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白幻魅影

  白影深夜潜入林府如入无人之境,太尉卫队不乏高手,林府家丁也并非吃闲饭之人,可在他们当中竟然没有一人发现有任何异常。白影手中抱着的当然不是什么东西,而是林府期盼已久、延续林家香火的新生独苗、用母亲生命换来的婴儿——林木风。

林木风这名字刚由先机道人而取,就连他的父亲林韩成因悲痛亡妻,没有参与父亲与先机真人会面,还不知道为自己的儿子取了此名字。在林府中,只有林海深和林得福知道。

这一夜,林府处于相对平静之中,只有少数家丁和仆人在准备夫人的丧事,林府上下根本不知道府中发生了惊天大事,就连小少爷林木风的奶娘也不知道白影用了什么手法,让她们处在深度昏睡中。

东方破晓,晨曦升起,鸟儿开始在林间鸣唱,已是辰时了,又开始了新的一天。但是,这一天却给林家蒙上了一层阴霾。

林海深和管家林得福早早地起来了。林海深的心情是沉重的,他没有因孙子的降生和晴朗的天气而有丝毫高兴,毕竟现在的他是白发人送黑发人。他要林得福为虞氏准备做七天七夜法事,因为虞氏己成是林家之母了。一个月后再为林木风做满月酒。

已是辰时了,佣人们准备好了早餐。为了给小少爷足够的营养,奶娘的早餐也比较丰盛。当雪梅叫奶娘早餐时,只见房门大开,两位奶娘和衣倒在床上,而婴儿不见了踪影。

见此情景,雪梅知道大事不好,急急忙忙地将情况告诉了林得福。林得福懵了,这是怎么回事呢?他立即找来刘威敏赶快组织力量寻找,同时将情况告诉林韩成。林韩成这位久经疆场、杀敌无数、执掌国家军机大事的太尉大人,在亡妻、失子的双重打击下昏厥了。在林得福和吴卓兵的急救下,才悠悠转醒。林韩成几乎用祈求的眼光望着林得福和吴卓兵两人:“尽快动用所有力量寻找孩子;暂时隐瞒孩子失踪事件,不要告诉年迈的老父亲,怕老人家受不了。”两人会意地点头:“好,我们火速组织人员秘密进行。”

早餐后,小少爷失踪的消息就在林府中传开了,唯有老太爷林海深还蒙在鼓里。管家林得福一面如往常一样精心照顾着老太爷的生活起居,一面安排人手为夫人操办丧事。

林海深把林得福叫到跟前:“得福,我们林家发生了太多的事,这段时间辛苦你了,你这一辈子为林家付出得太多了,林家人感激你!”林得福很有感触地说:“老太爷,能侍奉您一辈子,是得福的福气。几十年来,您视得福如兄弟一般,得福感激不尽。”林海深深情地道:“得福,我们兄弟俩就不用客气了,我的时日不多了,林家今后的事情就全靠韩儿了,你要像对待我一样好好协助他打理好林家。”林得福道:“老太爷,您会长命百岁的。”林海深感叹道:“得福,不用安慰我,人总会有终老的一天。”稍作停顿后道:“你去把韩儿叫来,我要将昨晚先机真人为孙儿相命之事告诉他。”林得福道:“好的,老太爷,得福这就去。”

林得福退出厅堂,边走边想:老太爷从未服老,今天为何有这么多感慨呢?是他预料到了什么,还是不久于人世了呢?常言道“人的心突然慈悲起来,离死期也就不远了”。老人家还只见到孙子一眼,如果找不到林木风小少爷,如何向老太爷交待呢?我林得福在老太爷眼中将成为什么样的人呢?他越想越觉得对不起老太爷,越想越觉得害怕。

他来到了夫人灵堂,将林韩成叫去见老太爷:“少爷,不,应该叫老爷了。”林韩成立即回答道:“得叔,你就叫韩成吧!”林得福道:“不可以!老爷,老太爷叫你前去。”林韩成道:“好,得叔,我们一起去吧!”

