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林氏世家

  林府后院供奉着女娲娘娘和林家历代先祖,奇妙升起的红色光芒是女娲娘娘显灵,还是林家先祖开眼了呢?是吉祥,还是凶兆?林家上下议论纷纷,各自揣测,好说歹说的都有。

林得福急来向林海深禀报:“老爷,刚才后院升起了一道红光,有如红色火炬,至半空而熄,当为吉祥之瑞。”林海深脸露喜色,高兴地道:“得福,林家在此已居住百年,岁岁平安,年年吉祥,从来没有发生过异常之事,应为吉星高照之象。”说罢,满脸堆笑。

在林得福的印象中,老爷说的话从来没有错过,这回他当然同样相信。他高兴地道:“老爷,我去向下人们解释。得福告退。”

林韩成却脸有疑色地问:“爹爹,林府建于何年?我们的先辈是些什么样的人?”林海深看着儿子问及家史,脸露自豪骄傲之色:“孩子,爹这所以一直没告诉你家里的历史,不仅是因为你过去年纪较轻,更重要的是不想让你因为林家显赫的历史背景而不思进取。现在你已是大人了,而且有了一定功绩,爹把林家全部历史告诉你吧。”林韩成看到爹爹欣喜而又认真的神情,欣然应诺:“孩儿洗耳恭听!”

林海深捋了捋雪白长须,将林氏家史娓娓道来:“林府大院始建于周显王二十七年,到今年刚好一百年历史了。当时你太公林庄伟协助秦孝公建立霸业,秦孝公为了奖励有功之臣,奖赏了林家土地和房屋。从此,林家历代追随于秦。祖父林岚枫在昭襄王初期就官拜右更,帮助昭襄王攻打赵国,夺魏城池,立下了赫赫战功。”

听到这里,林韩成不曾想先辈们竟都有如此显赫的战功。但他急于想知道父亲之事,便高兴地问道:“先辈们都是带兵打仗的,那父亲是何时开始投入军营的呢?”

林海深看到儿子如此兴奋,骄傲地道:“父亲我十八岁便随你祖父追从秦王。在昭襄王四十九年,秦军大破赵都时,赵国决定杀掉质子子楚,后来是爹协助子楚逃脱追杀。但在逃亡中,夫人赵姬带着年仅三岁的儿子嬴政没有随同大军逃走。母子俩东躲西藏,过着颠沛流离、被四处追杀的日子。是我历尽艰辛,寻找到了他们母子俩的下落,并护送回到了庄襄王身边,让他们家人得以团聚。所以,父亲不仅有战功,而且还是始皇的救命恩人呢!因此,父亲一直得到始皇器重。后因父亲年事已高,便告老还乡了。”

说到这里,林海深脸露得意之色,饮了口茶,又捋了下白须,继续道:“虽然这些事情父亲没有告诉你,但始皇还是心知肚明,将你委以重任。当然,你也没有辜负始皇的心意和父亲的教诲,以自己的能力赢得了始皇和同朝官员的信任。”

林海深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没有半点气吁的现象,倒还有几分眉飞色舞的神情。

父子俩正谈得兴奋时,林得福回到了大厅,向林海深道:“老爷,下人们的议论平息了,他们都相信林家不久将有喜事。”林海深会意道:“得福,去休息吧!”林得福感激地道:“老爷、少爷都没休息,得福怎敢安睡?”

此时林韩成既为显赫的家世而高兴,又因父亲的隐瞒而有所嗔怪:“父亲,您何不早点告诉我呢?”林海深深情地道:“孩子,我们不能倚仗过去的功劳,好男儿应该闯出自己的一片天地,更应该尽自己的能力去造福百姓。”

站在一旁的林得福插嘴道:“少爷,这是老爷的一片苦心,是想要你自己去历练。”林家一直没有把林得福当外人,所以,林得福才敢插嘴。

林海深没有过多的去理会儿子的责怪,只是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叹气声,接着又摇了摇头。林韩成不知父亲为何沮丧,忙问:“父亲,您怎么啦?”

林得福一直在老爷身边服侍,深知老爷的心病,连忙宽慰道:“老爷您不必担心,林家先祖已经开恩了,女娲娘娘也有了怜悯之心,今晚的红光就是证明。况且,这次少爷回来如能小住,一定会给您一个惊喜的。”

林韩成从他们主仆的谈话中,已猜到父亲的心事了,便有些自责地对父亲道:“父亲,是孩儿没尽到孝道,孩儿定当负起为子之责。”

虽然显赫的家世,杰出的人才,使林家成为了名门望族;但是林家已是五代单传了,到林韩成这一代,还尚无子嗣,四位夫人无一人生产,而林韩成已年过四十。偌大的家业如果无人继承,不仅自毁林家历代基业,而且林家将会断子绝孙。难怪林海深会摇头叹息。

这时,林得福向林海深建议:“老爷,我看还是让少爷再娶一妻吧!”说完,转过身来对林韩成道:“少爷,您看如何?”林韩成没有表示赞成或反对,低声对林海深道:“全凭爹爹作主。”

林海深忧心地道:“韩成已娶了四房,即使再娶也不一定会生育呀。”他似乎还在顾虑着什么:“我看还是让韩成过了这次再说吧!”

