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穴居悬崖

  太白山位于咸阳西南,为秦岭山脉主峰,高达一千一百三十余丈。山顶终年积雪,有四处湖泊,湖水清澈;山上有大量珍贵药材和珍稀动、植物。

夜幕降临时,白幻魅影来到了太白山脚。山上与山下温差很大,他在一块石头上坐了下来,掏出张老爷子准备的奶水给小木风吸吮后,从小木风背上输入少量真气,以增强其体质。真难为了这位须发皆白的百岁老人。从未娶妻生子的他,为了自己的武学能后继有人,竟甘愿遭受这“当爹做母”的活罪。

七十年前,二十八岁的赵抗来到太白山上,心高气傲的他,原想在这山上修炼上乘武功,然后下山称霸武林。他以山川森林为伴,与飞禽走兽为伍。十年过去后,武功比以前更加精进,也与大自然融为一体,他舍不得离开这里了。

当时,他来到太白山上,首要解决的问题是有居住之所和食用之物。他在山上转悠了好几天后,才寻得一处山洞,便在此住了下来,开始了他理想的人生之旅。饿了,野果充饥;渴了,山泉为饮。但野果仅能充饥而已,对于练武之人没有适当肉食是不行的。如是,他在这山上寻找肉食之物。

一次,赵抗发现了一只幼虎。他认为食虎有助功力提升,便将

那只幼虎头颅一掌击碎后,提进了山洞。正当他烧烤幼虎时,一只母虎冲了进来,径直往赵抗身上扑去。他来不及躲避,右手被抓伤。在几个回合后,母虎被击伤。

他不想食了幼虎、又杀母虎,便将受伤的母虎驱赶出山洞。谁知,

这只母虎悲伤失去的孩子,每天在洞外吼嗥,闹得赵抗不得安宁;也让他产生了负罪感。为了躲避母虎的干扰,离开这处让他和母虎伤心的地方;同时,这洞穴不时有各种野兽前来骚扰,便决定另择栖身之所。

有一天,赵抗在追捕一只麂子时,无意中在悬崖边发现了一处山

洞。洞口一丈见方,洞的下方为万丈壑谷,深不见底。从外部环境看,这是一个理想的地方,但不知此洞有多深、多大。他决心进入洞中探个究竟。便利用山中的黄藤编织成索,一头缠在一株大树上,一头系在腰间,荡进了山洞。

山洞别有洞天,宽敞、干燥,深处有钟乳石,还有水滴声,饮水不成问题了;这里更不会有野兽骚扰。他认为是很理想的栖身地,赵抗安心地呆了下来。他一边练武,一边研究武功心法。寒来暑往,武功精进神速。

一天傍晚,赵抗在山上练武,抬头间,突然发现一条巨蟒与一只金丝猴在树上戏闹。他放下练武,用心观看着它们的一攻一击、一避一让。金丝猴厉害的四肢在灵活地跳跃着,有时伸出前爪逗得巨蟒难以招架;巨蟒直腰吐信,让金丝猴不便近前。有时金丝猴故意骑在巨蟒背上,巨蟒立即翘尾将金丝猴缠住不放,金丝猴曲背弓腰才得以挣脱……蛇与猴谁也赢不了谁,纠缠了半个时辰后,各自离开。

赵抗将两动物的一招一式记在心里。回到崖洞后,对照练习起来,并将其融会贯通,融为一体。不久,便成为了他自创的猴蛇拳。

赵抗练习了金丝猴的攀缘动作和巨蟒的爬行动作。几个月后,他完全掌握了跳跃和爬行技巧与心法,不需要借助黄藤,也可轻松出入山洞,还能在崖壁上任意爬行,在树林间随意跳跃了。太白山,没有他不能去的地方,他已成为这太白山上另类动物了。

赵抗无论轻功,还是穿行之术,都是顶尖级高手。当他要伏击某一个目标时,对方几乎难以觉察和逃脱,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

那是昭襄王一十五年,距今已有三十五年了。当时一股秦军在山口汤峪镇上为非作歹,欺压百姓,刚好让路过的赵抗发现了。赵抗看不惯这伙官兵的行径,便出面制止。

为首的秦军头目苏丙荣还有些武功,他的几个手下功夫也不赖。看到对方孤身一人也来干涉他们,便仗着人多势众,将赵抗围了起来。苏丙荣目中无人地道:“你这妖人从何而来?敢坏你大爷的好事?识相的就给我滚开!”

那时的赵抗虽然须发没有现在这么长、这么白,但已是六十三岁了。赵抗戏谑着他们:“小伙子们,在一柱香时间内如果你们十人能抓着我,我立马滚蛋;如果抓不着我,你们就向这些人道歉,不许再来骚扰了。”

苏丙荣心想:真是一个好不识相的老头,十个人打不过你,我们还去打什么仗呢?便立即回答道:“好,一言为定!”他对同伙们说:“我们不必顾虑,一定要捉捕他,出了人命我负责。”便指挥手下将赵抗围在中间,他手一挥,大声道:“上!”

赵抗并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当他们合围近身之际,脚下轻轻一点,人已在二丈多高的槐树上了。而这伙人手中的兵器全部点在了地上,扑了个空。这时赵抗在树上哈哈大笑起来:“我在这里呢!”

