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南柯悠梦

  柳宋思听从了龙华的建议,已好几个晚上没来藏书楼了。

今天是星期天,柳宋思与几个朋友中餐后,独自一人来到了藏书楼。其实,他是一个闲不住的人,认为无聊地打发时间,无异于坐以待毙。

柳宋思把桌上一堆有关秦史的书籍随意翻了翻后,打算静下心来做点什么。他理了理前几天研究的思路,继续着研究课题。渐渐地,柳宋思进入了状态。可是,奇异的事照样发生,秦史库房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他没有去理会:让它响去吧,反正不会打到我的头上来。

过了一会,这种混乱声不仅出自秦史库,而且多处出现了这样的声音,先是商周书库传来了声音,这种声音与秦史库稍有不同,有浪笑、有哀怨,似乎还夹杂着尖叫声。一位年轻女子在悲切地哭诉:“姬扶……”不一会,只听她破涕为笑:“你醒了……”

而后是宋史库,这种声音又有些特别,有金戈铁马声,有责骂怪罪声,似乎还有种琵琶琴弦声夹杂其中;还似乎听到了一位年轻女子在呼唤着一个叫刘秦远的名字。

柳宋思再也无法静下心了,他对发声之处逐个检查。这次的声音并非要他静心才能听到,而是他查看这里,这里的声音没有了,另两处则继续着过去的声音,可谓此起彼伏。

整个藏书楼陈列着各个朝代的历史书籍和文献资料,为何偏偏只有这三处库房发出怪异的声音呢?是不是千年学府真有什么冤魂?是不是这三个朝代有什么值得深究的地方?林木风、姬扶、刘秦远是些什么人呢?那几个年轻女子又是谁呢?是不是这奇异的声音在暗示着什么?柳宋思在苦闷、在寻思……

柳宋思走在了回家的路上。奇异的声音搅得他心神不宁,神情恍惚。他似乎看到了莫道君游荡的魂魄,听到了李冠一哀愁的叹息;那一晚摄人魂魄的情形又浮现在眼前。

朦胧的月色,给大地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柳宋思行走在茂密的树林中,心中不免有几分恐惧,他并非惧怕鬼怪,而是怕有如猫之类的东西突然窜出来,或者几声凄厉的尖叫声让他虚惊。

真是无巧不成书,越不想发生的事,偏偏发生了。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了猫头鹰“咕咕苗、咕咕苗”的叫声,与不远处杜鹃鸟“咕咕、咕咕”声相附和。

柳宋思的心头有几分紧张,三步并作两脚走。回到家时,已是汗透衣衫。本是从山里走出来的人,各种声音几乎听到过,唯有今晚,让他感到很狼狈、很害怕。

柳宋思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人的精神承受能力是有限的,他不能再一个人承受了,他认为路上遇到的事是自然现象,但藏书楼的事太蹊跷了。他打算将此事向馆长汇报。

第二天上班,柳宋思拖着疲惫的身子走进了藏书大楼。同事们看到柳宋思神情不对,纷纷表示关切:“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是不是又熬夜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这时,龙华抱着一叠书走了进来:“宋思,是不是那怪异的声音还在继续?”柳宋思有气无力地答道:“是啊,而且不止一处了”“又是怎么一回事了?”同事们怀着惊疑的目光,几乎异口同声地:“什么怪异的声音?”

这时,办公室主任张艺雅来到了柳宋思身边:“老夫子,馆长叫你去他办公室。”“好,这就去。”柳宋思边向龙华说:“等下跟你说。”边同张艺雅走了。

“宋思,今天为什么迟到了?这可是你上班以来第一次迟到啊,而且将近一个小时。馆里有严格的制度,希望你不要违反。馆委会打算号召全馆人员向你学习,希望你不要有下次。即使有什么事,也要先请假呀!”刘家骏喝了口茶,看柳宋思的神色有点不大对劲,便关心地问:“是不是病了?”

柳宋思没有向馆长解释迟到的原因,而是表情严肃地说:“有件事正想向领导汇报。”柳宋思把连续几天在藏书楼发生的事向刘家骏和盘托出。刘家骏当然也不会相信:“是不是你的错觉?宋思,我知道你是个善于思考,勤于钻研,上进心强的人,不要太过疲劳了。文武之道,一张一弛嘛,得注意劳逸结合哟!”

在刘馆长看来,也是柳宋思劳累所致。“馆长,我没有说谎,已不止一次、二次听到这种声音了。”柳宋思很认真地回复刘家骏。刘家骏不以为然:“你去吧,如果真有其事,我会好好查查的。”柳宋思满腹委屈地说:“馆长,请相信我,龙华也知道这件事。”

一旁的张艺雅惊讶地问:“会有这样的事?你不是在吓人吧?”柳宋思立即申辩道:“我有这个必要吗?”