三人相对无言,沉默了好一会。突然林海深问林得福:“得福,什么时辰了?”“老爷,已是亥时了。”林得福回答。林海深道:“时间不早了,得福,扶我去休息。韩成,你也早点憩息吧!”

林韩成赶忙起身道:“父亲,让孩儿侍您入寝吧!”林海深好似有意地道:“有得福侍我就行了,你去吧。”林韩成躬身道“恭送父亲!”

这时门外佣人赵云飞前来侍奉林韩成:“少爷,我送你回房吧!”

林韩成在思考着老父亲的顾虑,没有理会前来侍奉的佣人。

“少爷,夫人在等您入寝呢!”赵云飞提示着林韩成。“云飞,你去休息吧,我要到外面走走。”看来,林韩成还没有理解他父亲刚才不要他送回房间的用意,也没有去理会赵云飞的提示,只是在考虑自己的问题。

赵云飞上前想扶林韩成:“少爷,我陪你去吧!”“不用,我要一个人走走。”林韩成轻轻拍开赵云飞的手,跨出了大厅。

林韩成趁着明亮的月色,一个人在花园里边散步,边在思索着:在外征战已二十余载,既没有为老父亲尽孝,又没有能与娇妻呈欢;四个妻子都被冷落了,最让人头痛的是已年过不惑之年还没有后代。唉,虽然对得起国家,但无颜为林家子孙啊!一种痛苦的感觉袭上林韩成的心头。

老父亲年事已高,虽然身体健朗,但不知还能活多久,怎不能让老人家带着遗憾入土吧!夫人虞氏是前朝重臣虞文汉的掌上明珠,嫁入林家十八年,虽然夫妻恩爱,也总是聚少离多。妻妾三人也没有享受多少夫妻快乐。第一个是驷马庶长郑子贤次女,聪明贤淑,十七岁嫁入林家,十五年了,没给予多少温馨;第二个是少上造魏章庆的第四千金,第三个是咸阳城大户刘勋员的长女,此两女前后相差一年进入林家,但为同年,一样知书达礼、楚楚动人。她们对夫君志在国家,心系百姓一样能够理解,给予她们太少的恩爱快乐一样能够宽容。可是都为妙龄少妇,多么需要给以疼爱、抚慰和激情啊!家庭再殷实,生活再安逸,总不能画饼充饥吧?我不仅不能给她们幸福和欢愉,而且常常要她们为自己提心吊胆。林韩成当想起这些,有了愧疚感和不安心理。唉,这次回家,一定要好好的疼爱和安慰她们,尽一点做丈夫的责任。同时,他多么希望这次回家可以解除老父亲的多年心病。

林韩成不知不觉来到了后院凉亭,他在石凳上坐了下来,再度陷入了沉思:自己追随秦王多年,南征北讨,不知打了多少仗,也不知杀了多少人——

一幕幕惨烈的场面浮现在林韩成眼前:哀鸿遍野、血流成河。当时杀红了眼的他倒不觉得什么,在这种宁静的环境下静静想来,感觉不寒而栗。唉,为了君王争天下,不知有多少父母痛失儿子,多少妻子丧失丈夫,多少儿女失去父爱啊!残酷的战争摧毁了多少家庭,民不聊生的悲剧何日才能结束啊?自己通过杀人爬上今天的位置,这种位置的得来,是由无数头颅和尸骨垒成。越想越觉得自己是刽子手,双手沾满了殷红的鲜血。难道今晚的红光是被屠杀者的鲜血吗?他感觉到这些冤魂全都围了上来,在向他索命,“还我命来!”“还我命来!”的凄厉声在他耳边回荡。

忽然,一道白光自北向南闪过。林韩成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战,紧接着“啊”的一声,昏了过去。

已是丑时时分了,月亮已经西斜,大地蒙上了一片灰色,野外呈现出几分阴森和恐怖。

四位夫人因久等丈夫不来,心里有些不安。虞氏叫丫环雪梅把情况告诉了管家。林得福觉得有些奇怪,赶紧将赵云飞找来询问,得知少爷在院内散步后,便吩咐家丁与佣人们四处找寻。可是无论如何寻找,就是不见人影。这时,林府上下着急了。

林得福把出现的情况告诉了士卫队长吴卓兵。吴卓兵心想将军从未出过这样的事,怎么会突然失踪呢?他立即调集所有卫兵,下令以林家为中心,在方圆五里范围内搜寻。吴卓兵指挥卫队,刘威敏指挥家丁在院外搜索;林得福带领家仆、佣人在院内寻找。

林家沸腾了,火把在周围攒动。“将军”“少爷”的呼喊声,划破了宁静的夜空。

时间已过去了一个多时辰,还是没有发现林韩成的踪影。吴卓兵便带领卫队搜山。

约过了半个时辰,卫兵小赵在一坟茔堆上发现了林韩成,这时的林韩成处在深度沉睡中。人们围了上来,林得福掐住林韩成的人中,经过半柱香的时间,林韩成才悠悠转醒。

林韩成睁开眼睛,迷糊地问:“为何这么多人?你们都在干什么?我在哪里?”

吴卓兵急切地问:“将军,你受伤了没有?”林韩成摇了摇头:“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会在这里?”当然,这些问题周围的人谁也无法回答。

吴卓兵十分关心林韩成的身体,也不追问所发生的事情:“将军,我背你回去吧!”

第五章 林氏世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