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凶宅大院

  柳宋思在时空中飘浮、游弋——

秦王政一十六年八月十五日未时,太阳还有些红火。在咸阳官道上驶来一辆马车,身穿铠甲、手持长矛的卫队士兵奔跑在马车两侧。可以看出,马车里一定乘坐着一位征战凯旋的将军。

百姓衣着褴褛、面黄肌瘦,饱受了多年战乱之苦。为了生活,他们趁着须臾宁静,有的艰难地挑担前行,也有拖儿带女沿路乞讨的,还有一些缺臂少腿的士兵向咸阳城蠕动……一幅多么悲惨的战争创伤图。人们远远看见马车驶来,立即避让路旁,等待马车驶过。人马扬起的灰尘,让路边的人们大气也不敢出。

马车在咸阳以东十里外一个叫窑店的地方停了下来,一位身着双重长襦,外披彩色铠甲的将军下了马车。他叫林韩成,威武雄壮、气宇轩昂,脚踏大地铿锵有声。他朝前面大院走去,卫士们紧随其后。

已在旁边等候多时的家丁头领刘威敏赶快迎了上去:“少爷,您回来了!”一名护院家丁立即向里通报:“夫人,少爷回来了!”夫人虞氏迈着纤纤细步,在丫环的搀扶下移步迎夫。管家林得福尾随夫人出门相迎。夫人施礼道:“夫君安好?”林韩成连忙双手搀扶着虞氏:“夫人不必多礼,让你担心了!”林得福上前迎扶将军:“少爷,您慢走。”丫环们躬身施礼,其他三位少夫人与丫环在大门两侧恭迎。

林得福十六岁来到林家,在林家已是二代管家了。他对林家忠心耿耿,尽心尽力,深得林家器重和下人们的尊重。林得福虽年近七十,但精神矍铄,又有一身好功夫,林家大小事务几乎是他打理。

林韩成扶着夫人并肩走在前面,林得福在右侧引路。他们踏步石级、跨入了大门。家丁将院门关上,卫士们列队守护在大门外两侧。

大院坐落在窑山之南,三面环山,山上茂林修竹,苍翠欲滴。大院外有丈高围墙,远远望去有如一只猛狮雄踞山脚。左边有一条三丈开外宽的河流,河水终年不干,流淌的河水在阳光照射下波光粼粼,如巨龙潜行。依山傍水,峰峦奇秀,山是秦岭分脉,水为咸阳谷水支流。

从风水看,大院主人可兴百年,而且能做大官,辅朝佐政。但从星宿分析:二十八宿与各国分野,秦国是东方苍龙七宿中的井、鬼,而林府大院又分野于东方苍龙七宿中的角、亢,两者有相冲之处,预示着主人将与朝廷有冲突之虞。

在大院前方,有一处十亩大小的操坪,是训练家丁、护院的教场。院大门前的梯级两侧对应放置庞大的石狮,离石狮不远处,各有一株百年水杉。上得十级台阶,便是朱漆大门,门环为两只开着血盆大口的铜狮;大门上方用金色黄漆赫然写着“林府”两个遒劲有力的行书大字。很显然,这是一家有着显赫功绩的大户人家。

大院虽然气派,却犯了孤煞,主家人丁不旺;并且过于张扬,煞气太重,将招来杀身之祸。特别是石狮旁边栽植的水杉与门环血盆铜狮,预示着主家在大祸来临之时,将退无可退,有斩尽杀绝之忧。水杉再大,也难以长久承受千斤雄狮,宜移栽,或以假山、石林替代。

林府大院占地上百亩,院内五进四栋,房屋呈一、二、四栋低,第三栋高的格式。

从大门进入,走过十丈长的过道进入第一栋,这一栋为二层木楼,实为过道两侧“一”字排开,是护院、花匠、帮工用房。再经过五丈长的过道进入第二栋,其格式与第一栋一样,是教头、佣人、丫环用房。第一、二栋每层有二十间房子。

又经过十五丈过道,进入第三栋,从院大门可直视到此栋大厅。大厅大门达二丈五尺宽、二丈高,两边窗户宽一丈八尺,高二丈四尺,八根大柱支撑着整个厅堂。宽敞明亮的厅堂,可容纳数十人。厅内实物排列有序,很是讲究,主客坐位都是高档楠木,雕工精细,各式陈设堪称极品,楼层为四层,雕梁画栋,图案鲜艳,金碧辉煌。此栋各有大小房间四十八间,为家人居住。两侧各有两间平房,为奶娘住房。楼前立有一块主人家世功绩碑。从楼下经过两边走廊,绕过花池,可到达后栋。

后栋为女娲娘娘殿和家祠。女娲娘娘殿供奉着高达三丈的女娲金塑雕像;家祠**奉着林家历代先祖,虽然牌位不多,却分代排放着。两处祭拜之地各有两盏长明灯昼夜不息,一口香炉终日香火袅绕。

