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五章

  (发生了一件事~就三月十来号那几天,是发生感冒爆发还是“流感”爆发了……真……算上我……对了还有我老对……传染源……一共应该有六七个人发烧了……还有班长,第二天班长做题就出问题了……然而我们也没好到哪去……老师说我们全班都烧糊涂了……呵呵呵呵呵呵)(那个啥我是不是日常写的太多了?)

过了一会儿,白言才发现了一件事情:“我,好像没穿衣服?!”转过头,恶狠狠地看着偷笑的昊苍穹和君叶

“你反应这么慢啊?再说了你不是还穿着裤子呢吗?”君叶忍不住,直接开始哈哈大笑,倒出手,指了指白言的中指,道:“你的储物戒指休想隐瞒,我就不信里面没有衣服?”储物戒指这东西,也就能有十万金币那么多,对于真正的大能灵修、体修来说,自然不是问题,可是那些平民还有刚开始修炼的人,那就是天价了,但是毕竟不是太稀有,随便一个家族少爷还是拿得出来的

(一直没提过的储物戒指在这里)白言看了看中指上紫色萦绕的戒指,无奈道:“真的没有了,我的衣服差不多都碎了。”这是真真的实话,母亲给白言带的衣服也就黑袍三件、白袍三件,白言可不会缝缝补补,而且,这戒指还是母亲送给自己的,朱雀可不会那么好心

白言的眼睛飘来飘去,无意中竟然再次看到了手脖子上的紫色手镯!心中不禁再次不由自主的伤感了起来

君叶脸上非常精彩,先是变得惊呆,后来,沉思了一会儿问道昊苍穹:“苍穹,你算算我们这一批学生进入了学院几天?”

“好像,不超过一周啊。”昊苍穹目光呆滞的看着白言,手中扑通一下……扔了出去

“原来白言队长是一个这么能作祸的人!”昊苍穹反应了过来继续说道

“那你也没法回头了!跟我们走!”君叶马上拎住了被昊苍穹扔出去而正要逃回去穿衣服的白言

“那我就这么去?丢人的是你们哎……”白言此刻的装扮……上身裸着,下身就穿了一个白裤衩,然后是一头乱蓬蓬的头发,手上戴着一个戒指……一个手镯

君叶挠了挠头,掐着腰道:“这点……呵呵,到时候再说吧?快到了!你已经回不去了!哇哈哈哈!”白言此刻觉得君叶和巫女倒是很像

(此处解释一下衣领,然而其实那是夹着的,没穿衣服拎肉啊?)白言一下子把头发拎到了前面,面目就此不清,低着头,自投罗网的自愿让昊苍穹夹着了:“好的,你们到了之后麻烦把我放在观战台上,如果需要我上场,把我扔上去我差不多就能醒了。”

前方出现了不少流动的学生

“好淡定!”李幻纵正好看到这一幕,也没有打扰白言,默默说了一句:“麻烦转告白言,谢谢他,也同样谢谢陆扬。”

“哦,好。”君叶也知道当初的大概情况,便答应了下来

李幻纵转身看向旁边的人,道:“李寻,我们走吧。”

那人点了一下头,并没有说什么话,跟着李幻纵就远离的比赛场

“那人是李寻?”雨沫蹦蹦哒哒的走了过来

君叶沉思了一会儿说道:“嗯,差不多应该是,据说李寻被李幻纵抱回去以后就成了李幻纵的贴身侍卫,虽然救活了,但是后遗症还是有的,不能说话。”

(此处为昊苍穹看白言可怜造成的动作)昊苍穹背上的不明男嘟嘟囔囔的说出了一句话:“能活着就不错了,那么严重的伤。”

“哎?!他是谁!”雨沫惊奇的看到了这一幕问道

君叶淡定的解释道:“这人是白言,不要惊讶,我们上场了。”随后和昊苍穹飞奔似得过去了,如果让雨沫惊讶起来,那么他们就不用上场了

第三十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