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夤夜失子

  林韩成上朝完毕后,向皇帝告假。嬴政准假三月,林韩成欣然告退。

林韩成在吴卓兵的陪同下,带着卫队往家里赶去……

到家时,已是午时一刻了。林韩成刚下马车,林得福马上走下台阶向少主人喜忧参半地道:“少爷,夫人从卯时开始待产到现在还没有生产,您赶快去看看吧!”林韩成边走边急切地问:“是否请了接生婆?”林得福急道:“当然,共请了三人,还都是当地有名的接生婆呢!”

林得福首先来到厅堂,在行拜见之礼后,向父亲言简意赅地讲述了几个月来的情况:退匈奴、受皇恩、封赏赐等。林海深听后非常高兴:“孩子,我们林家好事接二连三,全靠始皇恩典,先祖阴庇。你要借势发奋图强,为百姓谋福,为林家争光啊!”

林海深沉浸在自我陶醉中,片刻后,才回过神来:“你夫人正在生产,我们林家有后了。但不知何故,到现在还没有听到婴儿的啼哭声。”林韩成既高兴,又担忧地道:“爹,孩儿去看看吧!”林海深应允道:“赶紧去吧!”林韩成径直向二楼夫人居室走去。

雪梅、接生婆、奶娘、丫环、佣人已忙得不可开交,郑氏、魏氏、刘氏三位妻子也在一旁侍奉着夫人姐姐。因林家盼子心切,未有孩子,可奶娘换了一拨又一拨,现在的两个奶娘是二十出头的少妇。这些人都在等待着小少爷的降生。可是虞氏夫人只是高挺着大肚子躺在床上,一个劲地叫肚子痛,并没有就要临蓐的迹象。

按时间推算,夫人早当分娩了,为何会迟迟不见临产呢?林家上下很是着急。林韩成在窗外干着急,口里不停地唠叨着:“怎么回事呢?怎么回事呢?”

厅堂里,老爷林海深也坐立不安了。是啊,八十岁了还没有抱孙子怎能不急呢?这时,林得福走了进来,林海深急忙问道:“得福,怎么样了?”“老爷,还是没有动静。”林得福摇了摇头。接着说:“老爷,您叫少爷去祭拜下女娲娘娘吧,也许会有用。”林海深觉得有道理,便吩咐林得福陪林韩成去。

两人来到了女娲娘娘殿,林得福为林韩成点燃了香烛,林韩成跪伏在蒲团上,口中叨念着:“林家世代忠良,善心有加,从未做过昧心之事。信人林韩成四十无子,幸夫人虞氏好不容易怀有胎儿。今生产遇难,祈求娘娘大开法眼,念在林家对您虔诚敬奉和数代单传份上,能赐他们母子平安。日后,林家当杀猪宰羊,好生祭祀!”

说来奇怪,当林韩成跪拜抬头之际,女娲娘娘神像后升起了二青二紫两股小烟雾,并有三声响声相随。

林得福兴奋道:“少爷,娘娘显灵了!娘娘显灵了!”林韩成好个高兴,忙问:“得叔,您也看到了?!”林得福扶着林韩成的双肩,激动地道:“孩子,娘娘在保佑林家了。”

俩人一高兴,竟忘了主仆身份。当然,按照年龄辈份,完全可以如此称谓对方。

俩人迅速返回厅堂。林韩成将所见到的情形告诉林海深后说:“父亲,林家有神明庇佑,相信会母子平安的。”林海深神情稍有舒缓地道:“但愿如此啊!”林得福附和道:“老爷,我们林家是良善之家,皇天是不会相负的。从二青二紫两股烟雾看,可能是暗示着夫人会是一男女龙凤胎;三声响,说明少主人将来一定会不同凡响。”林得福虽是安慰之辞,却竟让他猜对了一半……

一连几天夫人虞氏还是没有生产动静,林府上下都有疲惫之感,虽有人轮流看护,但没有多少上心的。

到了第七天未时,虞氏突然腹痛加剧,三位接生婆赶紧准备。直到亥时,虞氏叫痛声越来越大,但还是没有破羊水,而是出了鲜血,并且血流量加大,在大量的血液中才伴随有少量羊水。接生婆一个个慌了手脚,在她们的接生经历中,这种情况从来没见过。