林韩成与林得福来到了林海深跟前,林韩成跪下叩拜,一声“父亲——”后,忍不住眼泪纵横:“父亲,孩儿无用,孩儿对不起您!”

林海深以为韩儿因夫人之死而如此,便安慰道:“孩子,生死有命,不要太过悲伤,你肩上的担子不轻啊!”林海深哪里料到,儿子不仅仅是夫人的亡故而悲伤,更是为儿子的失踪而痛心。

林韩成不想在这当口将此事告诉父亲,便擦干眼泪问道:“爹爹唤孩儿前来,有何指教?”林海深将先机真人所说的话和玄机告诉了林韩成后说:“你要将木风好好抚养成人,让他继承林家遗风,为国家出力、为百姓谋福。”林海深言犹未尽,思考了一下后说:“听真人暗示之言,木风似乎不同凡响,四句话每句都有深意,特别是第一句‘四道灵光四世人’,分明是说他能四世为人,第四句‘溯源逐恶缘于姻’又暗示着他将有情感上的纠葛,你可一定要好好引导他啊。但不知‘源’‘恶’是何指?”

听父亲这么一说,林韩成有些宽心了,回答道:“孩儿一定好好教育,将木风培养成为一名杰出之才。”

林得福用眼色在询问林韩成:要不要将木风失踪之事告诉老太爷。林韩成摇了摇头,他担心父亲会接受不了好不容易盼来的孙子,无故失踪了的残酷事实。

第七天过去了,夫人虞氏按照风俗热烈而隆重地进行了安葬,其灵位也安放在家祠先辈牌位最下方。

第八天,林海深迫不及待地想见到孙子木风。可是一直没有放弃寻找的林府家丁和卫队们,怎么也找不到小少爷。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就像人间蒸发了一般。

由于林海深的坚持,林韩成、林得福认为再也隐瞒不下去了,两人商议,只得将木风失踪之事告诉老太爷了。

林海深听到如此消息后,如晴天霹雳,哪里敢相信这是事实?虽然他对先机真人之言将信将疑,但毕竟这样的事实对他的打击实在太大了,他怎么也不相信与孙子只能有一面之缘。

孙子的失踪成为了林海深的一块心病。一个月后,林海深精神失常了……口中总是在叨念着:“孙子、木风”“木风、孙子” ……

深夜潜入林府盗走林木风的白影,是一个道行很高、年龄很长,隐迹江湖七十年,来无影、去无踪,曾让江湖闻风丧胆、闻名丢魂,亦正亦邪的人物。

此人,白发披肩、白眉及鼻、白须齐肚,出门穿白纱。因几乎不在江湖上出现。没人知道他的真实年龄和姓名,但从外表看来,当在百岁以上。偶尔见到他的人,不知他是人,还是鬼,就给他冠上了白幻魅影之名,也有人称他百年老怪。

白幻魅影,本名赵抗,曾师从法门寺百灵道长,是叱咤江湖的绝世高手,他的霹雳开山掌在十丈开外可击破玄铁之石;柔骨棉花掌如絮粘身、棉里藏刀,在十丈开外劲道随发,被武林人称为浩手印,意为他的掌劲如浩瀚的海洋,刚柔自如、收发随意,浩瀚无边。所以,在武林中少有人敌。

有一次,白幻魅影与秦国名将号称“战神”“人屠”的公孙起比武,三战而二胜,打破了公孙起不可战胜的神话。后秦惠文王听到赵抗有如此好的身手,要重任于他。但赵抗是个随心所欲惯了,不愿受任何拘束的人,拒绝了秦惠文王的好意,做他的江湖游侠去了。

赵抗最后一次出现,是在周赧王十六年,华阳之战中,距今已近七十年了。此后,他隐身于秦岭顶峰太白山。

赵抗性格古怪,行为诡异,谁也摸不透他,但有一样可以肯定,只要白幻魅影一出现江湖就一定会有大事发生,他几乎成了江湖上的晴雨表。这次他重出江湖,盗走婴儿林木风,将会证实人们的猜测。

