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百思不解

  历经千年风霜雪雨的南华书馆,有过多次改造和修缮。但还是有些墙壁已然剥落,个别庭院或成为文物保护起来,很少有人进出,只有几名工作人员在守护,才显得有些生机和人气;有几处地方因某些危言的传说和怪异的现象,显得阴森可怕,几乎无人问津;还有几处地方因临近遮天蔽日的排排千年古树,让人更加恐怖;有个别成为危房的地方,正准备拆除,更没人敢去逗转。

柳宋思父母远在穷乡僻壤,经济条件相对较差,家里一根独苗,还得靠他的工资补贴生活,他出不起外出租房子的钱。同时,他不想离书馆太远,否则,不仅会耽误他的宝贵时光,更会让他在工作、学习上造成不便。刚到这里工作时,他多次向馆长刘家骏请求,能在馆内给他安排住房,哪怕一间二间都行。

当刘家骏了解柳宋思的情况后,经馆务会议讨论,同意分两间房子让他居宿。柳宋思感恩戴德。

书馆内,历代以来有人居住。只是后来随着形势发展变化,生活逐渐富裕,原来在这里居住的干部职工纷纷在外面买了房、搬了家。腾出来的房子,有的作了藏书之用,有的放存杂物,有的干脆空着没用。

柳宋思的房子被安排在书馆的最北面,离他上班的地方至少要走二十分钟以上。馆领导考虑到那里比较清静,少有人打扰,对他学习有利;而且房子经过维修改造后,条件相对不错。反正只要出点水电费,柳宋思也不好说什么,他认为时间久了就会习惯的。

开始一段时间,龙华经常去柳宋思家里玩,谈谈馆里之事,叙叙同学之情,陪他打发寂寞时光。

龙华比较活泼,总是问这问那、问东问西,天南地北、海阔天空的胡扯;而柳宋思比较内向,虽话语不多,但内心热情,做事执着专注。对龙华的胡扯只是附和,不去分析他的是对还是错;对龙华的提问也总是问一句答一句,很少展开去说,主动去问。龙华已习惯柳宋思这样了,也从来没有责备过他不热情,虽然俩人有过不愉快的时候,但他们的感情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后来,龙华有了女朋友,来得不大勤、密了。柳宋思也开始在他狭小的天地里做起大学问来。

柳宋思的住处因为原来一直空着,几乎被人们遗忘了,自从他住进去后,人们的话题似乎多了起来。当然,柳宋思是不知道的。龙华虽然有了女朋友,但并没有放下对柳宋思的关心,他听出了端倪。

后来,经龙华多方打听,才知道原委:

北宋时学子莫道君就是在这里去世的;

元代至正年间也曾有一学者因用功过度而在此疲劳至死;

明代嘉靖三十年,有一学子在这里得了疯癫病,后来去向不明。

不久,山长即学府的最高权力人,认为这里有些晦气,就把这房子拆除,旧址重建,也不再作学生寝室用,改为藏书地。直至清末民初时,因为房子实在破旧便进行了修缮。因在修缮时,将书籍存放他处,也就没有再作藏书地了,成为杂物存放处。

龙华出于好心,把这房子的来龙去脉告诉了柳宋思,并建议他换个地方住。不料柳宋思却反过来问龙华:“你相信鬼神吗?都是几百上千年的事了,有什么可怕的?”“我当然不相信,但你一个人住这里,就不觉得孤寂了点吗?”龙华关心地问他。

柳宋思不以为然,对龙华说:“这不是更好吗?没有人打扰,我正好专心致志地做我的事。”龙华出于对朋友的忠心,还是想劝他换个地方:“不要你去,我去向馆长请求,好吗?”可柳宋思就是不领他的情:“这里我已经习惯了。”

龙华好心没得到好报,自觉没趣,怅然若失地走了,并丢下一句话:“到时别后悔呀!”

