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尘封想念

  这算……同居吗?

多少次赵玮琪这么问自己,自己和他的相处方式倒有点像……兄妹?

每到晚自习那周,不适合王俊崇一起就是和谢依琳一起回去,赵玮琪有些尴尬,弄得就像重点保护动物一样。

高中的第一个暑假来临,王俊崇在各地赶通告,很少回来。

这天,李小栀约赵玮琪逛商场。

“商场就是好,免费吹空调!就算不买,还能在橱窗上多看看呢!”

两人一路在大商场转来转去,除了在楼下超市买的一大包零食和半价的西瓜外,俩人还共享一杯珍珠奶茶,一人一半耳机听着歌……

“这件衣服就不错!琪琪你快看!”李小栀指着店里的一间T桖。

“不错是不错,这价格……”赵玮琪拿着标签欲言又止地看着她。

李小栀悄悄瞥了一眼标签——199RMB!

一件破T桖都要199!!抢钱啊!——这是李小栀真实的心理写照。

然而,她一撇嘴说:“哼!姐姐我根本看不起这些!琪琪,咱们走!”

这一下子,就好像以前,两个人一起去逛商场都只看不买,兜兜里没有几个钱,只得埋怨着物价的飞涨。

现在想想,那是多久以前呢商……好像很近,又好像相距很遥远了……

“琪琪,那你现在和王俊崇一起住,有没有擦出别样的火花啊!”李小栀一脸“有猫腻”的表情。

赵玮琪嘴角一抽:“想什么呢,只是我租不到房子,人家收留我啊……”

“租不到房子?……那来我家啊,和我一起住怎么样?抛弃你的男神,投向我的怀抱!”

赵玮琪无语的望着她,并不打算回答。

“好哇,琪琪!你重色轻友!”李小栀装作满脸悲愤地说:“友尽!爱过!”

“行啦,我去你家不得给你家添麻烦吗。”

“我看是美男当头,姑娘你寸步难移啊!”李小栀语重心长地说。

倏然,赵玮琪有些神秘地说:“李子,我记得谁当初让我帮她给易大公子递情书来着?”

察觉到赵玮琪那瞬间对她神秘的微笑后,李小栀立马停止了玩笑话:“琪琪,我就开个玩笑哈!咱别当真!”

“你说,这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还提干哈啊。”李小栀傻笑着说道:“哈哈哈哈哈哈,你说是不是啊。”

“行了,逗你的。”赵玮琪笑了笑。

李小栀算舒了口气,然后说:“琪琪,易公子多久没跟你联络了啊?”

赵玮琪听闻,倏然缄默。

多久没有联络了……时间兜兜转转,没有他的消息已经一年多了。有多少次,赵玮琪通过各种渠道去联系他,可惜都无人回应。

“易公子是不是在北京待上瘾了,忘了还有我们在重庆等着他呢…”李小栀语气有些埋怨和酸涩。

“……不会的。”赵玮琪出声否认。

易烊崇勋答应过她的,怎么样也不会忘记重庆的所有……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对吧……

他说,他会在高中毕业的时候回到重庆;他说,他会心心念念重庆的一切……

“对了……你妈妈后来来找过你吗?”

“找过。”赵玮琪顿了顿又说:“两次。一次是在学校开家长会的时候,一次是去补习班交学费的时候。”

无论前后两者,她们母女之间都是形同陌路。

“那啥……”李小栀见赵玮琪瞬间低落的情绪,连忙转移话题:“琪琪!我们接下来去哪儿啊?”

“这个……”

赵玮琪话音刚落,只听见耳机的声音突然变大,两人猛地吓了一跳。

拿出手机,屏幕上来电显示的名字是王俊崇……

“谁的电话啊。”李小栀揉了揉遭殃的耳朵,有点忿忿地望着屏幕,当看清屏幕上的名字时,连忙说:“你,你男神!琪琪!快接啊!”

戴着一人一半的耳机,赵玮琪按下接听键。

“赵玮琪……”电话一接起,便是王俊崇略带低沉的嗓音:“我现在快到重庆了,你能帮我去依琳姐的店里取一下衣服吗?”

