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

  “对了!我怎么不知道你有这样的能力!”白言冷冷的问道体内的星辰

星辰人性化的摸了摸鼻子,说到:“你也没问小爷啊,小爷只是闲的没事,把精神力扩大了一下,然后,就看到了。”

“厉害。”白言回答了一句就继续向前方冲去,不一会儿就看到了一片混乱的街道

“别着急,徐家不过也只是跟朱雀府邸杠上了,一个是你母亲一个是你父亲你捉啥急?”星辰抹了一把冷汗,不知是不是应该告诉他这个消息

白言身上的气息瞬间冷了下来,说到:“我的母亲好不容易回到了徐家,可是朱雀府邸现在又要找事?可笑,我从来没有父亲,只有母亲!”自从自己进入了守护学院之后,就接到了一封信,上面说自己的母亲已经被接回徐家,作为三小姐自然不会被人欺负,请自己放心,可自己又怎么能对这封来历不明的信完全相信?虽然徐天也曾告诉自己母亲的消息,白言心中的疑虑才消去了不少,可……也没有办法,守护学院距离徐家的距离非常远,以自己之前从未修炼的速度……怎么可能在一天之内完成一个往返而不耽误自己的课程?如今,终究还是出事了!还是和朱雀府邸!不能忍!

“停!调整好你的心态,你现在还不到时候跟朱雀府邸翻脸,更何况,朱雀府邸的最终目的你还不知道。”星辰冷静的看着白言,随即又抢过了白言的一部分精神,自动凝结成一个小人,融入了精神分身再次坐到白言的肩膀上,思考的说:“你不应该以这样的面容去见他们,你应该知道一句话,木秀于林,风必催之,这句话,对任何人都有用,亲人,也有可能做那股风,你知道吗?你会易容吗?”星辰想了一下,终究说出了最后一句话:“我能帮你制造出另外一个身份。”

白言疾行的速度停了下来,站立着不知在想些什么,说到:“怎么帮我?”

星辰露出了一抹微笑,毕竟这也是他的传人,笑着说道:“还是有一个简便的方法,我能用我的精神力制造出一个面具,这样就无人可以知道你真正的身份了,但只能维持一个时辰,所以,一个时辰,你若不能否解决这次的问题,也由不得你了,你必须离开他们,不再参与此事!”随即手上凝结出了一层光膜,正是人脸的样子,递给了白言,没有说的是,这样做,可能会损伤自己的精神,剩下的这一缕残魄也可能陷入沉睡

白言看了星辰一眼,拿过面具就戴在了自己的脸上,随即在外面又围上了一层黑布,身上的衣服变成了黑袍,属于黑袍的性格再次不再压制,于是,呈现在星辰眼中的白言,说是一个冷峻的刺客也不为过,而也并不是说白言非要解开精神力的压制,而是如果少了精神力,那么自己的实力也就会随之压制,只有黑袍的性格完整的时候,才是白言最强的时候,就好像是……如果白言仍旧用精神力压制那么就算白言不达到人魂境,也能跟人魂境一阶抵抗,而如果解开了精神力的压制,那么,人魂境六阶也未必没有一抗之力,更何况,白言现在已经达到了八百多缕星辰之力,距离伪人魂,也并不是那么难

“我就先回去了……解决了记得马上回守护学院……你只有培养出另外一个身份……才能立足于……”星辰本来虚弱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那句话,也没有说完

白言心中也有慌了,虽然这个一直自大,偶尔会正经的魂魄对自己来说可能只是一个寄居在自己身体里的生物,但是不知不觉中,在星辰正常的时候,白言有些把它当成了自己的老师,而在他自大的时候,有些把它当作了自己的兄弟,而此刻,星辰竟然已经虚弱的不行了

白言的眼神变换了几下,随即坚定起来,说到:“星辰,我不会辜负你的期望的。”白言一直都知道,星辰一直以来都是为了自己好,可能,也给予了对后辈的那种关心吧

白言直接冲向前方街道中的徐家大院,周围还有一片人山人海在围观,就连白言都被挡在了外面,进不去徐家,白言问道:“你们在看什么?”声音当中带着无尽冰冷,影响了白言周围的人,都不禁打了一个寒掺,不自觉的让开路,白言也径直走向徐家,竟无一人阻拦,只因这些人当中大多数都是普通觉醒的修者,只有一部分是学院的学生,还有一部分是走了运气的普通人觉醒的正式灵根

白言刚刚走进徐家大院,便听见一个苍老的声音怒道:“白硕!我真是看错你了!”

“徐家祖师,白硕并无欺辱你徐家之意,白硕今日只是来领回我的妻子,徐凌。”正是白言的父亲,白硕的声音,此刻显得彬彬有礼,不过,在白言和徐家众人的耳朵里可不是这个样子了

“我呸!你们朱雀和郭家联合!这又有谁人不知!还抛弃了我的女儿!移情别恋!”徐天的声音传入白言的耳朵,如今徐天曾经的稳重已然全无,只有对白硕的怒气

白言走入了徐家大院,却并无一人发现白言,所有徐家之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白硕一行人身上,而白硕一行人又是背对着白言,正视着徐家之人,白硕微笑道:“岳父,此话不妥,何来移情别恋?我与郭晴从小就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至于为何会娶了徐凌,只能说是造化弄人,但是,那也不过只是联姻而已?”