柳宋思的住处的确有点偏僻,从住处到办公大楼七拐八弯的足足有三四里路远,而且必须穿过茂密的林***经过闲置的杂屋和一道道走廊。如果一个人走路,感觉就像在荫森的丛林中游荡,古老的房子里,好像随时会有什么东西窜出来似的,给人一种恐怖极至的感觉。

每当阴雨绵绵或疾风苦雨的时候,经过这种地方更让人觉得就是在阴曹地府中游弋,似乎有阴魂总是在尾随着。越往前走,越觉得有张着血盆大口的魔鬼在等待着你……凄凉哀婉之感直袭心头。

前年九月,秋风苦雨已下了两天三晚。柳宋思从外面晚餐回来,天色已渐渐暗淡。在经过龙吟斋时,有一团黑糊糊的东西出现在前面的石墩上。当柳宋思走过去时,黑影渐渐地膨胀起来,并射出绿光,好像在防备柳宋思的袭击。因自然光线不足,柳宋思没有看清前面究竟是什么东西。

突然,黑影一声凄厉尖叫后,猛地向柳宋思右前方蹿去。几乎在同一时间,柳宋思发出了大声惊叫,既而大汗淋漓,湿透衣背。他这叫声是被吓出来的,三魂七魄恐怕所剩无几了。这时的他前无救兵,后无人影,只能自己救自己了。

这时,在他的脑海里想起了在书馆中流传的离奇故事——

在大明成化年间,学府龙吟斋住着一个叫李冠一的大学问家,在学府教授学生达十年之久。李冠一学富五车,才华过人,天文、历史、理学、文学样样精通,特别是在文学上有很高造诣。学生无不尊重他,在社会上很有名气,深得宪宗皇帝赏识,多次请他入朝为官遭拒绝。

李冠一天生傲骨,他认准了的事就要坚持到底,宁可得罪权贵,也不放弃原则。

有一次,李冠一因提议改善学生伙食问题,与山长发生了冲突,

双方各持己见,不肯相让。但山长比较独断,即便是正确的意见,也不一定听得进去,有时还会对反对强烈者予以压制。李冠一认为自己的很有道理,就联合了几名老先生对山长进行联名建议。虽然李冠一的目的已经达到,但因此得罪了山长。山长便处处对他进行报复,无故挑剔,甚至动不动就扣压薪金。

此后,李冠一郁郁寡欢,少与人言。不到一年,李冠一便郁悒而终,去世时,年仅三十六岁。

传说在他临死当天,本来晴空万里,突然间,乌云密布,电闪雷鸣,霎时狂风大作、暴雨倾泻,大地就像要被吞噬一般。当李冠一咽气之时,一声龙吟似的闷雷滚过学府前坪,消失在龙吟斋,随即一股青烟冒出,环绕在学府上空,久久不见散去……

当时就有人说:那声闷雷是东海龙王在为李冠一的死表示惋惜,那缕不散的烟云就是李冠一的阴魂;也有人说,这缕青烟是李冠一不舍这千年学府和心爱的弟子们;也有人说,这是上天为李冠一鸣不平,为山长的所作所为在愤怒。

李冠一死后,学府上下无不为之悲痛,就连山长也有了后悔之心,亲自为他主持了七天七夜的法事和丧礼。李冠一不舍魂魄,让他的弟子们既伤感又恐惧。为了纪念他,龙吟斋一直陈列着李冠一生前的实物,并在厅堂前设立了他的灵位。

明代隆庆二年,著名画家李承天来到这里写生,看到本家有这么显赫的学者、传奇的故事,很是仰慕。便根据各种情形,勾画出李冠一的肖像。后来人们一直供奉着,还不时有人前来凭吊、礼拜。

故事真假与否,已无可稽考,也许是人们对有学问的人英年早逝的一种神化吧!但柳宋思在书馆的确听到过这个传说。刚才的事又恰恰发生在龙吟斋,他不自觉地把这件事与传说联系起来。虽然柳宋思是一个无神论者,但凑巧的事实,不得不让他产生联想和畏惧心理。

柳宋思坐在黑影蹲过的石墩上,重新回想起刚才的一幕。他凭着聪明的头脑,慢慢疏理着头绪。他不相信这世上真有什么鬼神,只是人们的幻觉而已。那声尖叫,分明就是猫的叫声;窜出来的姿势,分明就是猫的姿势,从而他判断出那黑影可能是一只猫。唉,也许是李冠的冤魂在延续吧!可是,究竟是什么东西,谁也无法知道。