“嗯,好。”赵玮琪答应。

“哇,我居然听到王俊崇的声音……”一旁是李小栀带着魔性的笑声。

显然,电话那边王俊崇一愣:“你旁边是?……”

王俊崇话还没说完,又听见李小栀模糊的声音:“他在问我是谁吗?”

赵玮琪拿着耳机的通话口说:“她是我朋友。”

“那个很重要的朋友?”

没听出王俊崇略有所知的意思,赵玮琪回答:“嗯,很重要的朋友。”

“你们在外面吗?”

赵玮琪看了看手表,已经三点多钟:“在外面买东西,一会儿就回去、”

“一会儿去大明星你家哦!”李小栀故意在一旁调侃道:“去看看我家好队友现在住的怎么样!”

赵玮琪嘴角一抽,连忙跟王俊崇说:“你别介意,她只是……”

话音还未落,没想到电话那头,王俊崇居然说:“你带她去吧,记得进门换鞋套就行。”

李小栀听着耳机里的声音,下巴都快惊讶到了地上:“什……什么?我只是说着玩的,那啥,大明星你这么大方!”

“行了,我马上就快到重庆了,记得帮我取一下衣服,拜。”

“拜拜……”原地剩赵玮琪和李小栀惊讶得大眼瞪小眼。

很重要的朋友……

王俊崇想起那天帮她搬行李时,那个长的并不怎么好看但她还是随性带着的轻松熊玩偶。

赵玮琪的行李很少很少,不是最重要的东西她都舍弃了,但偏偏是这两个玩偶,她都带着。

只是拿着当行李中的摆设,并不是缺之不可,说难听点,搬行李的时候就像累赘一般。但她还是会带着。

究竟是多么重要的朋友……

王俊崇莫名地想知道。

回去的路上路过一家花店。

李小栀想起要替家里的那盆吊篮去选一个替换的花盆,于是赵玮琪就在店里闲逛着等她。

面前的一列都是花的种子,每一种花种的包装上都写有它的花语。

满天星——清纯,思念,配角

勿忘我——永恒的爱

蒲公英——无法停止的爱

每一种花都有属于它自己的美丽。

雏菊——隐瞒在心底的爱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花语,赵玮琪的心里扬起了莫名的酸楚。

听闻古时,人们用雏菊的花瓣来占卜爱情。大概人们都是对爱情如此向往。

“琪琪,你也要养花吗?”

“买来试试嘛,养花又不费劲。”赵玮琪拿着老板已经打包好的花盆、土壤和花种。

两人走出花店。

“琪琪,这就是你的房间啊!蛮漂亮的!”李小栀笑道:“不是说处女座的人家里都很乱吗?没想到大明星的家里这么整洁啊!”

赵玮琪正在把自己买的花盆、土壤和花种,从李小栀的购物袋里一大片零食中拿出来,就听见李小栀一下子扑到床上的声音……

“呜哇哇哇哇!我发现了什么!”李小栀拿起床头的那个轻松熊,说道:“这不是当时你过生日,易公子送你的嘛!琪琪,你还留着呐!”

将花种摆在书桌台上,赵玮琪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下,平淡回答:“嗯,他送的东西就这个能看点,就留着了。”

“我记得当时易公子去外地参加什么跳舞比赛来着,后来赶回来一起过生日,就买了个和他自己那个轻松熊一模一样的送给你了。”

“现在想想真是……情侣款啊!”李小栀一脸羡慕地说:“如果是送给我的该多好~”

赵玮琪一笑:“你倒是记得清楚。”

“那必须啊!那可是我和易公子的第二次邂逅!必须清楚!”李小栀满脸的自豪感。

继而转言问道:“琪琪,话说生日的时候那个同心结你到底给没给易公子啊,虽说他当时是来晚了,但人家是因为比赛嘛,最后还是赶到场了,你不会连生日礼物都没给他吧!”

