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当朝一品

  往日风平浪静的林府,被接二连三的怪事扰得人心惶惶:是正,是邪?是神,是鬼?是吉,是凶?疑问在人们心里打转,一些胆小的人已不敢在晚间独自活动。

红光究竟是怎么回事?白光还有谁见到?林韩成明明在后花园中又是如何到后山坟茔去的?这些问题的出现,让人不可思念,无法解释,难道林家真会有什么大事发生?林海深问过儿子是怎么到后山去的,林韩成自己也说不清楚。在林韩成的记忆中只对散步后花园和白光划过还有点印象。

林韩成自后山坟茔回来后,经过一天的调养,不仅身体无碍,反而感觉更有精神、更有锐气,更有一股勃勃阳光之能。这让老父亲林海深喜忧参半。

在林海深年少时,也出现过类似情形,他对那件事至今还记忆犹新:

还是林海深十来岁的时候,随父亲林岚枫到后山狩猎。父亲去追逐一只麋鹿,因麋鹿是一种珍稀动物,又叫四不象,能见到这样的稀有动物实是难得,所以林岚枫不愿用弓箭射杀,只想围猎捉捕。林岚枫惊喜能遇上这等好事,早忘了还有带来的儿子林海深,竟直追捕麋鹿去了。

林岚枫越追越远,终于在石崖边将麋鹿困住而得手。在他返回途中才想到还有同来的儿子。当林岚枫回到原地的时候,发现林海深不见了。

原来在林岚枫离开儿子不久,林海深就发现了一只可爱的小白兔一蹦一跳地跑了过来。林海深觉得很好玩,立即上前去拦截,不料小白兔从他脚边蹿了过去,林海深赶紧追了上去。当然,十岁小孩哪能追得上兔子,小白兔一下子消失在前面的草丛中。林海深在草丛中翻寻起来,想找到那只小白兔。突然,小白兔从一洞里钻了出来。草丛中还有一个小洞,小白兔就躲藏在小洞口处。它听到响声后,想逃避抓捕,不料反被林海深抓个正着。林海深就坐在草地上尽情逗玩着小白兔,却没有听到父亲的叫喊声。

当林岚枫找到儿子时,林海深已抱着小白兔睡着了。林岚枫又急又气,将儿子叫醒后,拍了一下儿子的屁股:“谁叫你乱跑的?急死我了!”

当发现儿子所睡的地方是一处坟茔时,林岚枫的脸一下煞白了:“还不快走,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林海深不解地问:“爹,这是什么地方?”也许还在因为儿子的淘气而生气,林岚枫便不假思索地回答:“这是死人睡的地方!”“啊!?爹,你不是在吓我吧?”一说到死人,林海深就害怕,他被父亲的话怔住了。

林岚枫觉得这只兔子晦气,要儿子将它放了。林海深惧怕父亲的严厉,不情愿地将小白兔放了。从此以后,林岚枫再也不让儿子上后山去玩了。

林海深不知儿子昏睡的地方是否还是自己七十年前睡过的地方。他向林得福询问了具体位置后,要得福吩咐刘威敏带几名家丁去坟茔查查,看是不是有什么发现。

这处坟茔已不知多少年历史了,更不知坟主人是谁,但至少在七十年前就无人祭扫过。刘威敏回来禀报:“老爷,什么也没有发现,只在坟茔左上方发现有一个洞穴,勉强可容纳一人进入。我们守候了一个时辰,没有见到什么东西进出。”

林海深脸无表情地问:“你们没有动过坟茔吧?”刘威敏回答道:“没有老爷的吩咐我们不敢去动,也怕惊扰了坟主人。”林海深对刘威敏表示满意:“你们做得好,活人不必与死人过不去。”刘威敏抱拳道:“老爷,小的告退了!”林海深应了一声,示意退下。

在林海深看来,这坟茔一定有蹊跷,或许我们林家与这坟主人有什么瓜葛。不然,怎么会在七十年后的今天,儿子会发生几乎如出一辙的事情呢?究竟有何渊源,恐怕就是父亲林岚枫在世也说不清楚,要不然,当年父亲就会告诉他。让他感到宽慰的是,这坟主人并没有给林家带来什么霉运。

想到这里,林海深脑子出现了兴奋:难不成我与始皇的一段生死之交,是此坟主人赐予的?他反过来暗自庆幸儿子有此一事。

可是,那道白光又是怎么回事呢?林海深在思索着,他不禁想起了那只小白兔。难道是那只小白兔吗?不可能。一只兔子怎么能存活七十多年呢?再说一只兔子不可能将一个百多斤重的人移位,莫非兔子已成精成仙?

林韩成也在思考着同一个问题:我明明是在院内花园散步,在石凳上小憩,为什么会被白光带到后山荒坟呢?实在有悖于常理啊。这荒坟会给林家带来什么样的运势呢?