柳宋思在张艺雅的催促下,走出了馆长办公室。

刘家骏在啄磨柳宋思刚才说的话,感觉到柳宋思不是在说谎,也没必要说这种谎话,从他平时的为人就能分辨出来。如果他不是在说谎,又为何会有这等荒诞之事呢?刘家骏陷入了深思。

柳宋思回到了藏书楼,同事们立即围了上去。龙华问柳宋思:“你说不止一处,到底又是怎么回事?”“唉,商周和宋代藏书库也发生了类似情况,只是声音稍有不同而已。”柳宋思怕同事们同样会怀疑他的话,也不多作解释了。“你向刘馆长汇报了没有?”龙华关心地问。“汇报了。但刘馆长不相信,我也没办法。”柳宋思对别人的不相信似乎已经无所谓了。

四、五个同事跟在柳宋思与龙华屁股后面,花了半天时间,仔细察看了三处藏书地,还是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柳宋思所听到的异样声音,也只有他自己才能释怀了。

柳宋思认为此事定有蹊跷,必须向馆长再次汇报,引起馆长重视。

下午,刘家骏召开了馆务会议,柳宋思、龙华也参加了。柳宋思作了重点汇报,龙华作了没有多少说服力的证明,因为这事龙华只有一种微妙的感觉,究竟如何,始终不知。馆委会成员你一言,我一语,议论纷纷,觉得太不可思念了。最后,刘家骏作出两个决定:馆委会成员和柳宋思、龙华一起去藏书楼查看实情,能否发现什么;向公安局报告,让警察介入。

散会后,馆委会一班人立即进入了藏书楼,其结果是可想而知的。

第二天上午,南华市公安局侦查支队四名警察带着警犬来到了书馆。他们对藏书大楼进行了整体搜查,每个细微的地方也没有放过。警犬这里嗅嗅、那里闻闻,也没发现什么;但在发出异样声音的三处地方吠了几声,还是什么也没有。警察、警犬折腾了一上午后走了,没有提供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和说法。

经过公安局侦查后,柳宋思再也不好说什么,他沉默了,在精神上有崩溃之感。可南华书馆因此而炸开了锅,对柳宋思的议论纷至沓来。有人说他中了邪,得了失心病;有人说他劳累过度,得了妄想症;有人说他人在当代,心忧古人……但馆长刘家骏、办公室主任张艺雅、好友龙华对柳宋思表示十分同情和惋惜:一个难得的人才,难道就这样萎落了吗?

这事也很快传到了社会上,人们各有见解,一个比较普遍的观点认为书馆这种历经千年的地方有些妖气、怪气、冤气不足为奇;也有人认为柳宋思这样身材魁梧结实,又有阳光之气的男人是不会沾上邪气的,恐怕是这千年学府的灵气要在他身上显现出来了,他将来一定是个很了不起的人,南华书馆要出人才了。那些对柳宋思非常关切的人,希望他能振奋精神,保持良好的心态。

刘家骏看到柳宋思萎靡的神情,同事们异样的目光,决定让柳宋思休息几日,好好放松一下,并嘱咐龙华多留意、多关心。

柳宋思并无身体之恙,只是他真的想不通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已无法再静下心来研究课题了。他打算把这件事弄个水落石出,给人们一个交待,给自己一分安心。馆长的关心正好让他有时间去破解谜团。

星期四下午,柳宋思不是去上班,而是去藏书大楼查个究竟。他叫上龙华,在三处藏书地一排排地查、一处处地看。柳宋思心想,用这样的排除法一定能寻找到蛛丝马迹的。龙华也格外仔细认真,终究还是一无所获。他们又逐个检查了每处通风口,是不是通风口处两股或多股风交汇发出的声音?但这种想法很快被自己否定了:他们分析,即使有这个可能,所发出来的声音也不会那么繁杂,更不会从三处不同地方不同发声。俩人还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懊丧地摇了摇头。

龙华陪柳宋思吃过晚餐,一再叮嘱他在家安心静养几天。两人分别后,各自回家了。

柳宋思坐在书桌边,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窗外的毛毛细雨。他原本想静下心来分析藏书楼的事,但思维就是不听使唤。他的脑海里仿佛呈现出商周时的历史画卷,秦朝时的是是非非,宋代时的兴衰更替……忽然,一道闪电划过,一声惊雷响过,柳宋思下意识地打了个冷颤,回到了现实。

已然深秋,但南方的秋天是很少打雷的,季节似乎有些反常。北风起了,雨点大了。树木被北风吹出的阵阵涛声和着雨点的沥沥声,让柳宋思感觉古战场就在身边,自己就是其中一分子。

天凉了,夜深了,寒气和睡意同时袭来,柳宋思实在太困乏了,他上了床,渐渐地进入了梦乡。

在梦中,仿佛有一位仙人在为柳宋思指点前世今生……

第三章 南柯悠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