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 李武(5000字更)

  (本姑凉的怒气还没消,本章略微血腥,承受不住可跳过,相信我,我不是个bt,本菇凉只是因为黑袍的性格就是这样,再加上白言前世的手段,造成了……呵呵)

白言跟星辰打招呼之后意识就回归了本体

“雨沫,分离出一些魂力到阵中维持法阵。”白言的语气似乎又变成了曾经的白言,而且此次并没有低头,而是正视着雨沫

雨沫看到比昨天正常多了的白言说到:“好的,白言队长,对了,今天的比赛是虽然是个人赛,但是规则有所改变,变成了存活下来的人的混战,但是跟团队赛没什么两样,自己和自己学院的人可以联合,可是咱们学院一号比赛台就剩你一个人了,二号比赛台剩二人,三号比赛台还算比较争气,还剩下四个人,四号和五号比赛台都只剩下一个人,六号和七号比赛台一个人不剩,八号比赛台三人,九号和十号比赛台剩下一人,六十个人里我们的人才剩下十四人,连三分之一还不到,我们的学院剩下的人都可以说是弱势力了。”说着手上的动作也不满,直接把自己不点的魂力全输给阵法了

“混战?没办法了,赶紧去吧,十四个人又怎么,人多不团结也没用。”白言走出了宿舍,急忙忙的向比赛区走去,身后的雨沫也一直跟随着

“白言队长,这次你要用竹萧吗?”雨沫和白言等人都已经到了候战区,还包括昊苍穹等人

“嗯,到时候把十四个人聚集在一起,我就攻击那四十六个人就好了,就用念幻,不过我现在的精神力如果吹出来的话精神可能会有些不正常,所以你们要抓紧。”白言沉声道,又看向周围的人,因为自己的精神力就算增长了,吹出念幻,自己的精神力也会一瞬间抽空,而自己也没办法自己压制自己的魂魄了

“那白言你短时间内还有战斗力吗?”

“有,但是我最好还是不要出手。”白言说到,而后凑到昊苍穹耳边说了一句话:“如果我被迫出手,在我没有杀人之前,阻止我,别说话。”白言眼中的死寂再次闪过(男主未灵魂境之前,性格、魂魄必须都由精神力压制)

“新生交流会最终决战,六十人混战开启,有请三方学院参赛队员入场,每个人腰间有一个令牌,只要捏碎,此人将被淘汰,传送出来。”灵戎站在一个巨大的,明显是昨天刚建的比赛台上宣布到

噩梦学院的领头人是一个只有6岁身材的娇小女孩,领着噩梦学院浩浩荡荡的从入赛口进入

幻术学院的领头人则是一个略显阴沉的少年

守护学院的领头人正是换了一身白色长袍的白言,脸上的表情已经是寒古不变的僵硬了

“噩梦学院,队长,巫女。”稚嫩的女声从娇小女孩口中响起

“幻术学院,队长,李武。”阴沉少年的名字倒是很像一个汉子

“守护学院,队长,白言。”白言的语气当中带着无尽的寒意,三个队长反倒是白言最不正常了

“决战开始!”

“噩梦学院所属,保护好自己!攻击敌人!”

“幻术学院所属,制造幻阵!”

“守护学院所属,上!”白言冷冷道,唤出自己的魂灵不再犹豫,拿到嘴边就吹起念幻,一旁的云华晨吟唱到:“念颜思尘尽紫曜,红月轻烟纷似幻。”云华晨此话一出,白言竟然感觉自己的精神力有所增幅

噩梦学院还是幻术学院大部分的人,都停止在原地静止不动,也只有两位队长还有一两个人能动,但是,就这么几个人,对全局能造成什么影响呢?守护学院的人蜂拥而上,而噩梦学院的一部分人和幻术学院的大部分人都被捏碎了令牌,直接淘汰,而剩余的人也差不多只有守护学院那么多人了