大约过了一刻,胎儿终于坠地了;虞氏停止了叫痛声,但她的呼吸也越来越微弱……

夫人在经过几天的切骨剧痛后,本可满心欢喜地做一位幸福的母亲!谁知,还不知道婴儿的性别,还没来得及见一眼婴儿的容貌,听一声婴儿的啼哭的虞氏,永远停止了呼吸、闭上了双眼……

雪梅是第一个见到夫人的逝去。她侍奉虞氏十八年,俩人建立了深厚的姐妹之情,今日主人仙逝有如天塌地裂。雪梅在主人的遗体旁哭得死去活来。

虞氏生下的胎儿还是胞衣裹着,接生婆赶忙破衣救婴。幸得及时,婴儿获救。虽不是林得福所说的龙凤胎,却是一个白白胖胖的男婴。他不哭不闹,炯炯有神的双眼在溜转,好似在搜寻什么;右手塞入口中,头顶上有红、紫、青三色印记。

“这婴儿一来到这个世界,就‘吃’掉了生母;而且‘头顶三色’,这是我平生所仅见,真不知他长大后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一位有着几十年接生经验的接生婆在嘀咕。她为婴儿清洗完毕、穿好衣服后,抱着他看了一眼逝去的母亲,然后将婴儿交给了奶娘。

这时,一直守候在门外的林韩成得此消息后,不知是高兴,还是悲伤。他从奶娘手中接过婴儿,看到白白胖胖的儿子,嘴角挤出了一丝微笑:“林家终于有后了!”但想到夫人因生产而逝世后,不由得悲从中来,对儿子说:“期待你将来有出息,以报答你母亲的大恩。”说完把儿子递给了雪梅:“你要好好带养孩子,这是林家唯一的血脉和希望啊!”雪梅怀着悲痛的心情微微躬身道:“请老爷放心吧,雪梅定会视若己出,尽心尽力带好小少爷,也是对夫人的报答啊!”

林韩成来到虞氏遗体前,悲伤痛哭,历数夫人之好和自己对不起夫人之处;同时感激夫人为林家延续了香火。林韩成的三位妻子在哭诉与虞氏姐妹之情后,劝夫君节哀顺变:“姐姐已矣,我们三姐妹会更加疼爱夫君、侍奉好夫君的。你就让姐姐安心的去吧!”林韩成在三位妻子的劝说和搀扶下,走出了虞氏房间。这时,下人们进来为虞氏料理后事。

林家悲喜交织,但母亲优先、亡者为大,只得先办丧事,再办喜事。林韩成叫来吴卓兵,要他亲自去向老丈人虞文汉报丧。林得福按林韩成旨意,分别派人到三位妻子家报丧。林府上下沉浸在悲哀之中,呈现出哀伤氛围。

在亥、子交替之时,一位束发盘髻,头戴南华巾,身穿青兰色道袍,手拿拂尘,年约七十的老道士来到了林府大院门口。一名家丁急忙上前礼貌地问:“老先生前来有何贵干?”老道略微弯腰:“无量天尊!请转告你家主人,贫道有事求见。”

家丁急报刘威敏,刘威敏将情况告诉了管家林得福。林得福来到厅堂禀报林海深:“老爷,不,应该叫太爷了。”林海深问道:“得福,你我主仆几十年了,什么称呼都无所谓。有什么事,你说吧!”林得福躬身道:“太爷,外面有一老道人求见。”

林海深思忖着:这时候了,老道人来干什么呢?对林得福说:“得福,请道士进来吧!”林得福示意刘威敏相请。

老道士进入大厅,伸出右手,弯腰行礼道:“贫道来自阿育王寺,道号先机真人,特深夜造访。”林海深微微侧身以表恭敬:“真人不辞辛苦,不知有何指教?”先机真人道:“贫道借道咸阳,看到贵地灵光升起,感应此处必有神奇之事,故前来相扰。”

