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墓容情

丝刀口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书馆怪象

  南华书馆雄踞湘水之滨、麓山之南,曾是一座千年学府。参天大树,古老建筑,使得这里古朴而典雅,庄重而圣洁。张栻、朱熹等先贤名臣,曾在此传道授业解惑。在人们的心目中,南华书馆是一座神圣的殿堂。

三年前,英俊潇洒、才华出众,年仅二十六岁的京都大学历史系研究生柳宋思,有幸被录取来到这里任助理馆员。傲人的千年学府、优雅的工作环境、称心的职业岗位、和谐的人际关系,使得这位年轻才俊有着无比的优越感和远大的抱负心。他认真扎实的工作作风,深得领导赏识;他倾其所学,刻苦钻研,在各级各类报刊上发表学术论文十多篇,一年后被聘为馆员,而今,正在向副研究馆员迈进。他为人诚实、办事踏实、学风求实,深得同事爱戴。他所负责的古代史藏书大楼整理得井然有序,借阅登记井井有条,楼上楼下上百万册图书没有卷角皱页的,室内四角无蜘蛛牵网,脚下地板无尘埃飘落。他常说,馆内洁净,才能配得上馆外幽雅。

柳宋思利用业余时间翻阅书籍、摘抄笔记、考究历史、撰写论文,他的《秦灭六国探究》《宋代民族英雄分析》等多篇学术论文在国家级报刊发表,多次参加国家学术研讨会。新颖的观点、独到的见解、精辟的论述,在史学界已小有名气,引起了史学家们的关注。柳宋思在南华书馆找到了施展才华的舞台。

下午,借阅的读者不是太多,其他同事完全可以应付下来。柳宋思像往常一样,又拿起了书本。

“嗨!老学究,又在研究哪朝哪代的历史呢?”调皮的龙华悄悄来到柳宋思身边,冷不防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柳宋思一脸惊讶:“又是你啊?吓死我了!”柳宋思想还手,却被龙华避开了:“老夫子,你打不着我。”“这次就放过你。”柳宋思一边望着桌上的书,一边回答。

龙华是柳宋思高中时的同学,关系密切,手足情深。龙华比柳宋思小一岁,喜欢在柳宋思面前做些小动作;柳宋思比龙华高大,而且肌肉发达。龙华在恶作剧后,常常在柳宋思面前求饶。高中毕业后,柳宋思考取了京都大学,龙华考取了省重点大学。也许是机缘巧合,毕业后,两人来到了同一单位,只是龙华早到了两年。

龙华翻开书的封面,“秦代秘史”四字呈现在眼前:“又在研究秦史?还是秘史呢,是不是有什么新的发现?”柳宋思似乎还在嗔怪龙华的打扰:“就不告诉你!” 龙华想去抢书,柳宋思一把揪住了他的手:“是不是好久没求饶喊哥哥了?”

因为龙华常常“老学究”“老夫子”的叫,也使得不少同事这样称谓柳宋思。对此,柳宋思也不持反对意见,因此,“老学究”“老夫子”有称谓在南华书馆叫开了。

南华书馆是南方最大的书馆,不仅因为其建筑规模宏大,结构复杂,风格古雅,而在于她藏书量大、古籍孤本多;更在于她成就了不少具有历史影响的风云人物。因此,千百年来,南华书馆成为各个时代文人雅士仰慕和向往的地方。在南华书馆第一代理学家张栻大师,创下了论学要领:“学莫先于义利之辨。义者,本心之当为,非有为而为也。有为而为,则皆人欲,非天理。”后来,大学问家王夫之在这里专精于经、史、文学。他总结了古代唯物主义思想,认为“尽天地之间,无不是气,即无不是理也。”“气”为物质实体,“理”为客观规律。成为明清之际早期启蒙思潮的哲学代表,形成了博大精深的学术思想体系。还有不少人在这里汲取营养,成为历史名人。后来的柳宋思汲取了他们的思想精华,成为了一代人杰。这是后话。

也有人在这里写下了可歌可泣的故事。一些寒士出于对知识的渴求,对真理的追求,跋山涉水、饥寒交迫来到这里。因在体力和精力不支的情况下而英年早逝者有之;因学有所成,终不得志,含愤仙逝者有之;因用功太狠,用心太痴,成为半痴半疯者有之。

北宋咸平五年,有个叫莫道君的贫寒学士,家居关外,历经千辛万苦,千里迢迢来到这里求学。他在钻研理学的同时,对先秦历史特别感兴趣,特别有研究。莫道君在学习上极其用功,而因家境贫困在生活上又极其简单。不久,患下了营养不良、严重贫血症。

半年后,莫道君死于心力衰竭。临终时,他对学友朱岩松说:“虽天不假年,埋骨他乡,而魂魄将萦绕于学府。” 朱岩松安慰道:“你这种刻苦求学精神,阎王老子也不敢收你的。” 含笑中,莫道君慢慢地合上了双眼,去得很安详。

