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后继有人

  翌日,秦王政庄严而威武地坐在金銮殿上,宦官宣读了三公九卿的人事任命,林韩成位列三公。官员们在三呼万岁后,不是如何感谢皇恩,而是用各式眼光聚焦林韩成,有羡慕、有嫉妒,甚至还有怨恨的。为何年纪轻轻的林韩成能坐上三公宝座呢?论文才武略,比他更出色的大有人在,他与始皇是不是有什么关系呢?

林海深接到卫队长吴卓兵送来的喜讯高兴不已,他长吁了一口气,喜不自胜地道:“林家终于出人头地了!林家后继有人了!历代先祖付出的心血没有白费啊!”他立即吩咐管家林得福:“快,去家祠,我要好好叩谢先祖。”林得福当然也异常高兴:“老爷,林家出大人物了,当朝一品,何等荣耀啊!一定要杀猪宰羊,好好祭拜先祖。”“得福,这事我们得好好操办,不仅要祭祖,而且要犒劳所有为林家付出辛苦的人,以及众乡亲。我们先去家祠上香吧!”林海深兴奋地说。林得福欣然应承道:“得福听从老爷吩咐,一定操办好此事。”

林韩成的四位妻子听到夫君封侯拜相做了大官,心中自然喜悦,特别是夫人虞氏喜极而泣:“夫君,我虞氏的一片苦心没有白费,空房没有白守。”其他三位妻妾竟忘了自己的身份,与丫环一起欢呼,一起高兴。

晚餐时,林韩成的四位妻子按老爷的安排一起就餐,林得福也破例与林家人坐在一起,席间充满喜气祥和的氛围。

林海深满脸堆笑道:“四位贤媳,按照礼仪你们是不能与我同席的,但今天是大喜之日,我们就不管那些繁文缛节了。韩儿今天能够成为当朝一品,有你们的功劳。来,爹爹敬你们一杯!”四位妻子异口同声地:“多谢爹爹,全是爹爹教导有方。”

林海深露出得意之色,哈哈大笑起来,他忘记自己已是八十高龄之人,像小孩一样高兴不已。他捋了捋白须道:“希望你们今后更好地辅助韩儿,让他更杰出、更优秀。”四位妻子同声道:“谨遵爹爹教诲!”

林海深笑得合不拢嘴,又倒了一杯酒。林得福关心老爷的身体,劝老爷少喝点,林海深一饮而尽:“得福,没有问题。明天的酒席你准备得如何了?请柬发了没有?”林得福连忙回答:“一切按老爷的意思办妥了!”

这一晚,林府灯火通明,大家都在准备着明天的宴会。

第二天上午,各路宾客带着厚礼陆续赶来林府,特别是四位亲家更是早早赶来,林老爷子一一接见,互道恭喜;四女分别拜见了父亲。

林海深与虞方汉、郑子贤、魏章庆三位亲家曾同朝为官,辅助秦王,他们各自诉说着当然的风光和功绩。不曾想,因林韩成将秦国的四位功臣联系在一起,也许是他们的心血共同铸就了林韩成,他们会意地哈哈大笑起来……

刘勋员似乎被凉在了一边。林海深转过身来,对刘勋员道:“刘亲家为秦国的建立立下了不少功劳,资助了不少,也是秦国的大功臣啊!”其他三位亲家也随声附和。刘勋员回道:“哪里?哪里?与四位亲家比实在太渺小了。”

林海深向四位亲家拱手道:“犬子今日能成大器,全仰仗各位亲家的栽培,在下代为感谢了!”说完,拱手向四位亲家施礼。

这时,林得福进来禀报:“老爷,酒席已经就绪,请入席吧!”林海深起身相邀:“请各位亲家入坐吧!”林得福扶着老爷向席间走去。

林海深在席间大宴宾客,在林得福的搀扶下举杯放声道:“犬子能成大器,全仗诸位厚爱。今特备薄酒,聊表谢意,请诸位开怀畅饮!老夫先干为敬了!”说完,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宾客都站了起来,一齐举杯道“恭喜老爷!贺喜老爷!”大家沉浸在一片欢腾之中。

酒席持续了半个多时辰,宾客才纷纷离去。

林家的宴席同时也引来了“各路人马”,特别是乞丐和江湖艺人。最后离去的是一位须发皆白,躬身驼背,看上去有七十开外年龄,一手拿着相命招幡,一手牵着小猴的先生。在离去之前,他向管家林得福丢下一句话:“独木不成林,单舟险滩行;小心遭厄运,孤掌自难鸣。”

林得福因代替主人相送宾客后还有许多善后事要办,没有认真去领会相命先生之言。在旁边听到此话的还有维护秩序的家丁头领刘威敏,可是他没读过书,不知相命先生所言何意。

客去主安,林家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只有林海深的心久久难以平静下来。

在林韩成任太尉前,匈奴首领冒顿单于建立了草原游牧帝国——“马背上的帝国”,东到辽河,西到葱岭,北到贝加尔湖,南到长城,长期扰掠秦、赵、燕北边地区。经常在秦国的辽西、上谷、云中、九原等地攻城掠地,骚扰百姓,成为秦国的一大祸害。

由于秦朝忙于统一六国,暂时把匈奴放在一边,只派小量军队与之周旋。这年秋,匈奴更是变本加厉,冒顿单于纠集郅支单于、呼韩邪单于共动用五十万大军,大举进攻秦国。由于匈奴军队彪悍、威猛,善于骑射,虽然秦军拚死抵抗,也难以抵挡匈奴军队的强势攻击,秦军死伤无数。边关守将刘戎粟退守雁门,一边指挥前方拒敌,一边派人向咸阳都城告急。

十二日下午,一匹枣红汗马从雁门郡向咸阳急驰而来。马上人穿着轻便戎装,似乎背负着十万火急的军情。他来到咸阳城下,向咸阳守军高举急报高声喊道:“紧急军情,快开城门!”守卫士兵火速打开城门,让报子急速进城。

报子进城后,直奔太尉府。

林韩成升任太尉后,仍由吴卓兵担任卫队长。吴卓兵跟随林韩成多年,他们在战场上经受了血与火的洗礼,结为了生死兄弟。林韩成虽然升迁,但不忘兄弟之情,吴卓兵也就跟着沾光,从过去的左更升任为大上造。

吴卓兵接过报子手中的急报,速呈林韩成。“急报”上赫然写着“匈奴狼心,大军犯境;边关已破,火速增援!”