林海深请先机真人入座,并叫林得福奉茶。他脸带忧伤地道:“实不相瞒,就在不久前,家中产下一男婴,可惜在生产之时,其母流血不止,难产而亡。唉,哪有何神奇之事啊?”说完,林海深心中更为悲戚。先机真人求林海深将婴儿抱来,林海深示意林得福。

不一会,雪梅、奶娘将婴儿抱了进来。先机真人掐指后,从奶娘手中接过婴儿,右手在婴儿头顶上摸了三下,然后将婴儿还给了奶娘。完事后,向林海深示意雪梅和奶娘退出。

先机真人对林海深说:“主家不必心忧,今日为小人星当值,丧门、朱雀、吊客同存,吉星被凶星盖头,处于空亡、弱极状态。亡夫人从未时开始临产,直到亥时才生下婴儿,未时为吊客,女犯吊客有灾星;亥时为丧命,丧命是哭神,泪落有几行。大运、胎身命见人耗配凶星,四柱见丧门、吊客为大孝。乐极生悲,喜事变丧事。对于婴儿言,四柱中带‘三丙’。游言道‘三丙人孤老,母在产中亡’。综合各因素,亡夫人之命是天注定。”

先机真人饮茶后接着道:“婴儿为亥时生人,将意志坚强,沉着热心,不文际人,手艺特精。将来他会有锲而不舍的意志、强烈的事业心和非凡的身手,必成大器。将为国家、为社会、为后世有一番大的作为。”

林海深听先机真人对婴儿的批示有些不解,便相问道:“听真人刚才之言,恕在下有一事不明,为何说孙儿将对后世有一番作为呢?”

先机真人含而不露,笑而不答:“这是天机,不可过早泄露。只能向主家暗示:‘四道灵光四世人,三元聚顶精气神;镇妖降魔当天职,溯源逐恶缘于姻’。请慢慢去体会这四言吧!”

林海深对天机真人之断言心中十分高兴,暂时忘记了忧愁:“求真人能为孙子赐名!”先机真人掐指算了算道:“因小孩一生有几个年龄段廿一、廿六、卅六、卅九、四十九、五十六为凶年,为保他能趋吉避凶、趋利避害,像树木一样能经受风霜雪雨考验,常青不败,并成为有用之才,当取名为木风,字劲草。不知主家意下如何?”

林海深高兴地道:“如此甚好!真人博学多才,相人善断,林某非常感激!”先机真人恭身道:“主家,贫道泄露太多,触犯天道,贫道恐遭不测,路死他乡,如主家有缘得见,请念及上门相告之交,赐贫道一口棺材。”说吧,起身告辞。

林海深忙起身相送,并要管家拿出五镒上币(一百两黄金)相送。先机真人执意不收。林海深、林得福恭送先机真人上路。出得大院,一眨眼,先机真人不知去向,如凭空消失一般。

林海深哪里知道,先机真人乃佛祖释迦牟尼第十代孙,印度孔雀王国第三代国王阿育王的化身,是特地前来点化婴儿林木风的。阿育王寺即法门寺,先机真人恐过多泄露天机,因而化身为道。

林家折腾了大半夜,现在已是子时四刻了,林府上上下下的人都有疲乏之感,但大家都未睡下,一来老主人没睡,其他人当然不敢;二来林家的确有太多的事要办理。林海深要林得福安排几个守护亡灵和护院家丁外,都回房休息。两位奶娘对婴儿轮流照顾着。

已是丑时,热闹了好几天的林府大院趋于平静。人们早已睡眼朦胧,但因夫人的不正常去世,给偌大的林府大院增添了几分阴森和煞气,胆小的人在床上缩成一团,连大气都不敢出,只要稍有响动,就会怀疑是夫人阴魂作祟。就连驰骋疆场二十余年,与夫人相爱了十八年的林韩成也有几分畏忌。

虽是月末,但满天繁星给大地洒下一层朦胧之色。深夜的天气,没有白天那样热浪滚滚了,人们经受不了疲惫和睡眠的折磨,纷纷进入梦乡。

突然,一条白影在林府大院上空飘然而下,径直向奶娘房间奔去……不一会,白影走出房间,向西逸去,他的手中却多了一件东西。

第八章 夤夜失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