在后来的岁月中,莫道君这种求学精神影响了不少人,柳宋思就是“莫道君精神”者之一。

龙华走后,柳宋思又进入了深思状态,秦朝的历史恍惚浮现在眼前。他在捕捉秦时的合纵连横、兴衰成败、人文典故的脉络。

时间飞转,又到了下班的时候,同事们一个个走了,可柳宋思还是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按照以往的习惯,他至少还得坐上一个小时。柳宋思虽然年近三十,可他还是孑然一人。没有人催他回家,也没有人叫他吃饭,只是偶尔几个友好的年轻同事相互邀请。现在,兄弟龙华也走了。所以,他尽可以安心地学习。

晚餐,柳宋思几乎是不做饭的,有时一碗面条就打发了,或者买来几个包子,边吃边向藏书楼走去。他连十元钱一份的快餐也舍不得吃,一怕耽误时间,二怕花费钱财。他把每月的工资除寄给父母外,大部分用来买书;他虽英气外露,却衣着朴素。年轻同事笑他是“葛朗台”,柳宋思总是一笑置之。

最近,柳宋思在潜心撰写一篇题为《历史的演变和发展规律》的论文,他把全部心思和可能利用的时间全部用在了论文上。今天的晚餐柳宋思照常在南街包子铺买来两元钱包子,边咀嚼边进了书馆。

白天的思考让他意犹未尽,他要为论文撰写赢得时间,搜集资料,思考问题。他关上藏书楼大门、开亮灯,又开始了晚上的学习、思考、撰写。

偌大的楼内只有柳宋思一人,他用心专注,没有人打扰他。偶尔,窗外传来几声虫鸣;传来书馆守门犬几声吠叫,即便如此,也难以打乱他的思路。一旦用功,柳宋思就全神贯注,全身心投入。

有一天晚上,好友龙华回到办公室拿他白天落下的手机。龙华知道柳宋思一定会在办公室,便在来的路上特地买了一个砸炮,想逗下柳宋思。这时,龙华远远看到窗外亮着灯,知道一定是柳宋思在,他走进大楼悄悄上去。果然,柳宋思对龙华的到来毫无发觉。龙华蹑手蹑脚来到柳宋思身旁,将砸炮砸在柳宋思脚边。“砰!”柳宋思如从睡梦中惊醒一般,吓得半天说不出话来。龙华的恶作剧实在有些过分。柳宋思怒不可遏,冲上去把龙华按倒在地,重重的在他屁股上拍了两下。此事后,在近一个月时间里,即使两人面对面也不搭讪、不理睬,像结了仇似的。后来,是龙华知道自己错了,主动与柳宋思交流,俩人才重归于好。

今天晚上柳宋思特别的用心,如果龙华恶作剧重演,恐柳宋思也未必被惊扰。

可是,今天夜里即便没有恶作剧,柳宋思自个儿却在一惊一乍。不知情的人,一定会以为他得了失心病,或者是在书院渴求知识而枉死的人魂魄附他身上——

只见他一会儿“呀!怎么会这样?”一会儿“呔?太不可思念了!”一会儿手拍桌子,站起来“好,太好了!”一会儿又哈哈大笑,一会儿一言不发,陷入沉思……天晓得他是怎么回事,柳宋思真的太投入了。正因为他的用心专注,才使得他在学术研究上,有了很大成就。

“嘀哒”,墙上的百年老钟响过了午夜零点。

就在这时,从放置秦代史书库方向,隐约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有骡嘶马叫声,有金戈铁盾的撞击声,有战士们的厮杀声,有人在临死时的哀嚎声……整个就像在古战场上拼杀的各种声音混杂在一起。

当然,这种声音不可能惊扰柳宋思。因为,他几乎做到了泰山崩于前而声色不改、处变不惊,更何况他已进入忘我境界。忽然,远处传来一位年轻女子的惊呼声:“木风,你在哪儿?木风,你在哪儿啊?木风,木风……”

“战场”在移动,“厮杀”更惨烈,惊呼更凄切。这种声音似乎越来越近,越来越大,越来越真。良久,柳宋思偏了偏头,眼睛向秦史书库望去。可是,当他抬头望眼之时,这种声音便骤然而止。

在他的意识中,也许是研究钻进了“死胡同”而产生的幻觉,也许是老鼠游戏在头脑中产生的幻境。柳宋思只向秦史书库望了一眼,继续着他的功课。

快凌晨一点了,怪异的声音还在继续,而且越来越强烈,再一次将柳宋思从深思中扰回现实……

奇怪的事一直在缠绕着他,只要他沉思下来,这种现象就会出现;一旦他的视线离开书本,这种怪声便截然而止。

柳宋思再也坐不住了,起身向秦史库房走去……

第一章 书馆怪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