殿、祠两侧是两间兵器库,存放着林家先辈们用过的各式兵器。

整个林府大院建筑庞大,结构严谨,气势非凡。院内房屋达百多间,有庭院、回廊、天井、假山、花园、林**等。百年松柏树、棕榈树较多,苍翠挺拔。

林府大院从分处看无懈可击,但从整体看,有悖于八卦和河图洛书,当算凶宅。虽眼前盛势,不久必有凶险。

三司以衙署为主、州县以公堂为主,儒学以文庙为主,庵观寺以正殿为主,人们家居以高屋为主。看屋之吉凶,首要的是看主。阴阳之理,自古倏分,二者不和,四气心至。因第三楼当为林府主楼,在主楼前,为下人居住地,暗示着将有下人欺主、小人进谗之嫌。私宅并非公堂,虽然能显示主人光明磊落、正直无私,深得百姓爱戴,如能加上贪狼天乙星高照,可以听论明决、政治清明,但容易得到同朝为官的奸侫小人排挤和诬陷。第三栋厅堂大门与大院大门相生,为爱百姓而不敬上官,使得君王将生主人之疑;主楼两侧不宜有小房,此为二鬼招轿,主受累损,而且主仆难以协调,为幻不利;主楼下立石碑,形似虎牙,给主人带来口舌是非,上告诉讼。大院楼房虽然应了“前低后高,世出英豪;前窄后宽,进财万贯”之言,但第四栋为极阴之地,将导致其主家人丁不旺。

林韩成在外征战多年不曾回家,于月圆之日与家人团聚,本来是好事,但从星宿来看,为奎木狼当值,为凶。书云:奎星造作得祯祥,家内荣和大吉昌,若是埋葬阴卒死,当年定主两三伤;看看军令刑伤到,重重官事主瘟惶,开门放水遭灾祸,三年两次损儿郎。这天的河图洛水也不利:招摇号木,当之事莫行,相克行人阻,阴人口舌迎。先天坤西南,后天巽东南,“梦寐多惊惧,屋响斧自鸣,阴阳消息理,万法弗为情”。林韩成回到家的时辰又为“旬空”之凶,又将为主人带来不利。

林得福侍奉林韩成脱下官服,换成了家居服饰。林韩成来到厅堂,拜见父亲林海深:“爹,孩儿回来向您请安了!”说完叩了三个响头。林海深关切地说:“韩儿,起来说话吧!”林韩成眼泪双流,心有愧疚地说:“爹,孩儿在外征战多年,没有好好在堂前尽孝,祈求爹爹宽宥,就让孩儿跪着与爹说话吧,我心里要好受些。”

林海深正直地坐在厅堂桌案旁的太师椅上,饱含深情地说:“孩子,这是林家的宿命啊!爹在你这么大的时候也随昭襄王一起南征北讨,哪还顾得上家啊?现在爹爹虽年届八旬,但身体健朗,精神尚佳,你就不必挂念了。只是你娘因生产你时,不幸血崩而亡,你去上柱香,好好祭拜下你的娘亲吧!”林韩成更是泣不成声:“娘因我而亡故,爹因养育我而含辛茹苦,现在又为我操心,孩儿难以回报爹娘的大恩大德啊!”林海深欣慰地说:“孩子,以你的战绩来看,爹娘的心血没有白费。去祭奠我们林家的先祖吧!”

林得福上前将林韩成扶起:“少爷,我们去后院吧!”林韩成起身向父亲躹躬道:“孩儿暂别爹爹了。”林海深作了下手势:“去吧!”

林韩成和夫人虞氏在林得福及丫环雪梅的陪同下,来到了后院林氏家祠。林得福为林韩成点燃了沉香,林韩成接过后击罄跪地祭拜,虞氏、林得福前后跪下。

林韩成向先祖叙诉了几年来的战绩,并祈求先祖保佑他能辅助始皇广施仁政,早日让百姓过上安稳的日子。同时保佑他能生儿育女,延续林家香火。

祭拜林氏家祠后,他们来到了女娲娘娘殿,以最虔诚之礼予以叩拜,祈求娘娘能赐予子嗣。礼拜完毕后,三人缓缓退出殿外。

虞氏腼腆地对林韩成道:“夫君,是我无用,没能给林家生下一男半女,有愧于夫君这么多年对我的恩爱。其实我每天要来这里跪拜半个时辰,盼娘娘开恩。这次与夫君同来,相信娘娘定会开天眼的。”

林韩成对虞氏没有生育不仅无半句怨言,反而安慰道:“夫人,这是天意,又怎能怪你呢?”

林韩成挽着夫人向大厅移去,林得福和雪梅跟在后面。

已是酉时了,佣人早已准备饭菜等候少爷和夫人入席。每逢月初、月中林府都要让下人吃上好的饭菜,今天恰逢少爷回家,整个林府呈现出热闹气氛。

晚餐持续了半个多时辰。皎洁的月亮已挂在半空,大地像洒了一层银粉。林韩成陪着父亲还在边饮酒边聊征战之事;下人们各司其事,有的乘着月色在操场上和家丁、护院们交谈、游玩。

正当人们尽兴之时,忽然,后院升起了一道红光……

第四章 凶宅大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