白言吹奏一曲后,直接被守护学院的人围着保护了起来,而白言的手垂了下去,头也低了下去,就那么站着了

观战台上的三大学院和长老们都惊讶的看着白言,而在第二次比赛淘汰的白杨在观战台上看着白言的诡异之色更甚

“攻击!保护好白言!”白言之后就由昊苍穹来主持大局了

“咔嚓……”一名守护学院的人的令牌被捏碎了,又是咔嚓一声,又一个守护学院的人的令牌被捏碎了

“一群垃圾。”李武阴沉的说到,那两个令牌,正是李武干的好事,李武又把一个守护学院的人踩在了脚下,狠狠地剁了几下,那人想捏碎自己腰间上的令牌,可是,令牌却被李武夺走了

李武玩着那个人的令牌,身后一道娇小的身影向李武腰间冲去,可是却被李武闪开,那道娇小的身影正是噩梦学院的巫女,巫女怒气冲冲的说到:“你这个无耻小人!为什么不捏碎他的令牌!”

“哟?玩玩不可以?”李武玩味的看着巫女

“你无耻!”

“我来就无耻,谢谢表扬。”李武笑了几下

“灵戎副会长,你说过不得蓄意杀人(十七章改成蓄意杀人)是吧?那么,不死人就可以吧?”一道冰冷带着嗜杀的声音传入了灵戎副会长的耳朵里

“是。”灵戎副会长也呆滞的回了一个字,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一道被守护学院众人围住的身影抬起头来

没错,那句话正是白言所说!失去了精神力的压制,所有属于黑袍的性格在这一刻都爆发出来,白言的眼睛再次变得无比死寂,周身似乎都围绕着一层层的黑暗气息,白言其实是在压制的,可是,李武的做法让白言非常不幸的不去压制了

“那么,缺胳膊少腿的也没什么咯,只要还活着就行吧。”最后一句话是他自言自语对自己说的,随后缓缓走向李武和他脚下踩着的学生

巫女拦住了白言,因为巫女感受到了一股非常危险的气息,而且正是从眼前的白言发出的!巫女焦急道:“守护学院的队长,你不能!伤了他你们还是会和幻术学院破裂的!”

“你再拦着我,我不介意本来的计划再多一个人,而且,他怎么可能跟郭林比呢?你说是吧,幻术院长?”说罢白言还看着幻术学院的院长扯动了一下自己的嘴角,很不像笑!

“是,是,我们,不会有任何反对的。”说罢,幻术学院的院长还赔笑道,他也明白白言要干什么,不过他可不信李武会输给白言

白言没有再去看别人,死寂的眼神直盯着李武,李武的身上不禁都有一些颤抖,白言看着李武缓缓说道:“李武,麻烦把令牌给我。”李武才反应过来,不屑道:“凭什么给你,我还没玩够呢。”

“给我,我跟你玩。”

“好啊。”李武又狠狠剁了一下那名学生,随即把令牌摔到地上,又说道:“来吧?”

“魂灵,绝念,灵变。”白言手中再次出现绝念竹萧,绝念的本身出现了一层光芒,最后光芒越来越大,又缓缓内抿,变成了两柄细剑,白言就提着两柄细剑,向李武走去

李武手中也出现了一柄重剑,正是李武的魂灵,白言看到,眼中的冷意更甚,说到:“剑是给正道人士用的,虽然我并不认为我是一个正道人士,也很讨厌他们,但是你比正道那些人还没资格!”

李武首先进攻,没有任何招式的向白言砍来,这种方法对于白言来说当然不行了,白言的两柄细剑挡在身前就弹回了李武的剑,接下来白言也做出了反击,两柄细剑快速的向李武袭去,而李武并没有那么快的速度,也只是狼狈的用自己的重剑接住了白言的剑,白言的视线对上了李武,那死寂的眼神也进入了李武的视线,让李武的心神一颤,重剑终究还是被白言挑飞,李武也只有瘫坐在地下,怔怔的看着眼前的白衣死神

白言的视线转向了场外,看向的地方正是被李武踩了好几脚的学生,白言对那名学生说道:“李武踩你哪了?”

