗……”安初勉强的扯出一丝笑脸。

赵玮琪咬唇,眼泪止不住地流下,胡乱地点着头。

安初似放下一件大事,重重地舒了一口气,然后断断续续说:“我……好像……看见妈妈了……”

“好想睡觉……”

“好想……见到妈妈……”

“安初!”

“不要睡!你醒醒……”

“小初!!!……”

手术床上的小女孩重重地闭上眼……嘴角依然挂着笑容,走得安详…

手术室里,只剩下赵玮琪的哭泣声……

安初的葬礼很简单,也只有赵玮琪、王俊崇、王厉彦和夏秋涵四个人而已……

大概安初来到这个世界上,知道她存在于世的人也只有这么几个。

如今离开了,送她的人也只有这么几个……

当时,王俊崇到医院的时候,安初已经被蒙上了白布,他执意要把白布掀开,当他真的看见安初已经惨白的面容时,那种已经不知道是绝望还是悲伤的心情,让他愣愣地定格在那里……

当初母亲离开的时候,王俊崇没有见到她最后一面。

现在妹妹离开的时候,王俊崇依然没有见到最后一面。

他安静地可怕,他没有嗔怒,没有流泪,平静地接受着这一切……

整整三天都没有说过话,王俊崇站在安初的墓地前,纵使其他三人已经回去,他也始终没有离开……

“小初……是哥哥没有照顾好你。”

“小初……原谅哥哥好吗?”

他终于开口,语言中尽是苦涩。

然而,却无人回应他了……

再次见到王俊崇,是在第二天的时候。

纵使多年以后,赵玮琪却始终都忘不了,那一天……

几乎世界崩塌的黑暗……

王俊崇在走进别墅后便重重摔上了门。

他一眼看到了坐在客厅的王厉彦和夏秋涵,走到王厉彦面前,将一份拟好的文件甩到他面前……

“看完麻烦签字。”

王厉彦刚想发火,却瞥到文件上的标题——

“断绝父子关系协议”

“王俊崇,你想干什么!”王厉彦拍案而起:“小初才离开,你就拿这个东西来?我眼里有我这个父亲吗?!”

王俊崇直视他的眼睛,冷笑一声:“呵,你没有资格叫小初的名字!”

“小初活着的时候,你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了吗?你连看她都没有去过几次!你还有脸叫她的名字?!”

王厉彦听闻,气势一下子减弱不少。的确对于安初,他更多的是愧对……所以才会连见她最后一面的机会都放弃……他确实没脸去见她……

“怎么不说话了?”王俊崇暗讽道:“不过,我今天来只是麻烦你签这个文件而已。”

“从、此、以、后,我和王家断绝一切关系!”

王厉彦顿时火冒三丈:“王俊崇!你现在是越来越不把我这个父亲放在眼里了!你认为这个破协议在法律上能起到什么作用?”

“确实没什么用,但我只知道你签过字的就一定会遵守是吧”王俊崇嗤笑一声:“就像当初你让我妈签离婚协议书的时候,可以一边和这个女人交往,一边照顾我妈不是吗?”

“都是可笑的协议吧……”

“你一早就知道?”王厉彦质问道:“你不是一直都认为是我害了你妈妈?”

“呵。”王俊崇豁出讽刺的笑:“为了掩人耳目,为了安初能有个看起来还很正直的父亲,只有我去当这个罪人。如今,我妹妹离开了……王厉彦,你知道吗?有多少次我都想带着安初离开这个恶心的地方,可是你知道她说什么吗?她很喜欢爸爸,舍不得爸爸…… ?你为她付出过多少!”

赵玮琪听到楼下的动静,便走出房间站在楼梯上,亲耳听着王俊崇怒不可遏的发泄……

“是,我承认我愧对小初……”王厉彦出声:“但是,王俊崇,断绝父子关系绝对不可能。”

“是吗?怕我离开没人给你继承家业吗?”王俊崇讽刺道:“王厉彦,你从来不管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我妈当初独自守着这个空旷的家,她最需要的你的时候你从来不在,大概都在陪着你的第三者吧!”

“那你也少不了私生子能够代替我吧!”

“你!……”王厉彦已经气得说不上话。

两父子的气氛十分恶劣,仿佛就快打起来……

像是又回到了初相识的时候,几乎见面就吵架的场景,赵玮琪的心悬到半空,不能就此袖手,她跑下楼静静站在王俊崇身后……

“拿起你的协议给我滚!”王厉彦扯起桌子上的协议书,撕了个粉碎,重重地扔在王俊崇脸上……

纷飞的白色纸块,王俊崇的眼神突然狠劣,倏然抓起茶几上的杯子,准备上前一步……

“王俊崇,你冷静点!赵玮琪下意识地拦住他,抓住他的手臂。”

王俊崇回首,将赵玮琪的手挥开,继而手中的杯子也被甩了出去,打碎在角落……

“你让我冷静点?”王俊崇嗤笑一声:“果然你还是什么也不知道对吗?”

知道?她需要知道什么?!

赵玮琪从未见过王俊崇如此狠劣的眼神,她一动不动地愣在那里……

第十六章 濒临崩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