赵玮琪垂眸,撇撇嘴:“后来给了的。”

不过,是很久很久的后来,他离开重庆的那时候。

赵玮琪和李小栀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啃着西瓜,看着电视。

“琪琪,你看这个人好搞笑,啊哈哈哈哈哈哈……”李小栀一边拿着吃到一半的西瓜,一边捧腹大笑。

突然门口传来响动,赵玮琪一转头,看见一个星期不见的王俊崇。他开门站在进门处。

李小栀笑到一半,感觉不太对劲,后知后觉顺着赵玮琪的视线看去……

“大……大明星?”李小栀眼珠子快落到地上:“看,看见活的了!”

身后,是赵玮琪无语地扯了扯她的衣角。

王俊崇走进客厅,看着李小栀,然后很礼貌地说:“你好。”

“你,你好……”李小栀估计还没缓过神来。

“是那个很重要的朋友?”王俊崇问赵玮琪。

赵玮琪有些莫名的看着他,点点头。干嘛老问这个问题……

“当然啦!最重要的朋友不是我,还能有谁!”李小栀拍拍胸膛,自信地笑着。

“我和琪琪可是小学就一个班的好队友!”李小栀继续说:“说起来,今年都是第十年了。”

“你们吃饭了吗?”王俊崇倏然问道:“等会儿一起下去吃饭吧。”

“好!”李小栀两眼放光。

但她倏然意识到一个问题,改口说:“不对,我还是先回去吃饭好了,我妈炖了土豆牛肉哈哈哈哈……”

王俊崇点点头,然后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关上门。

“琪琪,那我走了!”李小栀突然将声音压低,悄悄地说:“我这个大型电灯泡先撤退了,好好珍惜二人世界啊!”

二人世界……赵玮琪无语地望着她。

李小栀冲她投去一个“我懂得”的眼神,然后欢脱地抱着剩下半个西瓜,和她那一购物袋的零食向门口飞奔出去……

“砰”地关门声,霎时间客厅就只剩赵玮琪一人。

赵玮琪满脸黑线,她将剩下的西瓜端去了厨房,然后把刚才客厅吃完的零食袋放进垃圾桶里,将垃圾打好包。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王俊崇从房间里走出来,他大概是在浴室里冲了澡,重新换了一身衣服。

“走吧,依琳姐请客,先去她店里等她。”王俊崇对赵玮琪说。

依琳姐请客……李小栀要是知道这点,恐怕要吐血身亡吧,她想象的二人世界就这样被扼杀在了摇篮里,还不如一起去蹭顿饭。

赵玮琪点头:“好。”

一般和王俊崇出行,总是一前一后地,赵玮琪先走出小区,然后王俊崇绕很多弯路再跟上。

两人一起出门,赵玮琪将打包好的垃圾丢到了楼梯口的垃圾桶里,王俊崇站在那边等电梯,赵玮琪回来时,正好电梯停在这一楼。

两人走上空无一人的电梯。

“你最近怎么样?”半晌,王俊崇似无意般开口。

赵玮琪微笑点头:“很好,你……”

电梯猛然剧烈晃动了一下,然后灯扑闪一下,倏然一片黑暗……

抚了抚电梯壁,王俊崇说:“可能停电了。”

他看了看旁边的赵玮琪,赵玮琪埋着头,并没有什么反应。

“刚才我上楼的时候,听物管说是在修电路,可能等会儿就好了。”王俊崇沉稳地说。

低头瞥见她不知为什么而攥紧的拳头,觉得有些不太对劲,伸出手想拍拍她的手臂,试探般说道:“赵玮琪……”

“别……别过来。”赵玮琪贴紧电梯口,有些害怕地躲过他的接触,声音带有些莫名的颤抖。

“你怎么了?”王俊崇蹙眉,担心地询问。

赵玮琪依旧不回答,低着头看不见表情,攥紧的拳头收到了背后,反倒更紧紧贴着电梯角。

王俊崇没见过她这么反常的样子,下意识想靠近她,但才迈出脚步的时候,赵玮琪颤抖着声音又响起……

“别过来……别过来!”