那名学生似乎也有些缓不过神,是因为想不到这个一直以来几乎都靠暗器获胜的少年,今日竟然如此强势,不过还是说到:“我的左胳膊还有左腿。”

白言的视线再次转向瘫在地上的李武,说到:“你怕疼吗?”白言的气势再次爆发,看的一旁的昊苍穹就要动手

李武的气势早就不知道去哪了,颤抖道:“怕,怕。”

“怕疼?怎么办?算了,不想了。”白言似乎还在思考这个李武怕疼怎么办,眼光转向昊苍穹,语气微微变得正常了点,说到:“苍穹,你魂灵借给我用一下,麻烦你以后清洗一下了。”昊苍穹悬着的心放了下来,白言能叫出自己的名字就说明理智还在,把自己的魂灵扔给了白言,虽然不知道白言要干什么,但是也差不多猜到,于是微微转过了身

就在昊苍穹转身的一瞬间,一声惨叫就从昊苍穹身后发出

“你踩了我们同学的左臂和左腿,按理说我也应该还你,可是我很懒。”白言带着微笑对地上已经缺失了一条左臂的李武说到,随即手中的斧头再次砍向李武的左腿,李武也没有叫出什么声音了,因为他已经晕了过去

白言悠闲地走到了一条胳膊和一条腿旁边,坐了下来,拿出了自己去铁匠铺制造的十柄暗器飞剑之一,就那么在手里玩了一会儿,又戳在了那一条胳膊上,就这么开始解刨了

一旁的李武已经缓缓醒来,而正在解刨自己手臂的白言就那么坐在他的眼前!李武的恐惧之色更深,到最后浑身都颤抖了起来,因为他看到白言向他看来了,白言走近李武,蹲了下来,说到:“哦抱歉啊,我只是想看看你身体里有什么构造能让你如此嚣张,我还没解刨出来。”随即自己又上一旁解刨去了,只能躺在地上的李武直接再次晕了过去

(白言现在造成的影响以后会洗掉的,只希望各位读者不要改变自己的心理就行)所有人都用一种恐惧的眼神看着白言,无论是不是白言的队友,出了白言和李武以外,其他人包括昊苍穹,周围的空气都是凝固的,幻术学院和噩梦学院的人不知多长时间才反应过来,第一个动作就是捏碎自己腰间的令牌,守护学院有这样一个人,还比什么!

看到这样的情景,作为裁判的灵戎都开始皱眉,虽然自己也曾经见过这样的狠人,可是,眼前的人只是一个少年啊!不过还是说到:“新生赛,守护学院胜利。”

灵戎说罢此话后直接转过身,守护学院的人也都忍不住直接捏碎了令牌回到了观战台,只剩下了白言,白言看了看周围都没人了,放下了手中的手臂,拍了拍自己的衣服起身离开了比赛台,又回到了观赛台

灵戎一挥手,比赛台上被分解的李武就回到了幻术学院当中,灵戎宣布到:“明天起开始老生赛,请各位老生做好准备。”随即转身直接飞走,还看了一眼在守护学院观赛台的穿的一身白衣都染成红色了的白言

“白言,你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吧。”一直未曾出现的大长老,看着穿着血衣的白言,脸上的表情和灵戎是一样的

“好。”白言也不做过多回答,径直向守护学院外面走去,他虽然魂魄受到了一定的影响,但是他明白,现在短时间内想让新生接受自己是不大可能了,至少老生都明白自己是在做什么,但是自己还是先不要在守护学院住宿了,对自己和其他人都不好

白言走后,雨沫一下子就哭了出来,捂着嘴去一旁了,不少守护学院的女生也是这样的情况,一些男生的表情都是想吐吐不出来

“院长,你的孙子这是?你真的认识他吗?”大长老皱着眉头向呆滞的院长说到

院长说到:“哎,我似乎,好像不认识他了。”

出了守护学院的白言,先进了一家客栈,走向了办理住宿的地方

这家客栈很热闹,人也很多,客栈当然也得很大了,白言走到了地方说到:“麻烦帮忙给一间普通的房间。”

“普通房间都住满了。”

“那其他房间呢?”