林韩成心想:刚刚上任三天就遇上如此大事,是显示才华的最好机会,也是给那些瞧不起人的人一个响亮的回应。吴卓兵在亲自向报子问明情况后,与副职和吴卓兵商讨对策。最后,林韩成决定亲自指挥军队与匈奴作战。

第二天,林韩成将边关敌情和作战方案报告了嬴政,并要求嬴政发兵,其他军事事务由副太尉代职。秦嬴政批准了他的请求。

九月十四日,林韩成命令吴卓兵调集三十万大军开赴前线,与刘戎粟部会合,共同抗击匈奴。

吴卓兵为先锋官,挑选五万精兵强将连夜出发,直挺九原郡。

九月十五日,林韩成率二十五万大军北进。

九月二十日,林韩成到达雁门。刘戎粟向林韩成报告军情:“冒顿单于以金微山为驻点,纠集两股单于势力进犯我国方圆二百里地区。主要采取骑射手段。他们的射箭技术堪称一流,我们的士兵几乎难以抵挡,故伤亡惨重,致使边关失守。现在,我们的主要问题是如何抵御他们的弓箭。”

林韩成听后,与刘戎粟分析了敌情。然后又问道:“刘将军是否有破敌之策?”刘戎粟稍加思索道:“加强防御,改制铠甲。”林韩成认为:“这种做法会很被动的,我们要训练自己的骑兵,照他们的做法,学他们的穿着,学他们的骑马射箭,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他稍微停顿后说“同时在用兵布阵上有所改变,采取集中优势兵力,聚点打援,各个击破的办法,然后全歼敌人。”刘戎粟认为此法可行:“太尉大人英明,击败匈奴有望了。”

刘戎粟与吴卓兵吩咐将士们按林韩成的命令执行,首先改革士兵的服装,同时日夜不停地训练骑射。

因九原之敌距雁门郡较近,一个月后,林韩成命令吴卓兵集中兵力攻打九原之敌;刘戎粟率军守八万在云中与九原之间的要道上,斩断云中援军。吴卓兵以骑射兵为先锋,率军十万向九原进发。

初时与敌军交战,由于秦军骑射实战经验不足,伤亡比敌方较大,秦军被迫休战。他们总结经验,吸取教训,加强训练。半个月后,吴卓兵再次向匈奴军队发起进攻,并亲自上阵杀敌。这次秦军发挥优势,避敌所长,加上有主帅亲自上阵和比较成熟的实战经验,战场形势急速逆转,士气大振。

经过两个多月的奋力拚杀,秦军斩杀匈奴军队十一万,俘虏二万,剩下的逃到了乌孙境内。

由于秦军出阵将士较多,骑射经验越来越足,战绩在一天天扩大。经过近九个月的努力,匈奴主力基本被消灭,秦军分别收复了云中、上谷及辽西等失地。

林韩成乘胜追击,击退匈奴军队二百余里。经此战役后,匈奴人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敢南下牧马,弯弓报怨,边境处于相对太平状态。

第二年即秦王政十七年六月二十日,林韩成率军回到咸阳都城。秦始皇亲自接见了他,对他击破匈奴,平定边境的战绩非常满意,并赏赐了林韩成一座宫殿和一批宫女。

这时的林韩成功名利禄都有了,已到了事业的鼎盛时期。林韩成太兴奋了,心想:我们林家为秦帝国的建立立下了盖世之功,当今有谁能与我们林家相匹呢?他打算把父亲和夫人、妻子接到宫里来,让家人好好享受天伦之乐。

秦始皇并非明君,在赏赐林韩成后,并没有论功行赏,对有战功的吴卓兵只赏了一些黄金和布匹,在官位上并没有半点升迁,而对长期戍守边关、有着同样战功的刘戎粟不升反降,认为边关失守,是因为刘戎粟戍守不力用兵无能造成的,并由蒙恬替换了刘戎粟。

这样一来,给吴卓兵、刘戎粟带来了心理上的极不平衡。在他们两人看来,一定是林韩成在始皇面前不仅把功劳居为己有,而且一定进了不少谗言。不然的话,怎么会有这样的结果呢?两人心里闷着一团火。

其实林韩成向皇帝如实报告了将士们的战绩。但是皇帝如何赏赐他们,林韩成是无权过问的。林韩成哪里知道,因为皇帝的不公平,给他后来的人生之路带来了厄运,也应验了相命先生之言……

林韩成躺在床上,心想暂时朝中无事,明天向皇帝告假回家,一来向家人报喜问安,二来劝老父亲进宫享福,三来与妻妾们永不分开……想着,想着,林韩成带着微笑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上午,正当林韩成准备上朝之时,家丁头领刘威敏赶来报讯。他一边擦汗,一边气喘嘘嘘地说:“少爷,夫人正在生产,奉老爷之命,要您赶快回去!”

林韩成简直不敢相信:“你再说一遍!”刘威敏高兴地说:“您要当父亲了!”

林韩成欣喜若狂,仰天长笑:“哈哈哈……天佑我林家也!”

第七章 后继有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