柳宋思清楚地知道,没有人会陪他走过这令人毛骨悚然的路段,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

这样的现象,柳宋思在这三年的旅程中遇到过多少回了,只有他自己知道。因为他不喜欢与人交流,更怕让人说他胆小;更重要的是,他还清楚地记得兄弟龙华对他说过的“到时别后悔”那句话。

三年下来,柳宋思也逐渐习惯了他现在的生活,既简单又充实。

柳宋思开始了学术研究。他经历了艰难的心路历程,发表了第一篇论文,而且一炮走红。如果要继续研究,深入探索,必须查阅大量资料,参考大量文献。而简陋的住处是无法存放资料和书籍的。如此,他利用工作之便,干脆将书房搬到了书库,既方便查找,又节省了时间。当然,柳宋思这种做法是违反规定的,但刘家骏和馆委会其他成员注重人才培养,对柳宋思非常看好,也就网开一面,默认了他的做法。

柳宋思走进秦史库房,对每一个角落进行了仔细查看,没有发现什么异样,要查找声音的发源地,根本无从下手。难道是自己的神经出了问题?难道真有什么鬼神邪说?难道那天傍晚遇到的黑影根本就不是猫?难道李冠一的阴魂还在?难道……太多的疑问印在了柳宋思的脑海里。

对这些毫无意义的问题,柳宋思却不想去探究,也没有心思、没有时间。他重新回到了桌边,回到了他的研究中。可是,当他再次进入深思时,这种异样的声音又传入他的耳朵,让他无法安心。

他看了一下挂在墙上的闹钟,快二点了。可能是连续一个星期用脑过度造成神经衰弱吧!唉,管它什么声音,回家睡觉去。柳宋思息了灯、关上门,往家里走去。

路上,柳宋思回想起这种怪异现象,搜索枯肠也无法解释。他认为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用脑过度产生错觉;要么是对研究太投入产生幻觉。

回到家里,柳宋思草草地洗漱了一下,便倒在了床上。他望着天花板,久久不能入睡。也不知过了多久,屋内才传出呼噜声。

第二天,柳宋思把在藏书楼发生的怪异现象,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好友龙华。龙华初听起来觉得好笑:“你是神经过敏吧?”说罢,望了柳宋思一眼,看他满脸严肃认真的样子,不像在编故事;况且,柳宋思从不说谎,便立即追问了他:“怎么会这样呢?是不是听错了?”“连续几次是这样,怎么会听错呢?”柳宋思解释道。

当然,谁也无法相信柳宋思说的话,只有龙华这样的兄弟才不会去怀疑它的真实性。龙华提议:“今晚我陪你,行吗?”柳宋思为了弄清真像,也就答应了他:“我们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晚餐后,俩人进入了藏书楼,柳宋思仍然进行他的秦史研究,龙华却在楼里转悠,显得有些无赖。但他为了好友、为了兄弟,不得不舍弃女友相约,而去与柳宋思探寻究竟。

在藏书楼,龙华一会儿与女友微信聊天,一会儿起身走走;实在无聊时,在书架上翻来翻去,他检了本《中国通史故事•先秦》翻了起来。

忽然,听到柳宋思在说:“你听,又响起来了!”“什么响起来了?” 龙华感到很惊讶。柳宋思指着秦史库房说:“刚才又听到了那边传来的声音。” 龙华屏住呼吸,侧耳倾听,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再看看柳宋思诧异的表情,好像真有其事。

为什么会这样呢?龙华实在想不通。

柳宋思看到龙华怀疑的目光,同时这种声音随他回到现实而消失,也就不好再坚持。可是这种现象就是与昨天一般无二:只要静下心来,声音就会出现,特别是对那年轻女子声音的质感似乎非常熟悉,特别敏感。当然这种声音只有他一人能听到,对龙华似乎没多大影响。

龙华看到柳宋思异样眼光和行为,知道柳宋思反复听到了这种声音。于是,龙华劝他好好休息几天,不要再这样拼命了。柳宋思心想龙华说的有几分道理,自己也曾这样想过,就休息几天再说吧。

零点了,俩人离开了藏书大楼。

第二章 百思不解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