“没了,其他房间都是灵修才能进入的。”办理的人看见了白言身上的衣服,也是吓了一跳,那颜色可不是正常的红色啊

白言脸色古怪,手中出现了一滴水,最后水的体积越来越大,已经成了一个水球

“啊!大人,您的房间是09号,在前头嘞,需要我帮您带路吗?”办理的人看见白言手中的水球就已经证明了一切,有些谄媚的对白言说到

“不用了。”白言拿到钥匙就来到了09号,推门而入,却见到屋有两张床,其中一张床上还睡着一个人

“还有双人间?”白言问道,那人刚起来,眼睛迷迷糊糊的看了一下白言说到:“是啊,有些时候房间不够了就会分双人间。”那人爬起来,穿好了衣服,大体上看去,竟然是一个女生,平板……

星辰蹦达了出来,也不嫌白言身上脏,坐到白言肩膀上说到:“哇噻,小爷几千万年第一次见到如此平板的女生!简直就一纸板啊!”

白言在女生看不见的时候直接把星辰一巴掌拍了下去,自己也只能这样站着,等着女生起床

女生还是有些睡意朦胧,眼睛还没睁开,就对白言说到:“你好,我叫徐盈盈,以后我们估计要在一起睡好长时间了,虽然我不知道你住多长时间,不过这里几乎是我的家。”幸亏女生还没看到白言,否则不知道能不能这么淡定了

“你好,我叫白言,介绍恐怕得以后了,这里洗澡的地方在哪?”白言苦笑道,现在可得赶紧收拾一下自己,因为徐盈盈这个名字在自己的记忆里很耳熟,似乎,是自己母亲姐姐的孩子

“那边。”徐盈盈指了指某一个地方,白言就赶紧去了

白言进入了房间赶紧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放在自己营造的一个水球里浸泡着,自己也用一个水球冲洗了一下自己,总算干净多了,而包着衣服的水球完完全全变成血色了,白言赶紧散掉水球,散到了下水道里(不要问我为什么会有下水道,因为没地方散了),白言又从储物空间里拿出了一件白衣,换上之后才敢出去,顺便把自己原来的衣服放到了储物空间

徐盈盈见到白言出来,眼中的朦胧之意已经消失不见,却看到了白言的眼睛,惊讶道:“你眼睛怎么回事?”

“没事,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才变成了这样子。”白言可没撒谎

“你几岁啊?你是哪个学院的人?你为什么会来到这啊?我以后应该叫你什么?”徐盈盈的口中蹦出来四个问题

白言耐心的一一回答了,现在的精神力已经恢复近一半了,控制好自己的情绪没什么大问题,当然,为什么会来这里自然是隐瞒了

“咕噜咕噜。”一阵奇怪的声音从徐盈盈肚子里传出来

徐盈盈尴尬的笑了一下,说到:“我饿了……”

“谁做饭?”白言问道

“我不会啊……”徐盈盈的脸色更尴尬了

白言竟然一不小心笑了出来,说到:“那个我做吧,你平时都怎么吃饭的?”

“我平时都买饭啊,可是今天我忽然发现钱花完了,于是,我就饿着了,所以我才会刚起床,因为我觉得睡觉的话可能感觉不到饿。”说完,徐盈盈的脸上还有着一种欲哭无泪的表情

徐盈盈正在说话的时候,白言正在储物空间里找一些蔬菜啥的,准备自己开始动手了,不一会,白言的手里就多出了几个土豆和西红柿,还有一袋米

徐盈盈惊愕的看着白言手中多出的东西,眼睛都蒙上了一层雾,抱着白言就说到:“白言弟弟啊!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啊!竟然避免了挨饿啊!”

“我先做饭去,盈盈姐。”白言告诉徐盈盈的称呼自然是徐盈盈本应该叫自己的称呼,而自己叫徐盈盈/盈盈姐也是极好的

(喜剧和悲剧都能掌控的才是一个好作者)

第二十一章 李武(5000字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