当他们寻声望处时,赵抗悬在槐树枝头,齐的“呀”了一声。他们以为看错了,当揉眼后再看时,已不知赵抗去向。

这时的赵抗已在苏丙荣身后,他拍了一下苏丙荣的肩膀:“嗨,在这儿呢!”,当苏丙荣返眼转身时,已不见了赵抗身影。只听到赵抗又在他身后道:“小伙子,怎么样?”这时十人又围了上来,当他们近身之时,赵抗一个蛇形穿插,从苏丙荣的脚边一溜烟爬到了一丈开外的大汉身边,并在这位大汉面前扮了个猴相。这伙人被赵抗戏弄得啼笑皆非,切齿之极。

一柱香的时间早已过去了,这些人连赵抗的衣角都没挨着。他们知道有这样的高人在,别想再在百姓面前捞到半点便宜。于是,按照事前约定,不仅把从百姓手中抢来的东西如实归还,而且乖乖地赔礼道歉,苏丙荣发誓永不再犯。

好长一段时间,汤浴镇没有秦军敢来再冒犯了。

白幻魅影喂完孩子后,准备转身赶路。这时,小木风呱呱而泣。白幻魅影心想,刚才吃过东西,怎么又哭闹起来了呢?他把婴儿抱在怀里,继续赶了一段路程,可婴儿的哭泣并没有停止,而且越哭越凶。白幻魅影只得停下脚步,坐在石板上,又拿出东西来喂他,婴儿闭口不喝。

白幻魅影这样一位叱咤风云的武林人物,因为没有半点抚养孩子的经验,竟被一条“小毛虫”弄得无可奈何,不知所措。一会儿,小木风不哭不闹睡着了。原来,婴儿被白幻魅影颠簸了一段时间后要睡觉了,他不得不停下来憩息。

三十五年前,白幻魅影有恩于山脚下的这个汤浴镇。但毕竟时隔久远了,同时那样的事情对白幻魅影来说太稀松平常了;当然,镇子上的人也不记得了。当时在场的证人是小孩的已长大成人了,是中年老人的话,不是老了,就是死了。如果有人还记得的话,去为小木风讨口奶水或让他在床上安稳地睡上一觉,当然不成问题。现在的他,只能委屈小木风了。

白幻魅影在为寻到了武林奇才,能了却多年夙愿而高兴;也在为怎么才能把小木风抚养成人而犯愁。在林府时,他曾想到要顺便抓来一个奶娘,帮他将小木风带大;但一想到要孤男寡女共居一穴多有不便,只得放弃了当初的想法。当他看到怀里的小木风时,又觉得当时的放弃是错误的。唉!我这百岁老人只得爹娘一人扛了。如此想来,他觉得有些好笑,同时又多了一份乐趣。

想着,想着,白幻魅影似乎进入了享受天伦之乐的境界,嘴角有了一丝甜蜜的微笑,这丝微笑是他一生不曾有过的,他感觉到了幸福和快乐。但他哪里想到,这种幸福和快乐是建立在林家痛苦之上呢?

忽然,他感觉到自己的胡须在微动,他下意识地向胡须看去。原来是小木风醒了,幼嫩可爱的小手在触摸他的胡须,并且小嘴里发出“嗯嗯”的微笑。白幻魅影笑了,笑得很开心、很惬意。他不曾想到,这可爱的小生命会给他带来如此大的幸福。

但他却没想到这小生命还会给他带来许多无可奈何的麻烦。这麻烦说来就来了:肚子上有点湿粘的感觉,原来是这小家伙尿尿了。他笑了,用胡须在小脸蛋上轻轻撩拨了一下,小家伙笑得更欢了;“师徒”俩都笑了……

白幻魅影怀着宝贝“徒弟”小木风返回镇上,准备在镇上添置

一些小孩用品以及生活日用品。

镇上的人看到这么个怪人抱着孩子,在深感好奇的同时,都认为白幻魅影很是可疑。如此,有人提议上告官府;还有几个年轻小伙子想上前拦住他,口中吆喝道:“你偷了谁家的婴儿?赶快放下!”

前来拦截的人越来越多。白幻魅影没有理会他们,当然也不屑去理会他们。还没等他们近前,这几乎全身皆白的老怪物就像鬼魅一样,刹那间出现在几丈远的地方,并且很快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

在他离开之后,有几个女街坊在私语着:“唉,可怜的孩子!”“不知他的父母会急成什么样子?”“也许这老头是小孩的什么人吧!”“看样子,这老怪物也不是什么坏人,兴许是家里遭了什么变故吧!”各种猜测都有。可是,他们哪里知道,此人是镇上曾经的恩人。

离开汤峪镇,白幻魅影朝太白山上飞驰而去。来到半山腰后,他放缓了脚步,因为越往上,气温越低,他怕小木风经受不了。便将体温和真气慢慢传递给婴儿,让小木风不致因寒冷而生病。

一个时辰后,白幻魅影来到了居住地。这时,金丝猴、大熊猫、岩松鼠等珍稀动物跑了过来;朱鹮、红腹锦鸡、蓝额红尾鸲等名贵鸟类飞了过来,似乎在前来迎接这位新来的小朋友。

第十章 穴居悬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