白幻魅影的出现,缘于先机真人的暗示。先机真人有无事不晓、无事不通的本领。他认为林家婴儿具有超凡天质,是千载难遇之奇才,只要加以点化、引导,就会成为影响三千年的人物。

要造就特殊的人才,必须经受特殊的磨炼。先机真人首先将林木风交给白幻魅影去打磨。

年载奇才的横空出世,不是无缘无故的,注定要以牺牲别人为代价,为其铺就成功之路。林木风的出世,会让林家将遭受无法避免的灾难。这些预言,先机真人当然不可能告诉林海深。

白幻魅影赵抗终身未娶,没有后代,他有一个最大的遗憾,就是平生没收一个徒弟。自隐迹太白山以来,就一直在留意收徒一事。如此,先机真人用千里传音之术,将林木风推荐给白幻魅影。在白幻魅影看来,可能是收徒的诚心感动了哪位神仙赐他高足。

如今,他抱着这样一个刚出生的“毛坯”,显得有些手足无措。他转念一想,既是神仙指点,必有培养、锻造之法。白幻魅影抱着婴儿向西南方向疾驰而去……

婴儿到现在几个时辰了还没吸到半滴奶水,不竟啼哭起来。一个如此怪异的老人,到哪里去为婴儿找吃的呢?

午时,白幻魅影来到了周至。他放缓脚步,寻找能解婴儿之急的女人。可是整条街上除小商小贩和零星路人外,就是伸钵乞讨之人了。怎么办呢?他向小商贩讨教解决之法,可看到他如此模样,根本没有人不敢与他交流。一连问了好几人,都是如此。

他当然不便对这些人动武,不得不放下架子向乞丐询问。乞丐也不敢招惹他,一个个地跑开了。这时,一个背着五个袋子的老乞丐看到婴儿在啼哭,不忍心拒绝地告诉他:“西街有一张姓大户,他的小老婆两个月前生了一个娃,你去上门为婴儿讨口奶吧!”白幻魅影向老乞丐抱拳行了一个江湖之礼:“多谢了!”向西街走去。

白幻魅影来到张大户家,张家正在午餐。一名家丁看到一个如此模样的人到来,不知他是什么样人,便前去拦阻。白幻魅影只轻轻一挡,可家丁却跌跌撞撞,几乎倒地。他径直向厅堂走去,施礼道:“请张家大发慈善之心,赐婴儿一口奶水吧!”

张家人好生怀疑:如此老怪物,哪里弄来一婴儿?婴儿是他什么?他的父母哪去了……白幻魅影看到张家多疑的目光,便主动解释道:“老夫在从咸阳来周至的路上,看到婴儿被丢弃在路旁,并不停啼哭,不忍心婴儿就这样自生自灭,便捡了来。可是婴儿一直在哭着,估计是饿坏了,所以特上门相求。”白幻魅影不是与知己之人交谈,平时是不爱说话,但为了孩子,他第一次破例了。

听吧“老怪物”的解释,张老爷似乎有了怜悯之心:“这年头难得有老先生如此好人了。婴儿一定是被只顾自己的狠心父母,遗弃在路旁。”然后,叫下人将孩子抱去让奶娘喂奶。回头对白幻魅影道:“想必老先生也饿了吧?就将就吃口吧!”“多谢张老爷了!”白幻魅影也不客气地坐在桌边吃了起来。

佣人把婴儿抱了出来,吸足了奶水的小木风小嘴巴哒了几下,露出了可爱的笑容。

白幻魅影便起身告辞。张老爷忙道:“老先生稍自停留,给你们公孙俩带点路上吃的吧!”张老爷权且把白幻魅影和婴儿当作公孙俩看待。接着叫佣人去奶娘那里取了奶水,另一佣人为白幻魅影盛了饭菜。白幻魅影躬身施礼道:“多谢好心的张老爷子,告辞了!”

不一会,白幻魅影抱着林木风,消失在前往太白山方向的路上……

第九章 白幻魅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