林得福是看着林韩成长大的,视他为子侄。现在的他在为林家忧虑,会不会有什么不测?他在祈祷神明保佑林家平安,特别是要保佑少爷加官进爵,赐予后代。当他看到少爷精气神都很旺盛时,也就稍微宽心了。

三天平安过去了,林府平静如常,上下三十余口人过着往常一样的生活。

这天晚上,林韩成向老父亲告安后,回房休息了。

过去的林韩成忍受了太多孤单寂寞的夜晚。这次回家一来看望年迈的父亲,二来与妻子相聚。不料突遭意外,不仅连续几天没有与妻子交流感情,行夫妻之乐,反而让四位夫人轮流伺候着。现在,他的精神不仅完全恢复,而且精力旺盛。正当壮年的他已把意外之事抛到了九霄云外。

他跨进了夫人虞氏的房间,丫环雪梅关上房门,退了出去。虞氏早已沐浴更衣,在锦床上等候着夫君的到来。她虽然三十有四,但见她媚眼含情,脸如桃花,唇红龄白,肌肤光滑,白里透红,好一朵出水芙蓉。这一刻,她的确等待得太久、太久,哪顾得上千金小姐的矜持,恨不能一口把夫君吞下。她来不及谈爱说情,一下把林韩成搂在了床上……

俩人在一番风雨之后才诉说着离别之苦,相思之情……

林韩成在家的这段日子里,除白天陪着父亲外,晚上分别与四位妻妾相聚呈欢,尽情享爱着人间真爱与幸福。

转眼到了九月初八,巳时时分,从都城咸阳驶来一匹快马。报子在林府门前下马,卫士接过马匹。报子在卫士长吴卓兵的引领下来见林韩成:“报告将军,皇帝叫你火速回宫。”

林韩成很是惊讶:为何始皇会亲自下旨召见呢?是不是又要我挂帅出征了?

林韩成拜别父亲,林海深语重心长地说:“孩子,不管你做什么事,首要的是对得起百姓,对得起自己的良心。父亲不求你能做多大官,只要你平平安安就行。”林韩成非常诚恳地回答:“孩儿一定谨记父亲教诲!您年事已高,孩儿也不小了,就不要再为孩儿操心了,请您好好保重身体吧!”说完叩头拜别。

林韩成回过头来叮咛林得福照顾好父亲。林得福宽慰道:“少爷,您就放心去吧!”林韩成分别向夫人虞氏和三位妻子道别,五人挥泪相别,互道珍重。四位夫人妻妾排列院门,目送夫君离去。

吴卓兵早已整装列队,等待林韩成出发。林韩成身披铠甲,显得比以前更威武、更精神了。

林韩成跨上马车后,吴卓兵号令卫队:“出发!”马车缓缓离开了林府,朝咸阳城驶去。

在回咸阳的路上,林韩成回想从秦王政十四年就定下灭六国之策并作征战准备;十六年开始征伐,在短短十年时间里,就相继消灭了六个国家,建立了大秦帝国。也就是林韩成有十二年没有回家了。六国已灭,天下平定,好不容易回家休养,为何又这般急促催我回宫呢?莫非要我领兵攻打匈奴或百越?十年来,他立下战功无数,理当该好好休息了。既然始皇重任,也只好重披战袍了。他开始在脑子里酝酿作战之策……

“吁—”车夫将马车停下。不知不觉,林韩成一行人来到了宫门外。

林韩成没顾得上回自己的寓所,迈着虎步径直来到了皇宫,在御书房外等待召见。始皇身边的宦官出来传旨要他觐见。

林韩成进入书房叩拜在地:“微臣拜见皇帝。”嬴政威严地:“起来回话!”林韩成:“谢万岁!”嬴政:“你老父亲身体可好?”林韩成对始皇问及父亲情况深表意外和感激:“谢万岁关怀,父亲身体还很健朗。”嬴政:“这次回家,你父亲可告诉你什么?”林韩成:“父亲相告微臣,林家世代追随于秦,要微臣效法先祖,不得二心。”嬴政甚感欣慰,知道林海深肯定告诉了舍命救朕的事,而林韩成有意不提,说明他处事世故,为人老练,也顾全了朕的面子。

其实,此时的嬴政也在考验林韩成的为人。嬴政微露喜色:“朕念你林家历代跟随秦王,你又为秦国统一天下立下了汗马功劳,朕封你为太尉,官列一品。希望你效忠皇帝,报效国家。”林韩成立即跪伏:“谢皇帝隆恩,臣当肝脑涂地,誓死效忠!”嬴政:“你当砥砺自我,为百官楷模!”林韩成:“定不负皇恩!”嬴政:“去吧。”林韩成:“微臣告退。”林韩成退出了御书房。

林韩成做梦也没想到嬴政会对他如此恩宠有加,委以重任。太尉就是掌管着国家军事的重臣,他一方面为官居一品而欣喜若狂,一方面感到责任重大而不安。国家初定,保境安民的担子相当繁重啊,如何做才能让皇帝放心,百姓安宁呢?

回到寓所,林韩成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吩咐士卫队长吴卓兵回窑店老家林府将喜事禀告父亲和夫人;分层次级别犒劳下属军官和士兵。

这一晚,林韩成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他在高兴之余,不禁回想起在家时发生的事情,从现在的情势看,无论红光,还是白芒,都是一种好的预兆。至于无故昏睡荒坟也应该不是什么坏事,也许是坟主人在保佑我吧,不然,怎么可能会像做梦一样——官居一品呢?

世事往往就是这样的奇妙,就像嬴政一样,仅用了十年时间,就给长达两个半世纪的战国时代,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第六章 当朝一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