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章

  (本菇凉说过一周后更吗?没说过吗?说过吗?好像说过……)

白言看着手中的牌子,挑了挑眉毛,那表情简直是不想再多说什么

“厉害!”云华晨看了看白言手中的牌子,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暂时放心了,他们的比赛也是在消弱各自的实力,我们的压力也就不大了。”白言淡淡的说了一句,手中的牌子写了……三,乃是轮空的号

“手气真好,可以睡一会儿觉了。”云华晨打了一个哈欠,身体再次依上了白言,白言的头如机械一般的转了过去,看着云华晨,而后又机械一般的转了回去,其实,白言的内心是吐血的!为什么就甩不掉呢?为什么就偏偏认识自己呢?为啥连我其他身份也知道!这人到底是啥?不过身体好软……

想到此处,白言似乎觉得云华晨仿佛和一个人很像,感觉本来就是那个人,于是再次吐血

其他女生见到这一幕不禁在心中各种羡慕,各种嫉妒,为啥当中的某一个人就不是自己呢?

然而,其他男生见到这一幕,直接远离白言和云华晨十米之外,从此……云华晨和白言就在学院闹出了一大串的绯闻,似乎,也制造了一种现代的生物……名为:fu(此处省略一个性别)

“他们两个好淡定。”昊苍穹一脸黑线的看着座位上闲得慌的两个人

一个是依偎着黑袍少年的紫袍少年,一个是闭着眼正在修炼的黑袍少年,不少人都在奇怪为啥被人依偎着……还是个男人,竟然还能修炼的起来?

过了一会儿,突生变故……

“幻术学院,你们还是别来丢人了!省的被人打的半死不活,然后,还被抛弃。”一阵嘲讽的声音响起,声音之中,还带着一些稚嫩,正是巫女

“你们!欺人太甚!”一名穿着幻术学院专属服装的男学员不知应该说些什么,把脸憋的通红,因为,这名男学员也知道这道声音说的是什么,之前的事情,确实怪自己的学院

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也来凑热闹了,道:“欺人太甚?真好意思说啊。”只见一个身穿粉色长袍的……咳咳,男子,犹如天外来客一般从天而降

幻术学院的院长瞳孔一缩,立即站了起来,就连凳子也倒了,怒道:“桃红!你来凑什么热闹!”

“哈哈,交流又没阻止别人来观看吧?我为何不能来呢?”桃红,人如其名,样貌确实与女子无异,还又几分倾城之色,却又不能让其他人觉得此人是女子,脸上的刚毅,是有些男人都没有的,之前的阴阳怪气,也是因为看不过幻术学院而出现的,此人,就是幻魂大陆另外四大阁楼其中一个——桃楼的二阁主!

幻术学院的院长顿时无话可说,这的确是事实。

一道彬彬有礼的声音从天空中响起:“桃红阁主好兴致,不知,我能否来呢?”最后两句话,是对幻术学院院长说的

幻术学院的院长咬牙切齿的说到:“四大阁楼竟有两大阁楼的阁主能莅临此次交流,我自当是不胜荣幸啊!”一字一顿,仿佛身后有着无尽的杀气,这次来到的人,是第一阁的五阁主!

君叶疑惑不解的看着从天而降的两人,问道修炼已经被来人惊醒的白言:“这两个人是谁?”君叶之所以把其他人忽视了,专门问白言,是因为她清楚地知道,其他人或许都是白痴

白言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下两个人,两人的身份已然了解于胸,道:“桃楼,是一个专门为女性容貌服务的……商店?其实世人都不大确定,可有一次有一个势力算得上不小的门派招惹到了桃楼,然后就被灭门了,其实桃楼出了真正的阁主,其他人都是男的,这次来的人就是桃楼的二阁主桃红,而那个后面来临的则是第一阁的五阁主,名为第一无云,实力之强悍,从来都只有他们招惹别人的份,估计这两位阁主来也就是为了吸收要毕业的天才罢了,省的提前被揍死了。”白言心中暗道,其实之前就被提前揍死了不少,现在才来有个屁用

“那他们跟四大守护比起来呢?”一旁的云华晨“好奇”的问道,不过演技还是不好,眼神里透露出了他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白言耸了耸肩,无奈到:“无法比较。”云华晨这是挖了个坑等自己跳啊,世间当中谁也不会知道四大阁楼和四大守护还有没有隐藏实力

君叶惊讶了起来,说到:“不会吧,我一直没有听说过四大阁楼,可是四大守护的名字却是威风凛凛啊。”

“只能解释于,要么就是他们隐藏很深,要么,就是你才疏学浅咯。”白言小心翼翼的看了一下君叶的脸色,这位一直有些强悍的女子竟然脸红了!

“我,我的确是有些才疏学浅啦,在家里我就一直被当成男孩子养着,然后就开始习武,在关于这种信息的事情下,我还是,不太懂。”君叶磕磕巴巴的说出了这几句话,随即目光向周围飘去,让白言等人都掉了下巴,才疏学浅?那么之前认识君叶男装的时候是什么情况?

昊苍穹的目光飘向君叶,正好和君叶对上,脸顿时如君叶一样通红,脑子一抽,说到:“不愧是我……我同学。”这个奇葩竟然以君叶才疏学浅为荣了!也不知道昊苍穹最后要说什么磕巴了一下,不然可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了

白言和云华晨两人无视了这小两口

白言站起身想要细细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云华晨同样也是,然而不幸的是,云华晨不知踩到了什么滑滑的东西,出溜一下子,就向后倒去,同时还有一声惊叫

“小心!”白言下意识的把住了即将倒下的云华晨的后背,于是,就发生了一回非常那啥的事情

一头黑发倾泻到了云华晨的脸上,那双黑眸似乎闪烁着无尽的星辰,面如冠玉的脸上带着丝丝的紧张之色

白言扶住了云华晨之后瞬间呆滞了,不禁喃喃道:“羽。”白言一直在奇怪,为什么这个人身上的气质那么像羽,甚至一模一样,好像,这个人就是羽!不对,不对……

云华晨就在白言说出那个字的时候清醒了过来,一个闪身离开了白言的怀抱,脸上挂上了无尽冷意,但眼神之中却有一丝幽怨、庆幸、凄凉、高兴、紧张,各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可是呆滞中的白言并没有看到,云华晨最后还是用冷冷的声音说道:“你真恶心。”随即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不再看白言(我去,是不是太明显了!)

“为什么。”白言呆呆的坐了下去,似乎是问云华晨为什么一反常态,也是问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幻想

正在跟幻术学院斗嘴的桃红也看到这惊人的一幕,不禁打趣道:“小兄弟,那个啥,以后就上我们桃楼如何?”桃红这种人看人很有把握,一眼就看出来了白言绝对不会是那种人的

白言清醒了一瞬间,微笑的向桃红鞠躬,说到:“谢谢,不用了。”再次坐了下去,再次呆呆的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桃红也惊讶了一下,本就没想过这个人会给自己答复的,说出那句话也只是为了缓解缓解现在的情况,毕竟和幻术学院真的成为面上的死对头对于大陆是绝对不好的

云华晨瞥了一眼正在呆滞的白言,走出了比赛场,只留下一句话:“预备队员换人吧,我不参加了。”

第三十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