一旁被徐天和徐家祖师护在身后的徐凌眼中流下几滴泪珠,虽然也知白硕此举是为了一统大陆,可是,此话从白硕的口中说出,还是令徐凌伤心

“确实,何来移情别恋?白硕,你真的喜欢过任何人吗?”白言的声音从白硕身后响起

“谁!”白硕身旁的一人紧张道,这个人白言认识,是朱雀府邸的大长老,如今竟然来帮白硕做如此荒唐之事

白硕也及时转过头来,却看到一个贴着自己后背的蒙面人,个子,似乎,有些矮,不过白硕还没来得及奇怪,脖子上的冷意就惊醒了白硕,一把匕首指着自己的膻中穴,而匕首的主人,正是此人

“别乱动,我只有一句话,就算你有灵魂三阶的修为,我也能在你动的第一时间扎进去。”蒙面人正是白言,虽然个子只能伸着手臂顶着白硕的穴位,但是终究不会影响白言的发挥,至于为何能不让灵魂三阶的白硕发现自己,也只能归功于星辰的精神力不但保护了自己的外貌,还保护了自己的气息

“不知前辈如此是要做何呢?”白硕仍旧是一副伪君子的样子,白言对白硕的印象也变得更加坏了

“我不是什么前辈,不过你也休想指望我放过你,离开徐家!马上!否则,我就会让你这个朱雀府邸的主人一命呜呼,还有,若你以后还敢骚扰徐三小姐,那么,就要小心你的脖子了。”虽然嘴上是这样说,但是白言终究还是下不去手,毕竟,此人是与自己有着血缘关系的父亲!

“是,大长老,撤退,以后都不许再来徐家了。”白硕应答了一声,看向一旁的大长老,还使了一个眼色,大长老也瞬间明了,白硕此刻也在惊讶白言为何能知道自己的灵修阶级,自己也看不透他的阶级,如此只有三点,他是一个普通人,他的实力超过了自己,他身上有法宝可以避免

白言冷冷的看着白硕与大长老之间的交流,喝到:“你们想快点死?”这点小把戏可瞒不过白言这种人

“不,不敢了,劳烦前辈,放过白硕家主吧?”大长老面色紧张,已经撤回了朱雀府邸围绕在徐家大院的人

“去你们朱雀府邸,只有到了那,我才能放心的放过你们家主。”白言其实也明了,一旦放开白硕,那么自己就有可能在众人的围攻之下被轰成渣渣,而如果借助徐家的力量,还有可能灭族,徐家可是不能跟朱雀家族相比拟的,自己也只能去朱雀府邸寻找一线生机了,实在不行,直接把白硕掠走

“好,还不快送这位大人去朱雀府邸!”大长老变恭敬无比,这让白言不屑地看着大长老,朱雀府邸的人,若都是这样,那被灭了也无妨

“大人呐,您累不累啊?需不需要我帮您按摩一下啊?”

“大人,您累不累啊?手千万别抖啊!”

“大人,您累不累啊?我帮您拿着吧?”

“大人,您累不累啊?我……”

“闭嘴!”这一路上,朱雀府邸的大长老,实在是烦人之极,直接被白言的一声闭嘴给堵了回去,差点没憋死大长老,而大长老的那点心思,白言也是知道的,若白言一手抖,那么白硕的小命可就没了,若能活下来,也得半残,毕竟,灵修中的灵魂境,还没到能修炼出来护体的屏障来

“前辈,已经到达朱雀府邸,能否放开我了?”白硕询问道,心里忐忑不安,若这位前辈一个发怒,自己可就挂了

“不着急,我只想问问,你们朱雀府邸和郭家联合到底是要干什么。”白言悠闲地说到,精神力却仍旧没有压制气息,如此倒是有些诡异

“前辈竟然不知?”白硕诧异的问道

“不知。”白言妥妥的回答了两个字,他可不是什么前辈,而且手中劫持的这个人还是自己……不说了,而且他竟然叫自己前辈

“好吧,那么我就给前辈说一说吧,自古以来,就有无数预言,而这些预言,大部分为真,小部分为假,而有一个预言,则是一位其他大陆的前辈所说,而那位前辈的语言,无一为假,所以,那个预言,成为了我们幻魂大陆所有人的恐慌,预言所说是:十万年后,终以天命之命开启唯一之路,十大圣兽,四大神兽,终将对立之势,无关对错,唯有一颗星辰可解,可此星辰,若反目,将……无人生还!这是那位前辈预言的话语,十大家族代表的就是十大圣兽,而四大守护府邸,也正是四大神兽,我们不敢相信那颗星辰,所以,我们终究只能以一方彻底毁灭一方的方式而解决这一切。”

白言呆滞了,他不明白,为什么会是星辰?莫非,是自己的体内的星辰残魄?可是现在星辰陷入了沉睡,自己应该怎么办,白言沉思了一下说到:“白硕,既然如今我已知道你是无奈,那么今日我就先放过你,我也只能说一句话,失去了徐凌,是你自作自受,天命,你愿意逆,但不代表天命,它愿意让你逆!”白言深知天命,也深知天命不可逆,曾经有过逆天的想法,但是,谁知道,你的逆天的想法就不是天让你想的呢?

白硕也沉思了,脖子上的匕首消失,白言也消失了,直接回到了学院,他不对星辰的话有任何怀疑,而白硕也并没有跟来,这也是为什么白言要说那一段话的目的

(给大家捋顺一些,白言之所以记忆被封印了一部分,并不是直接因为徐天,而是徐天的封印导致了黑白封印的显露,徐天需要封印的记忆也都被封印在了黑袍的身上,可以说,若不是徐天,白言想要了解到自己体内的封印,可能还得很长时间)

第二十六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