几乎是靠着吼出来的,赵玮琪猛然蹲下,双手环抱着自己,瑟瑟发抖……

王俊崇愣在原地,蹙了蹙眉,然而他也蹲下,与赵玮琪平视。

“赵玮琪……”他试探般地喊着她的名字。

她的反应,让王俊崇想到一个医学上的心理疾病——幽闭恐惧症。

王俊崇将手机上的电筒打开,光照亮了半个电梯,他继而叫着她的名字:“赵玮琪……”

赵玮琪双手怀抱着自己,头紧紧埋在臂弯里,手紧紧地抓著手臂,手臂被掐出红印来,身体不自觉的瑟瑟发抖……

“你看着我。”王俊崇伸出手去抚她的手臂。

赵玮琪像受到刺激般,将自己缩得更紧,她没哭,只是像一只受伤的刺猬一样缩成一团。

“赵玮琪,你看着我。”

“你别说话,别过来,我没事…我真的没事。”赵玮琪颤抖着摇摇头。

王俊崇能触及她骤然冰冷的体温,温柔地开口:“赵玮琪,你抬头,光很亮,你不要害怕。”

“我没有害怕……”赵玮琪颤颤巍巍的语气,想深深抑制住,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没那么失常:“我没事,我没事……”

她的语气不像是对着王俊崇说话,倒更像是安慰自己。

“赵玮琪,你听我说……”王俊崇不厌其烦地开导:“现在光很亮,你抬头看看……”

“有我在。”

似曾相识的话,赵玮琪好像也听谁这么说过。

缓缓抬起头……

一个小女孩可怜兮兮地蹲在黑暗的废弃工厂的角落。

连那唯一的出口也被锁上,缝隙间透出点点光亮,但角落却是黑暗一片。

金属的气味弥漫在空气中,冰冷的金属质感渗透在整个工厂中,气温仿佛骤降。

女孩紧紧地环抱着自己,瑟瑟发抖,惶恐地看着眼前的场景……

为什么没人来找到我…大家都把我忘了吗……

欢乐的游戏时间,女孩躲进废旧的工厂。但从未有一刻像这样,女孩希望伙伴们快点找到自己。

本来以为是最佳的藏匿地点,但在她想出去的时候,出口不知什么时候被锁上。

女孩不敢大声呼叫,她很害怕,害怕得说不出话。

她只有在角落一直蹲着,任凭身体不自觉地发抖,她的目光只有落在眼前的地上,也不敢向前看去。

偶尔,废旧工厂的某一处传来轻轻的响动,女孩倏然紧紧地将头埋在臂弯里,也不敢抬头看了。

大家快来找我啊…我好像爸爸……我好想家……

女孩在高度紧张的压迫中,不自觉地开始打嗝。任她怎么抑制也停不下来,她只有紧紧憋着自己的声音。

那黑漆漆的地方会不会有什么恐怖的东西,那些恐怖的东西回不回来吓唬她……女孩停止不住遐想。更加紧紧地抱着自己。

倏然,工厂的某一处传来隐隐的落地声,继而有匆忙的脚步声……

女孩听得清楚,她更加紧张得颤抖。

脚步声忽远忽近,过了好久在她的面前停下来。

“赵小琪,抬头!”

似命令的语气,但女孩还是深深地将头埋在臂弯里,不愿抬头。

“赵小琪别怕,是我,我来找你了。”

“别怕,赵小琪……”

“……有我在。”

莫名信任地……年幼的赵玮琪缓缓地抬起头……

“猴子……”年幼的赵玮琪颤颤巍巍地说着。

易烊崇勋向她伸出手…… :“走,我们回家。”

后来赵玮琪知道,当时和她一起游戏的伙伴回去告诉家长,赵玮琪不见了。然后大家都开始到处寻找。

爸爸没有找到她,妈妈没有找到她,偏偏是易烊崇勋……

大概,这就是属于青梅竹马的默契吧。

“王俊崇……”

赵玮琪抬头,对上的是王俊崇有些焦急的眼神。

“你别怕,只是停电,一会儿就会来电的。”

赵玮琪看见手机的电筒将电梯照得挺亮,他能清楚地看见王俊崇满脸的焦急。

大概十几分钟的时间,电梯来电了。晚饭,赵玮琪没吃多少,整个时候都是心不在焉的。

早早地回到家里,回到房间。

她看着床头上摆着的那个轻松熊玩偶,鬼使神差般将它拿起来……

易猴子,我好像有点想你了……

第二十章 尘封想念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